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三章我就是柳初
    东方怀摒退身后的侍卫,自己推开门进去,却见殿内灯火通明,木柔一个人正坐在一张桌子前,桌上摆着一壶茶,两个杯子。

    东方怀见这阵势,眼底幽深,木柔见他进来,微微一笑,不似平日的怯懦,反而让东方怀有种熟悉的感觉。

    “怀王过来了,坐。”

    木柔指着对面的椅子,东方怀觉得手中的鸽子与纸条已经不用了,因为木柔已经自己告诉了他一切。

    东方怀将鸽子和纸条扔掉,走向桌案,木柔静静的看着他,东方怀面无表情的说:“你是北晋派来的奸细。”

    不是疑问,不是反问,而是肯定,木柔冷然一笑。

    “怀王何出此言。”

    “难道不是吗?”

    木柔刚刚说完,东方怀就反问,木柔挑眉。

    “是也不是。”

    东方怀皱眉看着她,木柔不语,亲自为东方怀斟茶,东方怀看到这里突然有些愣住。

    “怀王为何如此肯定我是北晋的奸细,而不是其他人?”

    木柔不看东方怀,只是淡淡的问,东方怀收回视线,看着木柔。

    “证据确凿。”

    “证据?”

    木柔冷笑,接着悠闲的喝了一口茶,看着东方怀。

    “你觉得我是北晋奸细,可是你怎么不问问你们为什么能够如此轻易的将他们抓获。”

    东方怀不说话,只是淡淡看着木柔,木柔一笑。

    “御花园的两具尸体,都是我故意放在那里的,不然,你以为,尸体为什么会明目张胆的出现在那里?而你们又怎么会知道你们西戎皇宫,北晋的细作会来无影去无踪?”

    “你为何这样做?”

    东方怀审视的目光从未离开木柔,木柔看着东方怀,接下来说出的话让东方怀呼吸一紧。

    “因为我是故意的,因为……我是柳初。”

    瞳孔收缩,东方怀看着木柔愣住,英明神武的西戎怀王在这一刻再不能保持冷静,但是他还是克制自己,眼睛一刻也不离木柔。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就是柳初?”

    木柔放下茶杯,看了眼东方怀。

    “我坠入悬崖之后,本来我自己也认为没有活路了,可是,命运就是如此无常,我被北晋的人救了,而救我的人,是北晋的一个间谍组织,他们不认识我,只是觉得可以使用美人计,或许可以把我安插进来探查西戎的情报。”

    东方怀深深的看了眼她,起身。

    “我不相信你,这些话谁都可以说,我需要证据,你是柳初确实的证据!”

    木柔起身,看着东方怀。

    “那你看好了。”

    话音刚落,一阵淡淡的荧光突然在木柔身前凝聚,接着渐渐凝聚成一把长弓的形状。

    天行云海弓!

    东方怀的眼睛一刻也不曾离开这把弓的身上,他愣愣的看着木柔,不,是柳初,眼神从古井无波瞬间升腾至狂喜。

    “你……柳初……”

    东方怀低声喃喃,接着冲上去一把将柳初拥住,嘴里一直不断重复。

    “柳初……你回来了……你回来了……”

    木柔愣住,她没想到东方怀居然是这种反应,回过神来就想要把人推开。

    “你放开我!”

    东方怀却是将柳初拥得死紧,生怕她又消失不见一样。

    “你是我的柳初……”

    像是宣誓,又像是自言自语,木柔无法明白这些意义,她没有了心,所以无法体会东方怀口吻中的痛苦与悲伤。

    “柳初,我以为你死了,我真的好恨我自己,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思念你,一直都在思念你。”

    木柔冷哼一声,思念?恨?别以为她不知道,柳初和东方怀,他们两个可是仇人,如今居然跟她说什么思念,真是恶心,木柔将东方怀狠狠从自己身上扯了下来。

    接着往身后退一步,离开东方怀远一点。

    “东方怀,我们二人是什么关系,我想,你比我更清楚,何必如此假惺惺,当初你推我下悬崖,就应该知道我们的关系。”

    东方怀痛苦的看着木柔。

    “我知道你是木秀。”

    木柔听了一愣,接着冷笑。

    “那又怎样,如此,你应该更加清楚我们二人的关系,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所以,现在不必惺惺作态,我来西戎,也不是为了看你表演。”

    东方怀没想到柳初居然对他如此戒备,想到自己之前所做的,的确,伤了柳初的心,可是,他现在是认真的,东方怀抬头看着柳初眼神中的讥讽,心里没有底气跟她说明一切。

    只能转移话题。

    “如此,你既然来西戎不是为了我,我大概猜到了你的目的,你跟我来,我带你去见皇上。”

    东方怀说着已经转身出去了,木柔看着他的背影,神情冷静,接着就跟着出去。

    东方怀带着带着木柔来到御书房,东方慎早就等候多时了,他知道东方怀一定会把木柔带过来,因为东方怀是绝对不会让有可能威胁到西戎的人离开这里的。

    东方怀看着满屋子的人,皱眉,接着让他们都出去,众人看了眼东方慎,东方慎点头,一时间,整个屋子只剩下三个人,木柔,东方怀,东方慎。

    东方慎双眼幽深的看着木柔,轻轻一笑。

    “木柔,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说?”

    木柔颔首,接着看着东方慎,笑容不带一丝情绪。

    “皇上,若我告诉你,我不是木柔,你觉得我会是谁?”

    东方慎闻言眯了眯眼,盯着木柔,这一刻,东方慎眼中的木柔给了他一种熟悉的感觉,是那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女人——柳初!

    东方慎将目光投向东方怀,东方怀看着柳初的眼神带着一抹柔意。

    “她是柳初。”

    柳初!东方慎眼神一闪,看着柳初的神情透着不善。

    “你是柳初?”

    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怀疑,木柔点头,却也不多做解释,东方慎看到她这样,倒也的确像印象中的柳初。

    “你不是死了吗?就算你是柳初,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若是朕没猜错,当初可是怀王亲手将你逼下山崖的。”

    木柔看了东方怀一眼,居然在怀王脸上带着一丝亏欠,惺惺作态!木柔对东方怀的态度很是不屑,她看着东方慎说:“我来,自然有我的目的,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跟你的目的一样,是要灭掉北晋。之前御花园中的两个北晋奸细,就是我给你们西戎的见面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