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一章谁的错
    没等东方怀开口说什么,站在身后的木柔却冷笑了一声走了出来,站在了刘芜牢房的面前,,高高在上的看着她,“你以为我是可怜你,或者是怜悯你吗?刘芜,你错了。”

    刘芜原本还在发疯,但是看到这样的木柔,她却突然愣住了,呆呆的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

    “这件事情的一开始的始作俑者,是你。”她转身看向东方怀,东方怀看着她,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可是后来你想方设法的来陷害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来置我于死地。”

    刘芜听到这句话,却又猛然开口大叫,“你该死!如果没有你,也就不会有今天这一切的事情,说到底都是因为你这个女人!”

    木柔看着几乎快要从牢房里挤出来掐死她的刘芜,面上神色却是依旧十分的波澜不惊。

    “我若是你,我早就让柳初死掉了。”

    木柔温柔的看着刘芜,就好像是一位老师在看着自己的学生一样,但眼眸中却流转着种种暗光,让人一看便觉得森寒至极。

    刘芜原本抓着的手突然松了下来,眼中满满都是诧异。

    “你聪明了一世,你假冒我,爱上了东方怀,如果是我,我就根本不会给东方怀知道柳初存在的机会,这样我就是他身边永远最爱的那个人。可是你之所以流落到今天这一步,怨不得别人。”木柔摇了摇头,“一切都只是因为你算计的不够精明。所以我不恨你,也不会介怀。”

    “更何况,你这种跳梁小丑的行为,对我而言根本就构不成任何的威胁,所以你是死是活,一开始就同我没什么关系。”

    “现在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和别的女人站在一起却无可奈何,甚至心爱的人还要因为别的女人折磨自己的感觉,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要比直接死掉更折磨人。”

    木柔说完就细细的看着刘芜,眼眸中还带着一些嘲讽。

    刘芜跌倒在地上,整个人就像是被抽走了所有力气一样瘫软在地上,她看着面前的木柔,眼中有着太多的恨,可是却又无法发泄。

    因为她知道,现在的自己根本没有任何方式能够却和她抗衡。

    但凡自己能够有一次害死了柳初,那么现在的自己也就不会沦落到如此,反而是她一次又一次的加害,东方怀和柳初的关系反而更进一步。

    说到底,她忙忙碌碌的这样久,在别人眼里却都是个笑话。

    刘芜抬起头看着站在昏暗处的东方怀,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轻声说道,“怀”

    东方怀从暗处走了过来,眼眸中却尽是一片冰凉。

    “饶是你放得过她,我却是放不过,她心肠那样歹毒,又怎么能够就这么放了她,以后若是她再兴风作浪又该怎么办。”

    东方怀的一番话似乎是彻底击垮了刘芜,她猛的站起来,抓住面前的两个柱子破口大骂,“你怎么能这样没有良心,你要知道,都是柳初,都是因为她,如果她不回来,我们两个在一起是那样的幸福,她就是个贱人,是个婊子,活该变成这副冷冰冰的样子,爹不疼娘不爱”

    木柔的目光冷冰冰的落在了如同泼妇一样的刘芜身上,让她心头一颤。

    “够了。”东方怀的脸色也已经十分的难看,“来人,给我把她扔出去。”

    刘芜听到东方怀的命令,一下子又有些害怕,“怀,怀,你不能这样,你想想之前的我们,怎么能因为这个女人你就对我这样呢,怀”

    没有等她说完,东方怀的人就已经进来把她拖了出去,一直到很远很远,刘芜的声音才渐渐消失。

    牢房内却依旧十分的冷清,并没有因为刘芜的离开而变的有一丝丝的缓解。

    东方怀看着不知道在思考什么的木柔,心中确实有着无数想要说的话,可是到头来却是一言未发。

    “走吧。”

    最终他只是轻声说道,旁的话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木柔面色一如既往,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柳初让东方怀觉得有些陌生,她似乎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而就像是一台冰冷冷的机器。

    走出了牢房再次看到了温暖的阳光,木柔眯了眯眼睛,似乎是因为眼光有些太过于刺眼。

    眼看着两个人就这样一言不发地走了许久,木柔却突然开口说道,“这样的试探,足够了吗?”

    东方怀愣了愣,看着木柔的眼神有些晦暗,“你说什么。”

    “东方怀,既然你是要诚信同我合作,那就不要再去弄这些花样了,我很讨厌别人这样试探我。”

    木柔面不改色地说完,没有等东方怀回答,就自顾自地转身离开。

    东方怀一个人站在那里,看着远去的女子衣诀翩翩,就算身体和容貌变化,可是站在远处,他依旧可以一眼就认出来,那个人就是她。

    木柔坐在回去的马车里,整个人紧紧地皱着眉头。

    东方怀这种试探是真的让她觉得十分的不舒服,明明他口头上说的那样好听,说他是那样的爱着柳初。

    可是当柳初提出和他合作的时候,东方怀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怀疑,让木柔觉得有些心寒。

    这样的世道,到底什么才是真,什么才是假。

    难道这个东方怀所谓的情深,都只是在做戏?

    否则又何必当着自己的面来弄上这样的一出,不断的试探,如果是真的深爱,又怎么会不断的不相信。

    木柔轻轻皱着眉头,没有办法想明白其中的弯弯肠子,索性也就不去想这些。

    “柳初,你要是知道东方怀竟是如此,你可会心痛?”

    女子轻声呢喃转瞬间飘散在空气中,留下的只有不断的马蹄声。

    刘芜一路上不断地破口大骂,却又十分期待着东方怀能够来救自己。

    可是一直到了那样偏僻的地方,东方怀都没有来。

    看来这一次,东方怀是真的下定了决心要让她自生自灭。

    心中的愤恨几乎快要吧刘芜吞噬掉。

    仍她的人刚一走,刘芜就试图爬起来,想要爬回去问问东方怀,怎么就被柳初那个狐狸精迷了心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