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一章
    />

    两国交战,东麓最好的是渔翁得利。

    顾惜仁坐在房间里,把茶壶重重的摔在了桌上。

    “好一个易长山,看起来不声不响不吭声,结果一大早就抢了我前头去了皇宫。”

    虽然满腹的愤怒,可顾惜仁还是深深吸了口气,然自己冷静了下来。

    现在的东麓太子能力自然不用多说,不过他倒是听说这位太子性子不太好。

    不喜欢太自作聪明的人,而且为人十分冷淡。

    更何况易长山没有立刻就启程回国,而是留了下来继续呆在东东麓,他大概也就知道,恐怕易长山这一次也没有什么太好的结果。

    现在华策是如何考量的,它们统统都不清楚,甚至现在的他和易长山,就好像是被华策玩弄在掌心的两个棋子。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顾惜仁眯了眯眼睛,可是这些易长山难道会想不出来么。

    现在他们所能做的,就是继续当好一个棋子,按照华策给他们铺好的路走下去,否则自作聪明扰乱了这盘棋,他们也未必就会有更好的结果。

    想到这里,他的嘴角不自觉的有些上扬,猛地站了起来,“来人,备马,我要进宫。”

    易长山既然已经去了皇宫一趟,那他自然也是不能不去的。

    很快,顾惜仁入宫的消息也就传到了易长山的耳朵里,两个人虽然明面上没有什么交流,可是暗地里的消息却是一点都不耽搁。

    易长山坐在自己的房中眉头紧锁。

    现在的这盘棋,他们已经下死了。

    原本还把握着一些主动权,可是现在却被全权掌握在了华策的手里。

    顾惜仁应该也已经想到了这一点,现在他们就只能按照华策所暗示的接着走下去。

    可是他不甘心。

    这盘棋不能就这么断在了他和顾惜仁这里。

    易长山看着面前的那个茶壶,突然勾了勾唇角。

    而顾惜仁从宫中出来的时候却是长长的松了口气。

    华策果然没有给他任何的答复,甚至也同易长山一样,只是给了个不痛不痒的答案。

    这种反应自然是在顾惜仁的考虑之中,可是却也带来了更大的问题。

    无论如何,现在的顾惜仁和易长山算是陷入了僵局。

    华策在宫中处理着奏折,一个身披素纱的女子戴着面纱缓缓地走了进来。

    “殿下还在忙吗?”

    她慢慢地走到了华策的身后,温柔的把手中的汤羹放在了桌子上。

    华策抬眸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有说。

    女子跪在了华策的身边,伸出一双素手,轻轻的给华策按摩着肩膀。

    “殿下可是遇到了什么难事,不如说出来让我帮着想想。”

    华策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面前的奏章。

    “这两天晋国和西戎的人,恐怕没少让殿下烦恼吧。”女子依旧自言自语的说道。

    过了许久,华策才冷哼了一声说道,“这些人打的什么主意,大家心里都清楚,本宫又岂能让他们这么轻易的得逞。”

    女子笑了笑,面纱却让人没有办法看的清楚她的容颜。

    华策侧脸看了看身旁的女子,她长长的睫毛覆盖了她的眼睑,让人没有办法看到她真实的样子,她就好似一团雾,让人没有办法琢磨的透。

    那双眼睛,格外的清明,让人看着就觉得她似乎洞察了一切。

    很快,华策就放下了手中的笔,转过身看着她,目光有些迷离。

    “你总是这样的懂我,我就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是最懂我的人。”

    华策难得如此的温柔,他的眼眸中似乎含着一汪清泉,让人看了就觉得十分的清澈。

    俊美的脸庞在此刻看起来更让人觉得十分的秀美,甚至忍不住就此沉浸在这美好的面容中。

    女子低下头轻轻笑了笑,”殿下若是高兴,也算是我的本事了。”

    声音如同清风拂过水面的波澜声,让人听到便觉得十分的美好。

    华策伸出手,把面前的女人留在了怀中,只觉得内心一片的平静,就好像归鸟终于找到了迷失已久的巢穴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