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女色误国
    木柔的眼神从漫不经心变得有些狠辣,“大胆,谁允许你对着本宫说这些的?”

    “奴婢不得不说!”

    “顶嘴,来人,给我拉下去打五个大板。”

    周围几个侍女被这个阵仗吓的一句话都不敢说,木柔挑着眉毛,看着小侍女慢慢流下来了眼泪,却依旧没有任何想要退缩的意思。

    木柔倒是对这个小侍女有了些兴趣,看着慢慢上来的侍卫,木柔却突然说道,“等等,所有人都退下。”

    其他的人都十分的战战兢兢推了下去,大家都知道这位新来的木贵妃可以说是十分的有权有势了,不光是和皇上关系极好,甚至和怀王还有这不清不楚的关系,又有哪个下人敢多说话。

    “你叫什么。”

    看着周围的人都推了下去,木柔也就没有再继续做出来一副十分很辣的样子,倒是看着柔和了很多。

    “奴婢雪晴。”

    木柔挑了挑眉毛,“你倒是胆子大得很,不怕本宫一生气就处死你?”

    雪晴的眼眶已经慢慢的发红,她没有回答,反而重重的磕了几个头,“奴婢没什么好怕的,既然作为娘娘的人,就得为娘娘着想,娘娘若是听不进去,就尽管处死奴婢吧。”

    木柔听到这些话,原本有些好转的脸色又暗了下去,“你以为本宫会被你这些花言巧语所打动?你倒是一片忠心,只可惜是个不过脑子的。”

    最后一句话说的十分轻蔑,让跪在地上的雪晴有些无地自容,她抬起头看着木柔,眼里有些迷茫。

    “我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就看你能不能把握得住。”木柔突然冷不丁地说道,让地上跪着的雪晴愣了愣。

    外面的人听到里头没有动静,都有些好奇,不知道这个脾气一向不怎么好,日常冷冰冰的木贵妃会怎么对待这个说话横冲直撞的侍女。

    也有很多人都等着看雪晴的笑话。

    果然,没过多久,里面就穿出来了一阵东西破碎的声音,接着就听到了贵妃娘娘尖细的声音,“你这个贱人,来人,给本宫把她拖下去,赶出宫去,在别让本宫看到他!”

    几个小太监赶忙走了上来把低着头跪在地上,身边一片瓷器碎片的雪晴拖走,看来刚才贵妃应该在她的头上砸了几下,才让小丫头都傻了。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看着几乎暴怒的木柔,一句话都不敢说。

    木柔气呼呼的看着跪着的所有奴婢,嘴角却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东方怀一路从木柔宫中走了出来,回到了自己的府上。

    “怀王留步,下官有要事想和怀王商榷。”

    东方怀有些意外的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是自己手下的一位谋士,名为长孙幼。

    此人原本极其有抱负,心中的确有些想法,也有些实才,一心想要报复国家,所以东方怀才把他留在了身边。

    可是却没有想到,此人竟会在今天找了过来。

    不过东方怀一直是对待手下的人都十分温和的,看到了突然而来的长孙幼,也只是微微有些诧异,然后便轻声问道,“先生有何指教?”

    “臣最近听闻,怀王和宫里的一位宫妃似乎走的有些亲近,于臣而言,看到怀王竟因为沉迷美色而荒废了大业,实在是于心不忍,所以今天冒死上谏。”

    说完,没有等到东方怀张口,就径直跪在了院子里。

    那边在宫里面正无聊的发呆的木柔打了个喷嚏,微微皱了皱眉头。

    “长孙大人这是何意?”

    听到长孙幼的话,东方怀原本的好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不大好看。

    东方怀却是一种无所畏惧的样子,愣愣的跪着。

    “若是怀王一日不答应臣不和那个妖妇来往,臣就绝不起身。”

    这么一吵一闹,很快就引来了一些好事的下人聚在一起,都似乎在看戏一样的看着面前的两人。

    东方怀皱了皱眉头,没有总代长孙幼居然会给自己来这么一出,这样一闹,饶是他也觉得有些没有面子了。

    “长孙大人这是何意,外面不过都是些流言而已,大人不用当真,该怎么做本王自然之道。”

    长孙幼却就像没有听到一样,又磕了一个头,声音也更加洪亮了一些,“臣,冒死进谏怀王,请怀王不要再和宫里那个妖妇来往。”

    饶是东方怀再怎么好的脾气,也一下子有些能不住了。

    周围的下人看到了东方怀变了脸色,也都十分知趣的选择了退下去,什么都没有说。

    而东方怀则冷笑了一声,没有继续搭理他,而是转身进了自己的书房,去处理这自己堆积如山的公务。

    门口的长孙幼就好像是得到了什么首肯一样,更加卖力的在那里大喊,并且还磕头一次比一次更狠,让周围的人都觉得有些看不过去。

    东方怀只是冷笑了一声,什么都没有说,就当作没有看到。

    对付这种所谓的愚忠,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要搭理,这群自以为是的人总需要得到些教训才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更何况作为一个谋士,只需要提供对于自己主上合理的建议即可,对于这种事情闹的如此轰轰烈烈,只能够算得上是有些丢人罢了。

    很快,长孙幼的行为就吸引了怀王府所有人的注意力。

    这些天怀王的所作所为,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却没有一个人说出来过。

    毕竟怀王是什么人,怀王做的决定哪里需要他们这些下人来评判。

    可偏偏就是有个不长眼的长孙幼,非要把这些事情拿到明面上来说,还把这种事关怀王声誉的事情闹的如此鸡飞狗跳。

    怀王府的人如此想,可是外面的那些老臣却并不这么想。

    几位年纪已经很长的老臣听闻这个消息,险些没有晕了过去。

    素日里他们不是不知道怀王和这位木贵妃关系亲近,可是大家都装作不知道,也就相安无事哦。

    如今怀王为了一个木贵妃,能够对自己的手下如此的绝情,那么过几日,是否就会为了木贵妃去对皇帝动手?

    他们想到这里,便不断地谈起摇头。

    果然都是红颜祸水,女色误国啊!

    长孙幼足足在东方怀的书房门口跪了一夜,一直到晕了过去才被人送回了家中。

    而东方怀对弈他的表现却只有两个字,“愚笨。“

    很快,消息就传到了在宫中的木柔耳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