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谁的错
    木柔看着越来越熟悉的地方,知道东方怀是带她去哪里了,东方怀正带着她前往这西戎的后宫的禁地,以前关押她的地方,她做质子的时候,生活的地方。

    东方怀直接带着木柔进去,一切还是没有改变,木柔一时间不能知道东方怀的目的,早知道这里可是柳初被东方怀折磨的地方,柳初应该是恨他的吧。不过柳初应该会看在他用寿命换回自己重生,就不跟他计较吧。

    但是重回旧地,木柔心里想柳初应该有些阴郁,因为这里还会让柳初想到当初自己的可怜和可悲,她应该表现的不开心。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重温一下当初你对我做的事情吗?”

    东方怀眼底带着温柔的看着木柔。

    “我知道,我之前做了很多伤害你的事情,只是你离开这里之后,我发现,总是缺了一些什么,最初我只是以为我不习惯,知道后来我才知道,你在这里的那么多年的时间里,我已经不知不觉的爱上你了。”

    木柔听完嗤之以鼻,爱?以爱为名的伤害柳初吗?柳初可能信东方怀一次,但是不会再信他第二次。

    东方怀看到木柔的表情就知道她心里一定不相信,其实她不相信也是对的,毕竟他们当初的分开的状态,跟仇人无二。

    “我知道你不相信,只是我想告诉你而已,当初我们一直比赛,我一直输给你,我没想你一介女子居然会这么要强,或许就是你身上的这股倔劲,让我觉得你很独特,我一直特别希望看到你认输的样子,我想看你向我求助,可是你无论遇到什么,你永远不会低头,我真的很好奇,到底什么能让你低头,偶尔表现一下脆弱,让我可以保护你。”

    木柔冷笑,看着东方怀。

    “所以,就为了你心里那一点想法,你就变着法的折腾我吗?”

    东方怀沉默了,他也知道自己当初对待木柔有多过分,所以木柔离开之后,他就会那么痛苦,因为之前伤害木柔的地方,他都觉得心痛无比。

    每日活在自我谴责和懊悔之中,就连木柔离开的时候,都只是带着对他满满的恨意,然后就再无其他。

    木柔对东方怀说的东西完全无感,她对东方怀的忏悔自责也是毫无感觉。

    “你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无所谓了,我现在不恨你了,因为你救了我,所以过去的,我愿意一笔勾销,但是其他方面你现在在我面前说什么我都不会有感觉。所以,对我来说,你方才说的,都是废话无疑。”

    木柔说的极为不客气,东方怀自知自己无论说什么,木柔都不会有反应,可是他就是想试一试,事实就是,没有任何作用,木柔心里根本就没有他的位置。

    既然如此,东方怀也不再做无用功,而是带着木柔离开这里,他要给她一个惊喜。

    东方怀带着木柔径直来到关押刘芜的地方,刘芜听到动静,激动的上前,手上的镣铐叮叮当当的响。

    木柔看着牢房里的刘芜,无动于衷,说到底,这也是一个被牵扯进来的可怜人,东方怀指着刘芜对木柔说:“你想要怎么对她,我都听你的,我让她活到现在,就是为了让你亲自处理她。”

    “怀!怀!”

    刘芜看清楚了,东方怀是来了,不过他还带来了一个人,刘芜定睛一看,居然是柳初!

    “你!你怎么会来!”

    刘芜心里有些忐忑,她现在还不知道东方怀已经知道了柳初就是他要找的人,不过对于柳初的出现,她还是感到一阵惊恐,要是被东方怀知道了。

    “你想怎么处置她?”

    东方怀的话把刘芜拉了回来,她惊讶的看着东方怀,他刚才说什么?问柳初要怎么处置她吗?他已经知道了柳初就是他要找的人了吗。

    刘芜心里慌乱了,木柔却是淡淡看了眼牢里的的刘芜,心想柳初应该是不会理会一个女人吧,接着看向东方怀反问:“这件事,跟她有关系吗?”

    东方怀一愣,难道木柔不喜欢?木柔接着说:“这件事,她从头到尾都是因为你的错认才被牵扯进来的,要是你不认错,她也不会被你带回来,也不会有这么多事情了,你要是问我的意见,我的意见是,放了。”

    最后两个字一说完,东方怀吃惊的看着木柔,就连刘芜也是惊讶的盯着木柔,她没想到她害了柳初这么多次,她居然还让东方怀放了她。

    不过,她以为她就会领情感谢她吗?做梦!

    “柳初!你不要得意,我不需要你的同情!我告诉你!我不会承你的情的!我宁愿怀杀了我,我也不要被你救!你凭什么说这些都是怀的错!怀他没有错!”

    刘芜的歇斯底里两个人都是不理会,木柔对这种傻女人根本毫无感觉,而东方怀则是听了木柔的话之后沉默了,木柔的话说的没错,的确,这些,都不是刘芜的错,是他将人认错在先,若不是他,刘芜不会如此算计柳初,是他认错了人,还不肯认清自己的内心,不肯承认是自己让柳初受苦。

    东方怀看着面前的木柔,突然有些不知所措,就好似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做。

    一旁的刘芜看着木柔咬牙切齿,似乎整个人都恨不得把她吞了下去一样,眼神中的恶毒和嫉妒几乎快要弥漫出来,让人觉得有一种十分复古的感觉。

    木柔还没有来得及做什么,却看到东方坏站在了她的身前,替她挡住了刘芜,木柔也没有拒绝。

    毕竟刘芜的眼神实在是有些过于犀利,木柔看着放在自己身前的东方怀,低下了眼睛,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东方怀的拳头紧握,看着面前似乎发了疯一样的刘芜,心中的情绪有些复杂。

    就算明明知道她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和自己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但是东方怀还是没有办法就这样放过刘芜。

    她是什么样的人,这些年来他早已看的无比的透彻,况且,就算当初是因为自己的错认,刘芜原本有这很多的机会可以解释,可是到头来,却依旧骗了自己那样的久。

    自己固然有错,但是刘芜对自己的欺骗,也是东方怀无法介怀的。

    她让自己险些伤害了自己最重要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