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新仇旧帐
    东方怀的话果然让文泽思面色一紧,他回头就看到东方怀手中握着一个精致小巧的金长命锁,瞳孔一缩,文泽思回过神来下意识就要咬舌自尽,却被东方怀淡淡的一句话止住。

    “若是你死了,本王马上便派人将这个锁的主人解决掉。”

    文泽思的动作生生的止住,接着颓败的低下头,接下来,便是东方怀对他的有问必答。

    佳惠贵妃身处天牢,她怎么也想不明白,皇上居然真的会将她打入天牢,难道不害怕她父亲吗……对了!父亲!

    佳惠贵妃突然想起来,自己给父亲写过几次信,都没有收到回复,要不就是让她稍安勿躁,若是前几日,她可能会以为这是父亲的布局,可是现在看来,她父亲,很可能被人拖住了,否则不可能不会管她。

    到底怎么回事?佳惠贵妃越想越急,但是却只能等。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还有一些狱卒的呼喝声,佳惠贵妃马上直起身体看着外面,发现两个狱卒领着四个太监进来,停在自己的牢房门前,她心里一喜,肯定是父亲派人来救自己了!

    “你们是谁的人?是不是我父亲派你们来的!”

    佳惠贵妃惊喜的起身,但是她很快发现不对,进来的几个太监对她并没有谄媚的表情和语气,只是带着一众后宫奴才惯有的麻木与冰冷的神情向她靠近,狱卒上前粗暴的用绳子将她给绑了起来。

    “你们这是做什么!大胆!你们知道我是谁吗!还不快快放开我!狗奴才!我要你们不得好死!”

    “啪——”

    佳惠贵妃话还没说完,一个狱卒已经不耐烦的扇了她一耳光。佳惠贵妃不可置信的感受着脸上的疼与麻,这还是她出生第一次被人打!

    “妈的!还当自己是那个佳惠贵妃呢,后宫的人难道对这些不应该看清楚一点吗,呸!文泽利这个狗贪官都被抓了,你进了这里,还这么嚣张?老子你也敢骂!”

    一个狱卒恶声恶气的对着佳惠贵妃一阵数落,另一个拦住他。

    “好了好了,人家怎么说以前也是贵妃,身份那可是高着呢,现在成为阶下囚,你还不能让人家过过嘴瘾?就当狗叫算了,别理她!”

    佳惠贵妃不敢相信耳边的侮辱之语是说的她,可恶!但是她现在没有说话,心里对于狱卒说的消息震惊不已,她爹被抓了?

    佳惠贵妃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被几个太监架了出去,直接将她带进宫中,看着熟悉的宫墙,佳惠贵妃却是突然有种想要逃脱的恐惧。

    “你们是什么人,要带我去哪里?”

    四个太监没有人回答她,只是更加粗暴的推拉着她,很快,佳惠贵妃自己知道了答案,她来的地方是皇后的寝宫。

    “进去!”

    身后一声呵斥,佳惠贵妃被推进去,因为双手被束缚在身后,佳惠只能直挺挺的倒在地上,模样狼狈不堪。

    “哟,这不是后宫艳压群芳的佳惠贵妃娘娘嘛,怎么搞成这样子?看看这一身的衣服都破成什么样了,还有这头发,啧啧。”

    佳惠听到头顶传来的声音,恨恨的瞪过去,那粉衣贵人被吓了一跳,毕竟佳惠贵妃在后宫的积威已久。但是现在可不是这种情况了,一个阶下囚居然也敢瞪她?

    那粉衣贵人生气的抬手就给了佳惠一巴掌,再狠狠踹了她一脚。

    “哼!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身份,居然敢瞪我?还有你现在可是在皇后娘娘面前,突然如此放肆!该打!”

    说完又是狠狠甩了佳惠一巴掌,心里对于自己能将过去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的人踩在脚底的状态甚是满意,鼻子哼了一声,就回到自己位置上坐下。

    “哎呀,白妹妹,你跟她一般见识做什么,现在就是一条可怜虫罢了。”

    那粉衣贵人刚刚坐下,身边的其他人就不屑的说,佳惠这才将目光在殿内环伺一周,发现竟然坐满了后宫有些地位的贵人,而她当初群打压过得人,居然都在,看到这里,她吃力的起身跪坐,看着上首光鲜雍容的皇后。

    “皇后,这就是你今日将我带过来的原因,就是让她们看我的笑话吗?”

    皇后看着佳惠,眼神没有丝毫温度,只是淡淡道:“本宫可没这么大面子召集姐妹来看你,要怪就怪你树敌太多,只是姐妹们听说我要召见你,非要过来看看罢了。”

    皇后的话一说完,殿内响起一阵哄笑。

    “还是得感谢皇后娘娘给我们这个机会,不然,这佳惠贵妃,我们可真是难得一见呢。”

    “就是,特别是如今这德行,啧啧,连我们宫里的烧火丫头都不如呢。”

    “呵呵呵呵,妹妹你说的可真逗。”

    ……

    佳惠听着一众妃子的挖苦,气的浑身发抖,这些贱人,以前看来是对她们太好了,今日才会如此小人得志。

    “好了。”

    皇后的一句话,让众人都止住了声音,大殿又安静下来。

    “今日既然你们来了,那么有什么相对佳惠说的,或者有什么想做的,今儿就一并了解了吧,本宫今日就给你们一个机会。”

    众人听了,很是兴奋,而佳惠则是一脸愤怒,这是让她们都来找她报仇的意思吗!

    还不等佳惠说话,方才那个粉衣贵人立马站起来,朝皇后行礼。

    “皇后娘娘,臣妾想先来。”

    皇后淡淡一应,只见那粉衣贵人冷笑起身,手中端着一杯滚烫的茶水,朝着佳惠走去,佳惠下意识的后退。

    “佳惠贵妃,你还记得你当初给我泼滚水的时候吗,我猜你可能忘记了,今日就来给你提个醒。”

    说着,手中的滚茶就朝着佳惠的脸泼洒而去,佳惠一躲,茶水全进了胸口。

    “啊——”

    佳惠疼得在地上打滚,没过一会就满脸通红,是愤怒也是疼的粉衣贵人一脸满足的回到位置,接着另一个青衣女子起身,走到佳惠面前就让宫女扇她的耳光,然后回到位置,另一个起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