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八章又死一个
    林遇的眼睛像狐狸一样十分狡黠地看着面前的木柔,木柔神色却依旧十分的冰冷。

    “难道林大人这是想要威胁本宫不成,难道大人就不怕我现在唤人来救我?”

    林遇眼中的冷意更重了几分,“自然不怕,娘娘尽管可以试试,看看您周围的那些护卫是否还在。”

    听到林遇这样说,木柔的神色总算有了些波动,整个人的眉头深深的皱在了一起。

    “林大人,你这样做,会被东方慎追杀的。”

    林遇看到木柔那种冷冰冰的神色就觉得有些来气,为什么这个女人总是那样的高高在上,自己同她说那么多话,对于她而言就好像只是一件小事。

    男人的征服欲几乎让林遇快要疯狂,他只知道自己一定要得到这个女人。

    面前的这个女人,从始至终,听到自己所说的一切,就带着一种十分轻蔑的深情,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为什么木柔根本不会害怕自己。

    他猛然瞪大了眼睛,想要说什么。

    “你是皇上的人?”

    木柔心下一惊,没想到这个林遇看起来没什么脑子,实际上竟然能够猜到这一步。

    “我自然是皇上的人,整个皇宫都是皇上的热。”说完,她便给了暗处的小海子一个眼色。

    林遇的眉头紧紧的锁了起来。

    “无论如何,林大人,我是不会跟你走的,而你恐怕也是走不了了。”

    林遇挺骚木柔的威胁却只是冷笑了一声,“你一个小丫头拿什么来威胁我,也罢,既然没法带走你,那我就只能杀了你了。”

    “我林遇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

    话音刚落,林遇便准备把剑,可还没等他的剑出鞘,他的脖子上就多了一道血印。

    林遇瞪大了眼睛,似乎还想说什么,却在俄没有了说话的机会。

    不过一刹那的功夫,林遇便握着自己的剑到在了地上,喉咙不断的流着鲜血。

    木柔吸了口气,觉得空气一下子变得有些腥咸,就好像四周都是死人一样。

    她曾经见过那样多的死人,可是到了现在,看到面前还在抽搐的林遇,觉得有些恶心。

    小海子收起了自己的刀站在了一旁,冷笑了一声,“这种蠢货,也不配是我们的人。”

    木柔有些木纳的转过头问道,“你说林遇事你们的人?”

    “毕竟我们总要有所牺牲,才能够帮你把这个身份作文,不是么?”小海子冷笑了一声,“这个就是那一枚弃子,自以为碰到了和自己有缘的美人就奋不顾身,啧啧。”

    小海子的嘲笑让地上躺在那里的林遇变得更加的可笑。

    木柔没有说话,地上这个人的死活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对他而言也没有那么多的重要,只是觉得有些厌恶。

    为了一个一面之缘的女子,就这样的送掉了自己的性命,这难道不就是愚蠢么?

    木柔一向不怎么喜欢愚蠢的人。

    小海子擦掉了刀上的血,木柔皱了皱眉头,“尸体该怎么办?”

    “我等下会处理,就不劳烦娘娘担心了。”

    木柔点了点头,也就没有继续多担心,毕竟小海子这方面要比她靠谱的多。

    看着天上的月亮总算是从一团迷雾中露出了头来,月光轻柔的洒在了地上,木柔站在月下,整个人都闲的格外的冷清,就好像是一位仙子一样,不食人间烟火。

    很快,第二天一大早,林遇在自己的客栈遇刺的消息就传了出来。

    宫里除了木柔觉得不那么意外以外,其他的人基本上都觉得十分的诧异。

    毕竟大家都知道这位使臣几乎是背负着关于和平的使命,如今在他国遇刺,想来晋国国主也一定会雷霆大怒。

    果不其然,晋国国主暴怒的消息很快就传了过来。

    木柔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该做什么做什么。

    只可惜也没有任何人注意木柔的反应,不过有一点事情倒是和他有点关系。

    怀王和木贵妃的事情也已经被这阵风套压了下去,基本上都已经把所有的视线转移到了林遇的身上。

    东方慎和东方怀几乎忙的没有空再来找木柔,不过她自己也乐得清闲。

    日子就这样一天有一天的过去,木柔倒是依旧十分的潇洒,可另外一边的东方慎和东方怀确实为此忙的二团团乱了。

    两个人坐在宫中,东方怀看上去似乎还镇定自若,而东方慎就已经开始有些慌乱了。

    “怎么会这样,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遇刺就遇刺,这刺客的目的又是什么,一点痕迹居然都没有留下来。”

    东方慎有些烦躁的来回踱步,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东方怀却清楚,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如此在纠结那些有的没的已经不重要的,倒不如反过来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如果他们没有选择一个好的应对方法,那说不定接下来事情还能够有很好的办法。

    “我们封锁了消息封锁了这么久,皇上难道就不想知道到底是谁把消息放了出去吗?”东方怀淡淡的开口说道。

    在事情发生的第二天,东方慎和东方怀知道消息的第一时间就让人封锁了消息。

    毕竟晋国使臣在客栈遇刺,说出去实在是有些丢人,并且也会使民心大乱,所以两个人当机立断就做了决定。

    可是却没有想到,林遇的死在第二天就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不知道是谁把消息可以传了出去,甚至还要煽风点火说是这下就要打仗了。

    东方慎左右踱步想了很久,最后才轻声叹了口气,“也罢,既然我们对这个凶手丝毫没有线索,倒还不如从自己身边的下手找一找,到底这个潜藏在我们身边的透迷人是谁。”

    而这几天的民间基本上是哀怨连天,打击都在责备为什么晋国的使臣会死在都城里,还是那样大的一个驿站。

    而凶手到现在都没有找到。

    很多百姓都以为他们似乎又要开始连绵不走的打仗,上下一片苦恼,而真正惹出这件事的人就轻轻松松的坐在自己宫里什么都没有做。

    第二天上早朝,在场的大臣都三缄其口,尽量的不活水东引,毕竟使臣林遇之死,没有人能够服的了责任。

    东方慎原本就十分生气,再加上这一重大臣们都不断的退缩,一下子就更加愤怒。

    “平日里升官发财时,一个个都争先跑后,唯恐朕忘记了谁,如今到了真的需要为国家效力的时候,一个个又都多了起来!”

    东方慎气的指着底下的人骂,地下的大臣们却都选择了一声不吭。

    “你们若是没有人愿意去晋国那边谈判,那朕就亲自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