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两个人
    恒参说着进宫,东方怀并没有阻止他,而是默认了,毕竟以他的身份,若是去后宫看皇上的妃子,也是容易引起争议,再者,那木柔虽然与柳初的相貌神似,但是毕竟不是她……

    何必去徒增伤感,恒参也了解东方怀对柳初的感情,只是安慰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既然如此,那他就去见见这个和柳初神似的女子。

    恒参也没有拖延,只是说回京之后,带了一些稀罕的玩意给皇后,当然,首先要去拜见东方慎,自然也是要带一些稀罕的珍宝,价值连城只是最基础的。

    恒参进宫很是低调,只是在东方慎下朝的时候去了御书房。

    “参见皇上!”

    恒参笑道,东方慎却是上前抱住恒参,笑骂道:

    “你与朕客气做什么,刘公公,赐座。”

    恒参却是直接抬手止住了刘公公的动作,对东方慎道:

    “哎,不用麻烦,在下呆不了多久。”

    东方慎皱眉:

    “你与朕多日不见,怎么,就没有话要跟朕说吗?”

    东方慎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威严的很,却是让恒参笑了起来。

    “与皇上有什么好说的,这种时候,肯定是要找一位绝色佳人共度才是,皇上日理万机,我就不打扰了,等到皇上什么时候有空,皇上,怀王,我们几人在一起聚一聚不更好?”

    东方慎听完也是叹口气,他今日的确是忙碌,竟是连与故人把酒的时间都没有了。

    “既然如此,你便回去好好休息吧,等朕忙过了这一阵,我们再好好畅谈。”

    恒参笑着点头,接着转移话题道:

    “皇上,我也多日没有见过皇后娘娘了,前几日得了一件稀奇的头饰,待会还要请皇上行个方便,让我去后宫逛一圈。”

    这话可以说是非常大逆不道了,但是东方慎却是笑笑。

    “难不成我什么时候派人阻拦过你不成,朕的后宫,你与怀王不是想来就来的吗?”

    恒参与东方两兄弟彼此可是手足兄弟的情谊,三人身边的人都是知道三人的关系,面上君臣,私下兄弟,恒参说话没大没小,行事却是极有分寸。

    不过,正当恒参准备告辞时,东方慎却是笑得高深莫测。

    “怕是今日来宫中的目的既不是为我,也不是为皇后吧。”

    恒参被拆穿也不惊慌。只是自然道:

    “是也不是,今日来宫中的确是另有所图,想必皇上也知道了。我对那个见木柔神似柳初的女子也甚是感兴趣。”

    东方慎深深看了他一眼,心里想的却是东方怀,想着应该是东方怀派他来的,东方慎并不很清楚恒参和柳初之间的事情。

    “皇兄派你来的吧。”

    恒参笑着没说话,东方慎只当他是默认了,有些生气有些无奈。

    “皇兄对柳初……柳初本来就不能留,如今皇兄对待一个木柔却公然和朕唱反调,这让朕很是恼火,这个女人就算是死了也阴魂不散!”

    恒低着头,眼神闪了闪,没有说话,说东方怀陷的深,那他呢,恒参有些迷茫。

    东方慎说完,回头看了眼恒参,拍了拍他的肩膀。

    “恒参,你若是有空,帮我劝劝皇兄。”

    恒参面上没有做回应,能劝东方怀的人?还没出生吧,他已经因为柳初魔怔了,如今柳初死了,东方怀似乎也跟着没有了往日的生气。

    恒参告别东方慎就带着礼物去了后宫,不过在去找皇后之前,他问了领路的太监,直接问了木柔的寝宫的位置。

    太监得到皇上的吩咐,一切听从恒参的吩咐,领着恒参前往木柔的寝宫。

    恒参一路上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情,对于柳初,上一世她是他的仇人,心腹大患,这一世,她却成了他的知己,好友,如今这木柔……

    恒参心中如此想着,却在太监拐过一个假山之后,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柳初!

    恒参的心突然快速跳动,只因他对面迎面走来一个青衣女子,看着那张脸,恒参竟是突然说不出话来,小太监看见对面的人,赶紧侧身弯腰。

    “木贵妃娘娘!”

    她不是柳初!太监的声音将恒参从自己的思绪中拉扯出来,他看着行至面前的女子,那一颦一笑,仿佛带着天生的怯懦与不自信,这不是柳初,柳初不会是这样平凡的女子。

    恒参敛去自己的表情,任由那小太监将木柔引到自己面前介绍。

    “木贵妃娘娘,这位是西戎的大商人恒参恒公子,今日是来宫中拜会皇后娘娘的。”

    木柔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恒参,眼中带着柔弱陌生和探究,点头跟恒参问好,恒参脸上渐渐扯起笑容。

    “木贵妃。”

    不是柳初,那就不必在意,可是,尽管恒参心中如此想,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怀疑或者说期盼眼前的女子就是那个坠崖的柳初,她没死,她回来了。

    可是,恒参知道不可能,眼前的女子不是她,尽管样貌上比起柳初更加靓丽了几分,但是却没有柳初身上那股雍容自信的风华,只是有一具相似皮囊的外表而已。

    木柔对着恒参点了点头就离开了,身后的阿云也是一脸恭敬对恒参行了礼,就跟了上去,恒参看着木柔离开的背影,有一瞬间的失神。

    “太像了,可是又不像。”

    恒参有些失神的喃喃自语,他总算体会到了东方怀的心情,他尚且只是对柳初有一丝暗暗的倾慕,但是对于东方怀来说,柳初,或者说是殷木秀,就是他这辈子想要守护的全部。

    并且因为相识过晚,最终死在他的手上,他应该这一辈子也无法释怀吧,如今出现了一个木柔,哪怕只是空有一副相似的皮囊,东方怀可能也会将对柳初所有的爱与愧疚全部倾注转移到这木柔身上。

    恒参收回视线,苦笑,看透东方怀又有何用,他自己该如何自处?柳初就是殷木秀,她已经死了,他不能为她做任何事,她活着他也不能爱她,她死了,他也不能将自己的心情表露,只因这个他所倾心的女子,早已将他好兄弟的心满满占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