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下毒
    r />

    皇宫,御书房。

    “皇上,这是最近搜集的证据。”

    东方怀右手举起几分册子账本,公公赶紧上前接了过来。

    东方慎一一读了起来,随即点头,眼中闪过以为不明的东西。

    “怀王厉害,这些都是关键。”

    “嗯。”

    东方怀并没有受到东方慎情绪的感染,冷淡的嗯了一声,东方慎有些无奈,就在他准备说什么的时候,东方怀开口了。

    “她这次没事吧。”

    不用特别说明,东方慎就知道东方怀嘴里的她是谁,刚刚缓和的气氛又凝固起来,东方慎将册子狠狠往桌案上一甩,站起身。

    “怀王,朕希望你将心思放在西戎上,不要再想着那个女人了,木柔不是柳初,你醒醒吧!”

    东方怀只是直直的盯着他,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东方慎哼了一声,转过头看向一边。

    “她好得很,这次朕损失的可是一个孩子!”

    “节哀。”

    听到想要的答案,东方怀点点头,淡淡说了两个字之后就离开了,东方慎无力的抚额。

    第二日,早朝。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群臣齐声大喊,东方慎威严甚重的坐在龙椅上虚扶众人。

    “平身!”

    “这次,朕的后宫发生了一些事情,让朕想了一些问题,觉得,有必要在这朝堂上说上一二。”

    东方慎话音刚落,台下众人都是面面相觑,心中都有了一个猜测,不过都没有说出来,只是时不时的看向吏部尚书文泽利的身上。

    “想必众爱卿心里都有一些猜测,不错,朕想要说的,就是这件事。”

    东方慎开门见山,眼神讳莫如深的看着台下的文泽利。

    “文爱卿。”

    文泽利赶紧上前。

    “臣在!”

    东方慎板着脸。

    “想必这次后宫之事你也听说了,你的女儿,佳惠妃,在后宫仗着你的身份嚣张跋扈,让朕还未出世的龙儿在母亲肚子里就夭折,你教的好女儿啊!”

    “臣惶恐!”

    文泽利大声道,接着俯身继续说:

    “回皇上!老臣一家忠心耿耿,一心为了西戎,女儿行了如此大逆不道之事,老臣深感羞愧!是臣疏于管教,才让她佳惠妃如今做出这等事,老臣惭愧!老臣惭愧!求皇上责罚!”

    东方慎看着‘认错诚恳’的文泽利,严肃道:

    “文爱卿如此说了,朕希望你日后好好教导后辈,若是再出佳惠妃此等恶妇,恐是要辱没你文家世代的门楣了。”

    “臣谨记皇上教诲!”

    御书房。

    “皇上,案件还有进展。”

    东方怀呈上几个账本和几封信,东方慎赶紧打开,一边问:

    “这是什么?”

    东方怀冷冷道:

    “金科状元行贿的证据,涉案官员大大小小三十余人,皆是吏部所出。”

    东方慎将手中的信放下,冷哼一声。

    “是吗,看来,是时候动手了。”

    他的孩子不能白死!

    佳惠贵妃被打入冷宫,但是凭借父亲的势力,她过的还是不错的,至少没有像其他冷宫妃子那样,缺衣少食,冷菜馊饭,就连小红也依旧跟在她身边,只不过,那颗夜明珠被木柔给拿回去了。

    今日又从外面传来父亲被皇上当众责备的事情,她心里更加憎恨木柔,要不是她,要不是这个蠢货,她也不会被关入冷宫之中!

    现在宫中有多少人在看她的笑话?简直可恶!这样想着,狠狠将手上的茶杯往地上一扔,杯子很快破碎四溅。

    小红进来就看见这一幕,吓了一跳,佳惠妃指间突然疼痛,皱着眉把手指伸开,就发现手指上竟是被碎片割破,出现了一抹血色。

    小红一看,吓坏了,赶紧去找来上好的金疮药给佳惠妃擦药,佳惠妃没有动作,呆在那里,看着小红给自己上药,突然,心里闪过一计。

    “药?”

    小红以为自己没听清楚,还以为佳惠妃问这是什么药,于是赶紧说:

    “娘娘这是最好的金疮药,您手指受伤了,必须上药才行,奴婢这里还有雪无痕,是专门祛疤的药膏,您不用太担心手指上会留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