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闭门谢客
    易长山停住了脚步,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顾大人这是?”

    顾惜仁笑了笑,“也无何意,只是今日见到易大人觉得有些意外罢了,不知道易先生看到我的时候,是否也是一样的心情。”

    “自然也是格外的惊喜,没想到在这异国他乡的国土上,还能够碰的得到顾大人。”

    易长山依旧十分的彬彬有礼,整个人看上去就好像真的才认出来顾惜仁一样,转过身对着顾惜仁行了个礼。

    顾惜仁点了点头,继续微笑的说道,“我可是听说易大人可是几天前就已经到了,怎么似乎今日才和我一样,一起进宫拜见了太子,这是个什么道理,我倒是不懂了。”

    听到顾惜仁这**裸的嘲笑,饶是脾气再好,易长山却也没有办法容忍,只能客气又疏离的笑了笑,“顾大人这是哪里的话,自然是因为太子体恤臣下,所以容臣下缓了几日才进宫。”

    易长山说完话,便没有给顾惜仁接下来说话的准备,“顾大人的心意在下领了,只是一路走来实在是有些舟车劳累,所以也就先回去休息了,改日有空了再好好的喝顾大人一起喝喝酒聊天。”

    说完,就不等顾惜仁怎么说话,转身就离开了皇宫门口。

    看到易长山的背影,顾惜仁倒是笑了笑。

    他本就是想借此机会好好地搓一搓晋国的气势。

    晋国和西戎现在的关系可以算得上是十分的紧张了,双方在这个时候任何一方都不愿意落下对方的下面,更何况是拉援兵的这种事情。

    他必然要让易长山开始着急,只有自己开始慌乱了阵脚,采油他顾惜仁的用武之地。

    否则说再多的东西也都是纸上谈兵,如果没有碰到一个合适的机会,那一切也都只是徒劳的。

    很快,顾惜仁也会到了自己休息的地方,两个人似乎都忙着算计对方,这一夜到是有些相安无事。

    反而东麓的皇宫里,却是格外的热闹。

    月光洒在宫中的青石板路上,显得格外的清凉。

    “不知道太子对于这晋国和西戎的使臣怎么看。”

    正在给华策按摩的一个女子柔声问道,看得出来她似乎十分的受宠。

    华策闭着眼睛,就好像是在享受着人间至极的舒服享受,听到这话只是笑了笑,“无非就是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罢了。”

    “这次的事情就有些复杂了。”华策叹了口气,一张俊美的容颜在月下更显得格外的清秀,“这一次我们东麓必须战对,也必须做出选择了。”

    华策心里知道,这一次两个国家之间必然会有一场大规模的战争,而自己帮着的自然是赢面大,并且条件好的国家,否则洞窟又何必白白躺着一趟浑水。

    但是东麓也没有办法迅速地逃避。

    因为一旦晋国和西戎开战,无论胜利的是哪一方,将来也都一定会记恨东麓当日没有伸出援手。

    所以对于洞窟来说,的的确确已经到了一个生死存亡的关头。

    月光柔柔的映射在了华策的脸庞上,他的容颜原本就有些阴柔,此刻看来,就好像是一个绝代风华的美人一样。

    他看着天上弯弯的皎月,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晚风轻轻的拂过他的面颊,留下来的却只有他心脏不断跳动的声音,那声音是那样的实在,那样的让人觉得真实。

    就好像证明这他还活着,这个世界还这样的美好。

    没有人会理解他以前没有心的时候,是那样的冷漠。

    就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是非黑即白,而他就一直想一个站在局外的人,默默的看着所有人的一切,然后不带一丝丝的感情。

    可是自从胸膛里充满了这颗菩提心,他就再也不如之前那般冷血。

    遗憾,后悔,痛苦,爱,这一切又一切的情绪都满满的向他袭来,过了好久才让华策适应。

    所有的人都知道东麓太子的铁血手腕,却没有人知道东麓太子的面相竟让是如此的温柔。

    华策抬起头,眼神中有些迷茫。

    心中的那个身影,还在不断地晃动。

    此时的她,又在做什么呢?

    第二天一大早,华策就收到了易长山进宫的帖子,他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易长山是来做说客的,但还是放了他进来。

    易长山基本上已经做了完全的决定,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够再输给顾惜仁,也不能够在这场较量中让他们晋国失败。

    “臣叩见太子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华策眯着眼睛,眼神中闪过一种饶有趣味的样子,看着面前义正严辞的易长山。

    “平身吧。”

    对于易长山来说,华策的声音就似乎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让他觉得这个太子不简单。

    明明是那样的高高在上,却又让人觉得他同自己没什么区别,都是那样的亲近。

    “臣代表晋国国主孙晋为太子送上了绵薄之礼,这些礼物都是精挑细学的,也不知道有没有太子喜欢的?”

    说完他还看了一眼大上的华策。

    对方十分的淡然,并没有一点激动的意思,过了好久,他才微微笑了笑,“提朕谢谢你们国主。”

    “臣这次斗胆前来,一是因为想要把这些礼物奉献给陛下,二就是想代替我们国主同陛下商量些事情。”

    易长山拦着华策,声音却是十分的铿锵有力。

    华策挑了挑眉毛,看上去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事情?”

    “殿下知道,如今天下割据,格局混乱,原本就不怎么太平,我们晋国一像都是十分的平和,不争不抢,维护三国利益。”易长山叹了口气,“可是西戎却不这么想,这些天西戎不断的进攻两国边境,几欲试探、让我们就算再怎么不想战争却也没有办法。”

    华策的脸上依旧看不到一丝多余的表情,看上去就好像是在听易长山讲故事一般的期待。

    “如今我代表我们国君特意来到东麓,其实是有一事相求。”

    易长山跪了下来,对着华策磕了一个头,“请求东麓出兵协助我晋国,一同收了那西戎的土地,一来你我二国就都不必再因为西戎而担忧,二来也能扩展疆土,三来,晋和东麓也会有深刻的情谊,日后也一定会和睦相处。”

    说完,他就抬起头目光炯炯好的看着台上的华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