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皇后召见
    皇后的寿宴上,这么一个小插曲却成了大臣回去后议论的话题,这皇上后宫的妃子居然和怀王搞在一起,当真是笑话。

    不过此时却也不像是空穴来风,因为宫中很快就有木柔和东方怀在花园幽会,楼中热吻的传言出来。

    还被传的有鼻子有眼的,让人不得不信,皇后寿宴后回到自己的宫里,对于这件事,喜闻乐见,不过,样子上还是要做像的。

    很快皇后就派人去了木柔的寝宫,皇后传唤木柔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在宫中传播开来,各个宫里的妃子贵人都等着看热闹,这件事无论如何,身为后宫之人的木柔绝对不会好过。

    而怀王是皇上的亲哥哥,并且皇上还十分敬重他,除非是皇上想动他,否则在西戎,无人动得了怀王。

    而木柔就不一样了,她之前虽然得到皇上的盛宠,传闻皇上将唯一的一颗夜明珠都给了她,不过她不止一次的跟怀王纠缠不休,肯定会让皇上龙颜大怒,即便是还有怀王护着,可是怀王并不好插手后宫之事。

    皇后若是要在后宫给木柔吃点苦头,怀王想要护着,也是鞭长莫及,无能为力了,皇后背景显赫,又有手段,后宫之主的地位谁也无法撼动,这次可就有好戏看了。

    宫中一群等着看热闹的人,木柔也跟着传唤宫女到了皇后的地方,一进去,就看到齐妃和云贵人的身影,上次的皇后聚集后宫之人对佳惠贵妃进行报复的事情木柔已经听说了,看来上次阿云的计谋还是被皇后发现了。

    “皇后娘娘。”

    木柔恭敬的行着礼,齐妃和云贵人都是打量着木柔,云贵人因为失了孩子,看起来有些郁郁寡欢,齐妃倒是变了不少,比起之前一根筋的样子,看起来收敛了几分,看来被皇后教训的不错。

    “木贵妃请坐。”

    皇后直接让人给木柔赐座,木柔心里微微惊讶,但是很快收敛住,看着皇后点头,接着坐上位置,脸上依旧带着一丝丝的怯懦。

    皇后看起来端庄大方的微笑

    “姐姐一直有些话想对妹妹说一说,上次的事情还是多谢妹妹的相助呢,不然,佳惠贵妃也不会这么快下去。”

    木柔自然知道皇后指的是哪件事,上次佳惠贵妃派人给自己的膳食下毒,被阿云撞见了,她让阿云故意去诱导齐妃的宫女,让那个宫女去告诉齐妃并且联合皇后,一并将佳惠贵妃给除掉,没想到皇后还有些手段,被她发现了,不过即便如此,木柔依旧一脸受宠若惊惊讶的说:“妹妹不知道皇后娘娘在说什么?”

    皇后知道真正的男子汉聪明的人是不会轻易暴露的,也不纠缠,只是说:“妹妹不懂,姐姐懂就好了,妹妹只需要听着,姐姐只是想要告诉你一些话。”

    “妹妹自当记着。”

    木柔低头看似乖巧的说着,皇后接着说:“姐姐知道妹妹是个聪明人,姐姐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只不过,姐姐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只要妹妹平日谨记,不要做危害西戎,危害皇上的事情,本宫自然不会对你怎么样。”

    说到这里,皇后停顿了一会,继续道:“你上次在后宫的谣言,本宫已经略有耳闻,妹妹只要不动本宫的东西,本宫在后宫每日的事情也繁多,自然没空机会妹妹的事情。”

    木柔心里浅笑,对皇后的警告有些嗤之以鼻,后宫之女,永远只会围绕着一个男人打转皇后又怎样?后宫之主又怎样?只要是别人给予的东西,就不是自己的东西,随时都要仰人鼻息的过活。

    皇后的话还在继续着。

    “今日叫妹妹前来,一是为了告诉妹妹,姐姐心里的想法,正所谓没有永远的敌人,若是可以,姐姐也想在宫中少树立一些敌人。另一方面,在这个风口浪尖上,姐姐以为,妹妹还是来姐姐这里坐坐比较好,其他的,还是那句话,妹妹只要不碰本宫的东西,本宫作为后宫之主,是可以在一些方面给妹妹一些方便的。”

    皇后的意思非常明显,就是说只要你木柔不要从我这里抢皇上,抢后宫之主的位子,我不介意你在后宫搅风搅雨,爱跟谁拥抱幽会都不会管,只要皇上没发话,甚至可以给你一些庇护。

    木柔自然也是听懂了,一旁的齐妃自然也是懂了,她有些惊讶的看着皇后,不过还是忍着没说什么。

    云贵人则是完全沉浸在自己丧子之痛中,对外界的所有事都无动于衷,木柔起身。

    “虽然木柔听不懂皇后娘娘的意思,不过想来应该是对木柔好的,木柔一定谨记皇后娘娘的话,木柔只想安生的在后宫之中生存下去,并无任何非分之想。”

    皇后听了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对木柔说:“好了,你们也不要如此拘束,来人,上茶。”

    木柔却是起身低头怯懦道:“回皇后娘娘,妹妹有些身体不适,还请皇后娘娘体谅,让妹妹回去休息。”

    皇后点头。

    “既然妹妹身体不适,那就回去好生休息吧。”

    木柔行礼就自行离开,皇后看着木柔离开的背影就对身边的青儿吩咐了几句,青儿点头也出去了。

    齐妃有些不解的看着皇后。

    “娘娘,今日叫她来不是为了教训她吗?如此就放她走会不会?”

    皇后不甚在意的道:“让她来只是形式上的动作而已,皇上都不好拿她怎么样,本宫为什么要去做这个坏人呢?”

    齐妃被皇后的话说的有些晕,皇上都不敢动木柔?这是怎么回事?皇后却是不再解释,齐妃需要学的地方太多,皇后并不介意培养助手,但是有些事情,并不需要一定让她知道,至于木柔,有东方怀护着,无论是不是真的,至少皇上是不敢轻易出手的吧,她才不会自讨没趣。

    皇后叫了木柔去的消息传遍后宫,接着就又有皇后宫里的消息传出,说是皇后狠狠的责罚了木柔,说了很多难听的话,让木柔洁身自好,不要再勾引怀王之类的云云。

    而其他宫的女人看到后宫一个长盛不衰的皇后和一个风头正劲的木柔对起来,自然开心,因为无论怎样,她们都是两败俱伤。

    对他们来说,就是坐收渔翁的好时机。就这样,在这种损人利己的状态下,皇后责罚木柔的事情从宫中传到了宫外,大家都在期待怀王的反应。

    夜晚东方怀和木柔毫无顾忌的在御花园见面,二人无视周遭假山花坛后躲藏的眼睛,相对而饮,东方怀提起了这件事。

    “对于皇后责罚你的这件事,你怎么看?皇后发现你的身份了?”

    木柔笑着摇摇头,皇后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木柔看了眼东方怀。

    “应该不是,皇后若是发现了我,肯定不会是这种态度,她应该就是觉得我一个后宫女人不安分,或许认为我是看上你了吧。”

    东方怀挑眉邪气一笑。

    “那你可曾看上过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