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三章皇上要小心怀王
    东方慎愣了愣,似乎没有想到木柔会拒绝的这么的果断。

    木柔看着他,眼神里却有些不屑,“我的要求你若是做不到,我自己也有办法达得到,但是你若想以此要学我留下,是绝对不可能的。”

    另外一边,林遇刚刚离开皇宫回到了驿站,就马不停蹄地叫来了自己的人。

    “快去给我查,我要知道那个木贵妃的全部资料。”

    脑海中那个女人射箭的样子久久让他难以忘怀。

    林遇总是觉得自己似乎见过她,可是仔细想了想,她的脸又是那样的陌生,怎么都不像是和自己见过的。

    再加上今天她拉弓时候的那漂亮的动作,简直让林遇完全无法对于她忘怀,只想更多的了解,更多的去让这个女人臣服在自己的身边。

    没有一个男人不想去征服一个看起来就很难驾驭的女人。

    而另一条大街上的怡红楼却是热闹非凡,门前站着的都是穿着有些暴露,却又让人看着就觉得就觉得春心萌动的姑娘们。

    几个穿着士兵衣服的人,有说有笑的走了进来,老鸨一看是几位士兵,赶忙笑嘻嘻的迎了过来。

    “几位军爷,你们是找相熟的姑娘,还是让我再新找几位姑娘来陪陪你们啊?”

    其中一个长相有些猥琐的男人笑着说道,“我们哥几个今天都是来找流云姑娘的,哥几个早就惦记着流云姑娘了。”

    老鸨显然有些被吓到,看着面前的几个大汉,又有些犹豫的问道,“这怕是不妥吧,流云她也就一人,一个人服侍几位军爷,怎么都难免疏忽,这样吧,我让她的几位小姐妹来服侍”

    “滚一边去,爷几个就好这口,把你们流云姑娘给爷带出来。”

    老鸨看这几个油烟不进的男人,只能陪笑道,“我们流云也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实在没法服侍几位,更何况流云早已经被旁的几位军爷叫去听曲了,实在是”

    “你个老婊子,把流云叫给其他人,就不肯叫给你爷爷我们?”

    带头的那个猥琐男显然有些不太高兴,“说,流云在哪?”

    老鸨被几个人吓的大气不敢出,只是拼了命地摇头。

    几个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索性就冲上了了楼,一间房一间房的找。

    楼上被闹的鸡飞狗跳,甚至有几个行房事的男人裤子一穿就气冲冲地跑了出来,扬言要老鸨给个交代。

    老鸨在下面实在是有苦说不出,没有办法只能不断的安慰宾客们,并且差人去叫了京兆尹。

    几个男人好不容易找到了坐在房间弹曲的流云,小姑娘被吓了一跳,为首的男人二话不说就扔了钱在房间里的几个同样穿着军服的男人跟前,然后就要带走流云。

    流云哪里见过这种阵仗,下的眼泪都出来了,拼了命地不想走,房里的几个人看到了这副样子,也站起来同闯进来的理论。

    几个大槽汉子说着说着就动起了手来,很快,几个人就扭打在了一起,而流云则趁乱跑了出来大喊救命。

    “嘭。”

    东方慎面色阴沉的看着面前的状书,整个人的脸色实在是不能够再难看。

    “荒唐!堂堂天子脚下,就能够弄出来这种事情!”

    “同为我国士兵竟然互相残杀,甚至还伤亡了三人!”东方慎对着底下回报的大臣吼道,“甚至还是因为一位妓女。”

    底下汇报的将领却是一点都没有因此而害怕。

    “多亏了爱卿路过,把这群丢人的人给抓了起来,否则事情还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子。”

    东方慎看着底下和自己汇报的将领,温和的说道。

    而这位将领,也不是别人,正是当朝皇后的亲弟弟,巡防营的首领。

    昨夜怡红楼闹出了那样大的事情,最后正是他碰到了匆匆要去怡红楼的京兆尹,知道了这件事后出面抓住了那几个斗殴的士兵才了解了这件事情。

    “陛下,这些士兵都是怀王营下的,想来这些事情和怀王的管教肯定是脱不了干系的!”

    他在地下痛心疾首的说道,看着皇帝的眼神里满满都是担忧。

    东方慎愣了愣,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怎么会,怀王对朕一片赤胆忠心,怎么就能”

    看着皇上咬牙切齿的样子,跪在地上的巡防营首领不自知的笑了笑,接着说道,“皇上只怕是错信了奸人!怀王此举实在是过分了些。”

    “更何况今日之事若是传了出去,圣上若是包庇了怀王,坊间的情绪可就未必是那么的好了。”

    他一番话说的慷慨激昂,棉中带着针,似乎一切都是为了东方慎好。

    东方慎看着面前痛心疾首的男人,叹了口气,“也罢,就当是朕错信了皇兄,幸好朕还有你这种忠臣在身侧,真的是万幸啊!”

    跪在地上的男人没有说话,低着头的脸上却是有一种不屑的神色。

    “来人,传朕旨意,怀王诸事繁忙,无空掌管城外的天机营,所以特体恤怀王,将天机营转于司马大将军,由司马大将军接任。”

    司马将军乃是朝中法老一辈的人,平常也是油盐不进,一心都是为了东方慎服务,跪在地上的男人也没有多说,过了一会,东方慎变打发他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男人的嘴角上有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的想不起来,站在室内的东方慎点的笑容就看起来清澈了很多。

    “蠢材。”

    他自顾自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在已经几乎乱掉了的棋盘上下了一琪,猛的跳了起来,“好棋好棋!朕定要让你们片甲不留!”

    而在自己宫中纳凉吃着水果的木柔听到了这个消息,确实皱了皱眉头。

    东方慎果然最近行动的越来越密切了,东方怀和东方慎这一次的动作,倒是越来越大了。

    就连自己都已经被迫牵扯进了他们的这盘局里。

    就是不知道,在这盘局里自己到底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她叹了口气,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空,依旧是那样的湛蓝。

    没等她回过神来,就听到了一个略微有些熟悉的声音,“在看什么呢?”

    仔细看了看,发现是东方怀正笑眯眯地走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