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明摆在桌面上的绿帽子
    她轻声叹了口气,“明日恐怕本宫就会被那帮子老头骂的体无完肤了。”

    果不其然,第二日早朝,很多年纪稍微长一些的大臣都联名上书,要求皇上废掉木贵妃,理由是不守妇德,挑拨皇族关系。

    木柔在自己宫里舒舒服服的躺着,看着替自己抄着女戒的宫女,眼神有些不屑。

    那些所谓的忠臣志士们,此刻还不知道正在怎么骂着她。

    怀王在早朝上和群臣据理力争,而皇上的脸几乎难看的不能再难看了。

    有几位“忠臣志士”看到了皇上几乎快要发青的脸色,便没有再说话,很快东方慎就宣布了退朝,单独留下来了东方怀,让他在自己的书房等着。

    恰巧木贵妃来给皇上送羹汤,也同时都在书房侯着。

    等到皇上进去的时候,只听到里面穿出来了很多东西摔碎的声音和女人的若有若无的哭声。

    房间外的人都伸长了脖子想看热闹,而房间里的三个人都不紧不慢的坐着慢慢的喝着茶。

    东方慎仔细地挑选着自己周围的瓷器,看到些不怎么喜欢的就啧啧两声,狠劲摔了去。

    而木柔则拿着一本书,一边喝着茶看书,一边不断的发出低声抽噎的声音。

    一旁的东方怀则是漫不经心地看着两人。

    过了好一会,三个人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木柔咳嗽了一声,“怎么,本宫给皇上送的这个羹汤可还算及时?”

    东方慎笑了笑,眼睛里却是一点多余的感情都没有,“那朕还真的是要谢谢爱妃了。”

    等到两个东方家的兄弟都坐了下来,木柔才慢慢地起身端起了茶壶,悠哉悠哉的给二人添了些茶。

    “这个长孙幼,险些坏了大事。”

    东方慎有些没好气地说道。

    昨天夜里收到消息的时候,他都恨不得亲自冲过去给这个所谓的忠臣几个巴掌,想让他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但总归都是上位者,也就忍住,在宫里想了一夜的对策,并让人穿了消息给木柔,告诉她自己明日想喝她亲手做的羹汤。

    木柔自然知道东方慎是想让自己做什么,一大早就让人煮了汤,掐着时间就带着侍女过来了。

    东方怀只是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看着木柔的目光有些苦涩,只是有些对不住你了,这些不好的名声你还要同我一起背着。”

    “区区一些流言蜚语,有什么好在意的。”木柔淡淡的倒着茶,什么都没有多说。

    “这次的事情,你打算怎么收尾?”

    东方慎看着依旧那样镇定的东方怀问道,“这个长孙幼还有些来历,恐怕不是个好对付的主。”

    “居然他已经把这个事情推到了牌桌上,那我们何不将计就计。”

    东方慎挑了挑眉毛,“怎么将计就计?”

    木柔笑了笑把茶壶放在了一旁,“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这种事情就闹的事越大越好。”

    东方怀温柔的看了木柔一眼点了点头,“我就是这个意思。”

    “我们该做的戏做全,越是这样真假难分,就越对我们有好处,但有一点,就是一定要保证木秀的安全”东方怀看了眼木柔,眼中音乐有些担心。

    “我这几日总是担心他们会从木秀这里下手。”

    木柔笑了一声,“难道我看起来就是那么好伺候的主?”

    东方慎有些鄙夷的说道,“想来对方是有多想不开才会从这个女人这里下手。”

    东方怀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说话。

    但是那种不放心的样子却是一目了然。

    木柔看了东方慎一眼,眼神有些威胁的意思。

    东方慎也原本就只是随口一说,但是看到了木柔有些冰冷的眼神,也就把剩下的话吞了回去,没有继续说下去。

    木柔站在两人旁边,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平和,就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一样。

    东方慎和东方怀说了好一会话,其中有一些事情涉及到国家一些大事,他们也没有避开木柔,木柔也就大大方方地听着。

    很快,东方怀和东方慎达成了共识,东方慎先起身笑了笑,然后就洋装怒气冲冲地离开了,而留下来的木柔和东方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便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皇后敢来的时候,只看到木贵妃在房间里哭的伤心极了,而怀王则有些衣服不整,并且有些不太好意思的遮着脸走了出来。

    皇后面上虽然看上去有些愠色,但是心中却是难免不了的窃喜。

    木贵妃越是这样不断的作践自己,皇上就越不会去喜欢木贵妃。

    这对于皇后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好事,并且自己的家族也在不断的攀升,最激动呢皇后简直就是吃饭睡觉都快能够消除声音来了。

    看到这等场景,无论换做是任何人,或许都能够猜到了刚才发生了什么。

    皇后面上十分惊讶,但还是让手下的人进去收拾了惨剧,毕竟这件事情也算得上是皇家的一件秘密。

    就算怀王和木贵妃再怎么有染,也觉得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否则就成为了一个笑柄,天地人耻笑的可不仅仅会是一个贵妃和怀王,取而代之的则是皇室的丑闻。

    她绝对不会让这种丑事穿出去,这是她作为一个皇后的责任。

    城内客栈,林遇看着打探消息回来的人,眯了眯眼睛。

    这个木贵妃看起来似乎还挺有来历的,他的人竟然一点消息都查不到。

    也不知道是皇上下令隐瞒的,还是因为这个木贵妃自己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但越是这样神秘的女子,他就越是喜欢。

    林遇自然也同时听说了最近木贵妃和怀王的一些事情。

    两个人明面上的关系那样亲近,林遇却觉得有些不对劲。

    就算皇帝会因为手足关系而不舍得除去怀王,可这种明摆在桌面上的绿帽子,他就不相信皇帝能够忍的过去。

    这一切的一切都太过于蹊跷了。

    林遇眯了眯眼睛,不知道想了些什么,突然说道,“来几个人跟着我,我要去皇宫。”

    手下的人都愣住了,似乎很诧异林遇这是在做什么。

    “林大人,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宫门都已经落了,此时再去怕是不太妥当。”

    手下的人有些犹豫的说道,毕竟现在的情况有些复杂,他们也不想在这里闹出更多的事情,对于林遇的这种做法,他们还是有些不敢苟同。

    “怕什么,既然我是你们的大人,出了什么事我一力承担就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