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六章赌
    木柔点点头,起身就跟着刘公公离去。

    御书房。

    东方慎看着木柔,一言不发,柳初无意与他周旋。

    “皇上刚刚才找一大批人去问候我,怎么真的见面了,却没话说了?”

    木柔说完看着东方慎,东方慎淡定的看着木柔。

    “你是不是真柳初对我西戎来说,是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朕放心,你也放心。”

    木柔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既然如此,我们便可以谈一谈合作的事情了。”

    东方慎点头,随即道:“朕心中有一些想法,不过,行动的关键是你,朕想听一听你的看法。”

    木柔点头,也不怕东方慎使诈,说出自己的计划。

    “我的想法是,既然他们派我来就是来离间你们,窃取情报,我们不如将计就计,你和东方怀可以假装失和,中了我的离间计,让他们以为自己得逞,诱敌深入,我们再来个瓮中捉鳖。”

    东方慎听完点点头。

    “你说的不错,不过,这样会不会太过简单,他们难道就不会怀疑你叛变吗?”

    木柔摇头。

    “成功往往伴随着风险,我并不认为他们会怀疑我。”

    东方慎点头,柳初既然这么有把握,不过这件事,不是小事,柳初不是普通人,本来就不能按照常理来判断,加上她本人极为不好控制,这让东方慎心里始终不太相信她。

    对于超脱自己掌握的东西,东方慎不敢轻易尝试,于是他说:“朕知道了,你先回去,朕要好好想一想。”

    木柔转身就走,一国之君,若是做事不瞻前顾后那还就奇了怪了,毕竟身上肩负的可是一个国家的重担。她想着,柳初的性格这个时候应该是洒脱的,不过因为带着北晋的仇恨,应该是恨不得杀回去,以后她要表现的明显一点。

    柳初现在应该只想报仇,为她自己,为她的儿子。

    东方慎看着走的毫不犹豫的木柔,心里对于她藐视君威生气却也无可奈何,这个女人不是他的臣,无人能降得住她,随即转头。

    “她走了,出来吧。”

    东方慎的话音刚落,一抹青色的人影出现,东方怀从后面的屏风出来了。

    “你躲着她做甚?皇兄难道不想看到她吗?”

    东方慎话里带刺,东方怀无视,径直说:“柳初方才的提议你怎么看?”

    东方慎闻言正色,若是之前的殷木秀,东方慎尚且相信她有几分大将军的风采,可是如今的柳初,他就犹豫了。

    柳初重生,带着仇恨,满面性情大变,东方慎担心她会不守承诺。

    这是一场豪赌,若是赢了,有了柳初相助,夺取北晋不在话下,若是输了,赔上的是整个西戎。

    东方慎了解自己的皇兄,为了这个女人,就是献上自己的命也会毫不犹豫的给出去,可是他不一样,他是西戎的皇上,他要顾虑的东西很多。

    东方怀也知道他的担忧,于是说:“我知道你的犹豫,但是我认为值得一试,柳初只是为了报仇,她儿子都死了,若是出尔反尔,就算得到北晋,她也不知道传给谁,再说,她根本无心权术,你若信我,我可以一直在一旁看着她,不会让她动到我西戎的根本。”

    东方怀的话刚刚说完,东方慎却只是不以为意,若是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东方怀怕是更要帮着柳初出一把力吧,不过,这场豪赌,明显,东方慎心动了。

    东方怀退出去,决定还是让东方慎自己慢慢想清楚,出了大殿,却进了宫道,却发现月下立着一个人,是柳初。

    东方怀见这架势,就知道柳初这是在等自己,苦笑。

    “你怎知道我在里面。”

    木柔回过头,看着东方怀。

    “若恒参说的你用十年换我的重生不是谎言,若你说的只要我想,你可以帮我做任何事不是假的,那么在东方慎还怀疑我的时候,你就不会离开。”

    东方怀看着月下清冷的人儿,心里有些苦涩,他知道柳初没了心,自然无法回应他的一切,如今的柳初,比之当初的殷木秀,除了内心仍旧对他残存的恨,恐怕再也无法对他产生其他感情。

    即便知道他用十年寿命换回她的重生,即便知道他不会对她撒谎,她没了心,没了情,日后的一切,都只会用不参杂一丝情感的,冷静的理智做出所有的决定。

    东方怀苦笑,木柔下意识的不想看到东方怀的这个表情,转过身去。

    “我知道东方慎还在怀疑我,我只能说就像我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我是认真的一样,他也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我的诚意,这就是一场赌,就看他敢不敢!这句话,你帮我带给他,我话就说到这里。”

    木柔说完就走,不去理会身后流恋她背影的目光,东方怀的意思她自然明白,东方怀对她的感情,她也明白。

    联合之前他对刘芜的态度,再联合他之前对木柔说的话,他是认真的,可是……木柔按住自己的胸口,柳初没有心了,她现在是柳初她要随时记住,柳初不能够理解,柳初并不能共鸣,柳初的理智也不会被所谓的爱所影响,柳初的脚步也不会被东方怀的执着所牵绊。

    外面的二人互相折磨,御书房内的东方慎也已经有了决断。

    次日,就有人在宫中散播谣言,说木贵妃和东方怀大晚上的在东楼幽会,而且还搂搂抱抱,相互亲吻。

    阿云将这些谣言一一告诉木柔,木柔点点头表示知道了,阿云见木柔不为所动,于是询问:“娘娘,这些散播谣言的人,需不需我们去警告一下?”

    木柔摇摇头。

    “不用理会,以后这些谣言的进展全部都要告诉我。”

    阿云应下了,心里却是疑惑不已。

    “阿云,明日是不是有场宫宴?”

    木柔询问,阿云点头。

    “娘娘,的确有场宫宴,娘娘要准备礼物吗?是皇后生辰。”

    木柔沉思片刻,接着说:“替我准备一套舞服。”

    阿云看了眼木柔,难道娘娘是要在宴会上跳舞?阿云开口提醒道:“娘娘,宫宴可能会有其他异性大臣,娘娘若是在宫宴跳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