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九章分歧
    木柔淡定的看着他接着摇头。

    “没有,我没有心。”

    东方怀眸光暗淡了一下,接着恢复过来道:“明日我去找皇后。”

    木柔疑惑道:“为什么?”

    东方怀笑道:“喜欢的女人被欺负了,以我的性格,自然会去帮你讨回来。”

    说完,东方怀便斜睨了一下周围,木柔瞬间懂了,她看着东方怀。

    “如此,我知道了,今日天色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东方怀就要送她,木柔果断回绝。

    “事情还是要循序渐进,那边的人也不傻,东方慎是你弟弟,你还是必须要有些顾忌。”

    东方怀却道:“陷入爱恋的人永远都是失去理智的,不要用你的理智来剖析,冲动是爱情的一种特征,越是爱的深,越是陷的深,你不懂,我懂。”

    木柔听完只是静静的看着东方怀,接着敛眸。

    “我知道了,你来吧。”

    东方怀一笑接着隐藏在暗处的就看到二人并肩同行,一起去了木贵妃的殿内。

    第二日,更加让人震惊的怀王送木柔回宫的消息在宫中四处传递,不过接下来更加让人坐不住的消息,激荡着每个人的心。

    东方怀去找皇后娘娘了,他亲自去的,这下众人不淡定了。纷纷猜测,毕竟头一天木柔还因为被皇后叫过去谈话,说是受到了责罚,晚上跟怀王幽会完。

    第二天怀王就去找皇后了?难道木柔这是跟怀王告状了吗?大家心里都在猜测,不过却也没有一个准确的定论,有人说怀王是去跟皇后求情,有些认为怀王是去给木柔报仇,总之猜测什么的都有,一一切还要等皇后宫中的反应。

    不过就在怀王,木柔,皇后这三人闹得火热的时候,只有一个人没有动静那就是西戎皇帝东方慎,按理说这本是他与怀王之间的事情,毕竟木柔是他的妃子,如今他却没有动作,这不由的让人猜测皇上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动作。

    是毫不留情的将木柔处死,还是对怀王妥协,从没有人怀疑东方慎会对东方怀做什么,不只是因为东方怀是他敬重的兄长,更加深层次的原因。

    怀王是整个西戎的灵魂人物,他是一个西戎的支柱,他是西戎的战神。

    众人的猜测还在进行,东方怀却是已经从皇后宫中出来,接下来,皇后派人往木柔宫中送了南方最好的丝绸锦缎。

    这下后宫沸腾了,皇后这是在向木柔道歉吗?木柔居然有这么大的能量?可见怀王去给皇后说了什么,居然连皇后都低头了。

    皇上御书房。

    “皇上,臣有一事,本来不该由臣来说,可是朝中无人敢言,臣只有冒死进谏!”

    东方慎面无表情的看着下方跪着的人,皱眉。

    “有什么事,直说。”

    跪着的人正是皇后之弟,东方慎比较亲近的人,周武杨。

    “皇上,臣以为,怀王如今在军中的威望势力过于庞大,若是不多加限制,以后恐怕功高震主,若是有朝一日有谋反之心……”

    说着突然没了声音,东方慎看着他。

    “继续说!”

    周武杨恭敬的抬头道:“皇上,怀王在西戎太过耀眼,手中又有军权,如今又和后宫有所龌龊,臣以为,不得不防。”

    东方慎抬头看着他说:“朕明白你的意思,你到底想如何?”

    周武杨抬头:“回皇上的话,臣以为,怀王如今之举,不得不防若是真的起了不臣之心,我们到时候再做什么,可就晚了!”

    东方慎听完,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起身指着那人就怒骂:“你不就是因为你姐姐的事情故意来找怀王的麻烦吗!朕告诉你,怀王是我们西戎的功臣,若是朕真的对他有什么举动,让怀王寒了心,这才是我们西戎的损失!”

    说完,东方慎背过身去,周武杨只好悻悻告退。

    东方慎虽然这样说完,第二天,却是传出一个消息,东方慎晋升了一个自己在军队中的亲信,直接提升一个级,地位直逼东方怀在军中的位置。

    这下朝中就不淡定了,有人欢喜有人忧,一部人人因为东方慎和东方怀闹矛盾,自己就有可能晋升了,西戎的人都知道,东方慎有多看中他的这位皇兄,平日里没人敢对怀王说什么,因为只要得罪了怀王,等于间接得罪了皇上。

    怀王本人可能还不会与你计较,但是皇上可就不会轻易放过你了,如今皇上和怀王的关系因为一个木柔而变得危险,这一部分人自然是最高兴的。

    但是还有一部分人则是担忧,要是东方慎和东方怀真的闹别扭了,到时候造成西戎内讧,别国入侵可怎么办,所以这一部分人对木柔可就没有什么好印象了,因为都是这个女人害的,要不是她,也不会让西戎变得人心惶惶,真是红颜祸水!

    而这个红颜祸水木柔本人此时则是淡定无比的正在跟东方怀,他们西戎伟大的怀王幽会。

    木柔自然也是知道那些人在背后是怎么说她的了,不过她不在乎,不相干的人的看法,她都不在乎。

    木柔看着东方怀,戏谑道:“你如此淡定?你就真不怕东方慎趁机把你的军权给收回去?失了军权,你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东方怀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看着木柔说:“你担心吗,我失去军权?”

    木柔正色没有理解到东方怀语气中的深意只是耿直道:“自然是担心的,毕竟东方慎不是你,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亏欠我,他要是不相信我,怀疑我,那我的报仇大计可能就有些难度了。”

    东方怀只是静静的看着木柔,没有说话,点点头,早知道她无法理解,自己何必自取其辱呢?

    东方怀无言,接着起身,对木柔说:“我带你去看一个地方。”

    木柔点头,起身跟着东方怀离开,宫中到处都是看着他们的人,为了让谣言更加猛烈,二人也没有摒退,只不过,这次周围的人却是慢慢的少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