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二章唇战
    过了许久,女子才从华策的怀中钻了出来,眼神略带魅惑的看着他,“殿下,还是不要太累的好,这些奏折这么改下去,怎么能改的完啊,依我说,该休息还是要休息的”

    说完,手就有些不安分的开始在华策的身上动了起来。

    华策勾了勾唇角,眼中的那片温柔却是不复存在,自己也慢慢的起了身,“不必了,本宫还有事情要处理,你先退下吧。”

    女子的眼中有着失望,但也不敢忤逆华策的命令,只能收拾了自己的衣衫,坐了起来,“殿下尝尝这羹汤,是我早早起来熬好的,味道”

    “本宫已经说了,你可以下去了。”

    华策的声音严厉了一些,声音也更多的是不可置疑的威严。

    女子垂下了眼眸,点了点头,“那殿下记得喝,我退下便是。”

    “不用,这汤也待下去。”

    华策冷冷的看了面前的女人一眼,“那些小心思,你都给本宫收拾起来,要是那一天被本宫发现了,你知道后果。”

    “是。”这一次女人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咬了咬唇瓣就转身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外面突然有一阵风吹来,女人恍惚中却没有发现自己的面纱被吹掉了。

    那一张俊美的脸庞,看起来竟然有三分熟悉。

    一双含水的眸子抬了起来,这才让人能够依稀辨认的出来,这张脸蛋,竟然和殷木秀有着几分相似,或者可以说戴着面纱就好像是其本人一样。

    华策看着她的背影,面色才再次温柔了下来。

    “你终究不是她。”

    殿内只剩下了一阵长长的叹息,再无其他。

    山览楼画舫。

    这几日的东麓天气都算得上是十分的晴朗,东麓人也尝尝乐于在这种天气里出来游玩,或是踏青。

    易长山原本是不想出来的,但左右也闲着无事,倒不如四处看看,领略一下东麓的风土人情。

    一路上景色倒的的确确不错,易长山自处看了看,也忍不住想要吟诗作赋。

    站在画舫上,眺望着远处的风景,易长山到是格外的舒适,连带着这些天受挫的不舒服一股劲的发泄了出来。

    很快,他转过头就看到了一个他最不想看到的人。

    “真巧,易兄,又在这看到你了。”

    顾惜仁笑眯眯地站在一旁,看着站在马路上风景的易长山。

    两个人似乎一来到东麓就算得上是“形影不离”。

    “怎么在这里都能见到顾兄,顾兄还真的是无处不在。”

    易长山说话的时候有些咬牙切齿,似乎很不的立刻转身就走。

    顾惜仁自然也不是故意想在这里碰到易长山的,不过趁着今日天气不错边想着出来四处转转,却没有想到冤家路窄,倒是又碰到了的易长山。

    想来易长山和自己如今倒也都没有得到东麓的支持,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

    “不知道易兄是怎么有空来这里的,看来是完成了晋王交代给易兄的事情了?”

    顾惜仁索性站在了易长山的旁边,挑了挑眉毛说道。

    易长山知道他是在讽刺自己,也就冷哼了一声回到,“顾先生何必这样,难道你不也是?”

    “那我还真和易先生不一样,我的目的目前来说,倒还算是达到了。”

    顾惜仁笑的十分舒畅,尤其是看到易长山吃亏的样子,更是打心底的觉得好笑。

    毕竟一开始自己的任务就和易长山的截然不同。

    两日前,东麓皇宫正殿。

    顾惜仁跪在地上,看着面前高高在上的华策,微微行了个礼。

    华策挑了挑眉毛,“顾大人近日来是有什么事?l

    看着明知故问华策,顾惜仁还是十分有耐心的笑了笑,“启禀太子殿下,臣这次前来,就是想来劝阻殿下,千万不要和晋联盟。”

    华策看着顾惜仁,眼神转了转没有说话。

    “我想殿下应该知道,我们西戎和晋国现在几乎是势同水火,闹的很凶,开战大约也就在这几月了,东麓本安安全全,何苦卷进如此一场恶战。“

    顾惜仁看了看华策没有阻止自己的意思,便接着说道,“恐怕太子殿下是以为我和晋国的易长山来的目的是一样的,但其实不然,我只是来劝阻殿下不要做了错误的决定。”

    “错误的决定?”

    华策看着顾惜仁问道,“本宫何时曾经做过错误的决定?”

    “太子殿下英勇神武,自然没有做过什么错误的决定。”顾惜仁毕恭毕敬的行了个礼,“臣所言之所以不能同晋结盟,除了是要保全东麓实力外,还有就是要担心晋王。”

    华策往后靠了靠,把自己隐藏在了一片黑暗中,过了好久才开口接着说道,“顾大人倒是伶牙俐齿,本宫只想知道晋王同本宫有什么好担心的?”

    “殿下不必自谦,臣能够想得到的,自然殿下也能够想得到。”顾惜仁知道面前的华策是故意这么问,“臣如果哪里说错了,还请殿下海涵。”

    华策的点了点头,就当作是默许了。

    “晋国国主孙晋,殿下应该知道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当初为了夺取天下,心狠手辣的曾经把自己的妻子都送到了我们西戎来。”顾惜仁叹了口气,“这种连自己的家人都能够舍得的人,殿下又怎么保证你们的合作他会按照遵守?”

    顾惜仁的意思不过是针对孙晋,因为孙晋一向是比较喜欢武力说话,为人也有些阴险狡诈,所以对于西戎来说,自然都不会对于孙晋有什么好的印象。

    更何况,当初大放光彩,甚至被歌颂为一代传奇的皇后殷木秀,也是惨败在了孙晋的手下,对于孙晋这个人,只能够用阴险狡诈来形容他在其他国人眼中的形象。

    顾惜仁沉浸在自己的脑海中,却没有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上面的华策脸色开始有些不大好。

    但是因为华策在阴影处,所以面上的表情让人看的不是很清楚,只能够音乐看的到他的脸轮廓,让人为之吸引。

    不过提到了殷木秀,顾惜仁难免还是觉得有些可惜,他一直希望东方怀当初能够留下那个女人,至少这样就不会让她回去带着晋国的兵来攻打西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