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章利用
    等所有妃子轮番上阵,佳惠已经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皇后让众人离开,泄愤的众人皆是心满意足的离去,皇后这才起身走到佳惠身前。

    “这就受不了了?”

    佳惠狠狠瞪了皇后一眼,嘴角带血。

    “有本事,你就把我杀了!”

    皇后听了一笑,抬脚踩到佳惠的肩膀上。

    “杀了你?那太便宜你了,我要的可不是仅仅是你一死了之啊,我要你生不如死!”

    皇后最后一句咬牙切齿,佳惠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是哪里得罪了皇后,才会让皇后这么恨自己,但是若皇后真的打算让自己生不如死,那……

    佳惠咬了咬牙眼神带着一抹乞求的看着皇后。

    “皇后娘娘,求求你,放过我吧。”

    皇后也没想到佳惠居然会哀求自己,她眼中闪过诧异,但是很快恢复阴狠,她瞪着佳惠。

    “呵,原来你也有求人的时候,不过本宫告诉你,别妄想本宫会放过你,你恐怕还不知道吧。”

    皇后说着收回脚,俯视佳惠。

    “你当初做的事情,你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不想,本宫还是发现了,你对本宫做的事,害了本宫孩儿的一辈子,本宫告诉你,你当初暗算本宫,害的本宫的孩儿生下来就先天不足,本宫不要你死,本宫要你生不如死!”

    佳惠听了瞪着眼睛看着皇后心里震惊,她,她怎么会知道!这件事她做的如此隐秘,她怎么可能会知道!

    佳惠很快收敛神情,无论如何这件事绝对不能认,若是真的被皇后记恨上,她今后真的可能生不如死,佳惠故意装作茫然的样子。

    “皇后娘娘,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什么害你的孩儿,我为什么要害你的孩子呢,皇后娘娘肯定是你弄错了。”

    皇后冷冷一笑,讥讽的看着佳惠。

    “佳惠,你以为本宫是三岁小童吗,或者说你以为本宫永远停留在当年,你的这点小把戏,在本宫面前还是收起来,你若是真的记不得了,本宫可以给你提个醒。”

    皇后说着上前几步。

    “当年你趁本宫怀孕,在我饮食里给本宫下药,害的本宫的孩子从出生就身体娇弱,如今一直养在温泉行宫,不能像他的哥哥弟弟一样自由出行,这些都是你害的,本宫孩儿痛苦,本宫都会让你一一尝过,你现在可以期待了!”

    见已经瞒不住,佳惠索性也不装了,反而反唇相讥。

    “是吗,身体娇弱?呵呵,那姐姐应该这些我才是,身体娇弱可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娇弱的,我给你孩子一个富贵身体,不好吗?”

    “啪——”

    皇后径直给了她一个耳光,故意有些紊乱,但是皇后还是很快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贱人,我告诉你,你现在已经不是什么佳惠贵妃了,呵呵,你可能还不知道吧,你那伟大无所不能的父亲,也就是你在后宫横行多年的资本,现在已经被抓起来了,成了西戎千夫所指的贪官!”

    皇后看着脸色越来越白的佳惠,终于痛快的出了一口气。

    “你现在,什么都不是,反而因为你父亲,你以后活的可能还不如一条狗,而本宫,会让你更加凄惨!”

    皇后说完,就让人将佳惠拉下去,佳惠一脸木然的被两个太监架了出去,木柔则是远远的看着佳惠看到木柔,突然激动起来,朝着木柔大喊:

    “你!你不要得意了!今天我的下场就是你明天的结局!我们都被利用了!我们都被利用了!”

    佳惠这才突然明白过来,这么多天下来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木柔和怀王谣言奸情,皇后不仅故意挑拨她与木柔的关系,而且还在将她的宫女拖出去处以蒸刑,还让她更加恨木柔。

    后来她也隐约知道一些木柔和柳初神似的事情,也知道了一些柳初和怀王的关系,只是没想到,皇上居然借刀杀人,不!而是要看他们两败俱伤!

    更准确的是,他要扰乱她的视线,让她把所有目光放在木柔身上,因而没有更多的时间去关注自己父亲的事情。

    父亲因为自己在后宫的作为被责骂,所以被皇上盯上了,皇上这是迁怒,一定是迁怒!

    佳惠并不知道皇上与文泽利私底下的合谋之事,所以只能将所有事情都想到可能是因为自己才害父亲被皇上针对,这才被查出来受贿的事情,佳惠过于高看了自己的分量,也低估了文泽利的手段,不过,结局无论如何,都是他们败了,败的彻底。

    佳惠这个时候对木柔说这话,也只不过是想找个跟自己同病相怜的人,找一下心理平衡,却不知木柔根本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木柔冷眼看着佳惠被架着离开,嘴上讽刺一笑。

    面无表情的转身,却发现东方怀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木柔一愣,接着神情紧张的低下头。

    “怀王。”

    东方怀静静看着她,眼神柔和,木柔看了一眼就飞快的低下头不敢再看,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木柔有些疑惑,但是也不敢询问,只好行了一礼就准备离开。

    “怀王殿下慢走,我,我先回去了。”

    木柔说完就从怀王身边侧身准备离开,却不想东方怀突然出声。

    “无论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

    木柔疑惑的看着怀王,而怀王也正用柔情的眼神看着自己,木柔俏脸一红,赶紧低头。

    “怀王殿下,您,您说的是什么意思啊。”

    许久没有回答,待木柔再次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的时候,怀王已经不见了踪影,四下张望,什么人都没有,木柔心中疑惑。

    夜晚再次降临,宫中朝中接连发生了大事,不过偌大的皇宫依旧平静的运转着,仿佛无声的秩序。

    木柔宫里,桌案上点了一盏灯,木柔摊开一张小小的纸条,用极其纤细的狼毫写上娟秀楷书。

    “怀王语曰:所欲之事,吾必行之。”

    写完,木柔收拾好东西,吹响一把哨子,一只白鸽突然从窗外飞进来。

    木柔抓过来将小纸条塞进绑在信鸽腿上的信桶,接着将白鸽放飞在这夜色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