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五章十年重生
    东边一座高楼,悠扬的笛声在宫中蔓延,木柔登上了楼,缓缓靠近那抹孤独的背影。

    低声悠扬停止,东方怀转过身看着柳初,月光下东方怀的轮廓显得柔和几分,眼神温柔。

    “怎么了?”

    木柔蹙着眉看着他,接着问出了自己的心声。

    “你为什么……你用十年寿命换我的重生是不是真的?”

    东方怀听了脸色微微一变,沉默不说话,他不想让柳初以为他是在挟恩求报认为他别有用心。

    木柔见他不说话,上前几步。

    “你告诉我,你不是恨我吗?为什么又要花那么大的代价救我。”

    东方怀将脸偏向一旁,薄唇紧紧抿着,木柔突然想到之前她还是木柔的时候,东方怀在湖边对她说的话,柳初没有了心,她应该感受不了东方怀的心情,但是她却知道那一定很难受。

    木柔突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哭了,这样想着,突然上前抬手勾住东方怀的脖子,吻上了他的唇。

    唇上的柔软触感让东方怀愣住了……

    两个人沉浸在亲吻中没有注意到一个小太监正躲在暗处,小太监张望一会,突然发现两个路过的太监和宫女,把他们一起拉了过来。

    “小海子,你做什么?”

    那个宫女抽回自己的手,小海子赶紧嘘声,示意两人朝楼的一角看过去,二人循着方向看过去,立马发现了正在亲吻的二人,震惊的捂住了嘴。

    “天呐,是木贵妃和怀王爷!他们居然在偷情!”

    宫女不可置信的说着,另一和太监也是不敢相信的看着,但是很快那个太监就反应过来,赶紧拉着宫女离开,这要是被发现了,肯定是要杀头的!

    小海子则是不屑的看着二人,接着转过身继续看着拥吻的二人,眼中闪着光。

    木柔放开东方怀,退后几步,两人皆是相顾无言,东方怀心里有些激动,面上也有几分动容,不过他只是直愣愣的看着木柔。

    “你……”

    “你不要多想,我这个吻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就是想感谢你而已。”

    木柔打断东方怀还未说完的话,东方怀听了木柔的话,眼神暗淡了几分,随即说:“我知道了,我发过誓,只要你能好好回来,我就一定会帮你做你想做的任何事。”

    木柔眼中有些感动,她沉默的看着东方怀说:“那就这样吧,我先回去了。”

    木柔说着就转身想要离开,东方怀却是叫住她。

    “等一等。”

    东方怀走到木柔的身侧。

    “我陪你一起回去吧。”

    木柔点头,二人并肩而行,一言不发,等到了寝宫,东方怀深深的看了一眼木柔。

    “你有任何事,都可以来找我。”

    木柔点点头,接着就看着东方怀转身离开,木柔进了殿内,心里还是久久不能平静。

    “谁!”

    木柔突然神色一凝,皱着眉看着一个门外,小海子应声出来了。

    “是我。”

    木柔看着他,神情冷淡下来。

    “做什么?不知道现在东方慎可能随时随地盯着我吗?你就这么出来,不怕暴露?”

    小海子冷笑。

    “我既然来了,就不怕被发现,只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不要忘了你是谁,你要做什么。可不要假戏真做感动错了,你可不是真正的柳初。”

    木柔冷笑。

    “我自然不会忘记,只不过方才恒参过来找我,说起了东方怀用十年寿命换取柳初重生的事情,我只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

    小海子收回脸上的冷笑,只不过临走还是意味深长的警告。

    “不管你是真情还是假意,主子交代的事情你要是搞砸了,咱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小海子就离开了,木柔眯了眯眼睛,眼神温度也下降了几分。

    木柔坐到椅子上,想到方才恒参说的话,心里再联想到东方怀在湖边对她说的,她心里更加乱了起来。

    “东方怀……”

    深夜,御书房。

    “皇上,一切已经准备就绪。”

    一个暗卫跪在台下,东方慎一脸严肃的端坐着。

    “全力。”

    “是!”

    暗卫领命,起身出了门,东方慎看着前方,眼神冰寒。

    “是真是假,拭目以待。”

    一行十数人穿梭于皇宫之中各处,最后小心的翻去柳初的寝宫,房顶上,窗户外,门口各自潜伏进去,融入房间里各处的黑暗角落。

    床上有一个隆起,一个暗卫上前,手中的刀散发着寒光,朝着床上狠狠一刺。

    嗯?不对!不好!

    “小心!”

    暗卫大喝一声,极速后退,却是很快被人掐住了脖子,正想一刀砍过去,心脏突然一阵刺疼,顿时整个身体愣住,木柔将插入暗卫胸口的匕首取出,退开,那暗卫就倒地不起,气息全无。

    接着,木柔一转头,朝着另一个暗卫而去。

    “大家一起上!”

    有人大喝一声,所有人一起上前围住木柔,木柔冷眼相待,手中的匕首灵活的转动。整个人在暗卫的包围中犹如闲庭漫步,瞬间,屋内倒了一片。接着,面上还挂着一抹血丝的木柔看着窗外。

    “不好!”

    躲在窗外观察的暗卫心中暗道,匆匆离去,却被木柔直接飞射过来的匕首插入后心。

    暗卫的动作一滞,然后狠狠咬着牙飞奔离去,木柔冷哼一声,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暗卫一路踉跄的赶回御书房,身后的鲜血淌了一地。

    撞开御书房的门,东方慎惊讶的看着他。

    “皇……皇上……所有……人……都死……死了……属下……嗯……”

    暗卫的话还没说完,就倒地断气了,东方慎看着暗卫后背的伤口,正中心脏,多一分立即毙命,少一分则只是重伤,现在这个深度刚好够暗卫撑着回来报信,故意的吗?

    东方慎看着地上的暗卫的尸体,抬手让人将尸体抬出去,如此心狠手辣,看来就是柳初无疑了,这武功路数总是不能模仿的吧。

    既然如此,东方慎抬头看了眼外面,随即派人去找木柔。

    木柔就在宫里等着,果然等到了来宣召的人,刘公公一脸恭敬的说:“木贵妃,皇上有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