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五章报仇就在今天
    顾惜仁先反应了过来,四处看了看,便找到了坐在二楼悠悠闲闲的看着自己的华策,很快易长山也发现了对方。

    两人面上都有些不大好看,毕竟谁都没有想到,华策居然会在上面看这两个人互相争锋。

    而最让人觉得奇怪的就是,华策的旁边坐着一个少年,一个看起来有些脸熟的少年

    “柳新?”

    两个人轻声惊讶道,却什么都没有说。

    柳新知道留下的两个人已经发现了自己,只能叹了口气命人收走了零嘴,“看来不巧,二人已经没有再比似的的意思了,那草民也就告退了。”

    华策眼睛里有着黑压压的一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些什么。

    过了许久,华策笑了笑,“也罢,那柳公子就去先忙你的正事吧,且莫要耽误了可不是?

    华策起身离开,背后的柳新也没有说什么。

    他知道华策总会来找他的,华策总不会放心他就这么回来。

    不过这样也好,他此番回来,就是要让刘家不好过,当初他和姐姐被那样的屈辱,无非就是因为那时候的他们那样的软弱可欺。

    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弱肉强食,如果你没有足够的权利和势力,那你就只能够永远被人踩在脚下,怎么都没有办法爬起来,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站在更高的地方。

    而那些曾经伤害过他的,伤害过柳新的他一个人都不会放过。

    刘家之所以如此的膨胀,无非是因为刘芜的坐大,而如今的刘芜却不知所踪,没有人知道刘芜到底在哪里。

    就像是柳新一样。

    嘴角泛起一抹苦涩,但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摆在他的面前,他不能够去想其他的事情,否则就没有办法专心于现在的事情,姐姐曾经说过,在足够重要的事情面前,其他的任何事情都会变得不再那么重要。

    一路回到刘家,看着周围熟悉的街道,却只有一种苦涩的感觉。

    曾经自己在这里呆了那么多年,有着那样多的回忆,可是这一次却是来亲手摧毁它的,换做是谁,或许都会十分的不舍的。

    可是再怎么不舍的,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他要替姐姐,提当年的自己报仇。

    柳新到还算客气,走到了刘家门口敲了敲门。

    过了好久,才出来了个看门人,看上去十分的陌生,柳新并不认识。

    “公子何人?”

    “柳新。”柳新笑了笑说道。

    心里越是有着算盘的人,面上就应该越是和善。

    他总是记得柳初那样冷冰冰的和自己讲道理的样子。

    门卫似乎有些不屑,“柳少爷还来什么,我们这么小小一个刘家可容不下您这尊大佛。”

    “大胆,这种话你一个奴才岂能说得出口?”跟在柳新身后的侍从说道。

    柳新依旧笑眯眯地看着面前的人,多余的话一句话都没有说。

    毕竟,这么一个小虾米还轮不到他来出手。

    “不过一个落魄少爷,凭什么在这和我叫嚣,这是刘家,和你们姐弟俩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赶紧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吧!”

    说完,门卫就有些嫌弃的看着柳新,准备关上门。

    “嘭”地一声,门被踹开,门卫愣在了原地,看着柳新的侍从那般大胆的开了自家的门,吓得险些跌在了地上。

    “你竟敢!”门卫惊呼道,他倒是着实没有想到这个曾经的少爷居然敢这么的大胆,就这样冲进了刘家。

    柳新冷哼了一声,“你记住,你是奴才,我是主子,我一天是你的主子,这一辈子你都在我跟前抬不起头。”

    说完,便给了自己身边的侍从一个颜色,侍从点了点头,便揪着门卫的领口说道,“去和你们家主人通知,我们少爷回来了。”

    说完,门卫便点了点头,有些惊恐地连滚带爬的跑进了内院。

    很快,门卫就跌跌撞撞的跑到了大厅里,却看到刘员外正坐在大堂内喝着茶,他猛然间看到有些冒失的门卫皱了皱眉头,“什么事情,竟然如此着急。规矩都忘了!”

    门卫有些委屈的跪了下来,“实在不怪奴才,都是那个柳少爷,他突然回来,奴才不让他进来,他便威胁奴才要杀了奴才,老爷,您得给奴才做主啊”

    刘员外听到柳少爷三个字微微征了正,“怎么是他,他怎么回来了?”

    “这奴才也不知道,但是他就让小的来通报一声,应该很快就要来了。”

    刘员外低头骂了一声该死,转身让身边的奴婢去交守家的护院。

    没想到这柳新如此的烦人,竟然阴魂不散这么久,现在还找了回来。

    叹了口气,却也没有办法,只能够努力的绷直了身子,让自己不要太过于紧张。

    柳新看着刘府一如既往的景色,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浮上了他的嘴角。

    “刘员外,这么久不见,可否有想我?”

    还没有走到大堂,柳新笑嘻嘻的声音就传到了刘员外的耳朵里,让他浑身一颤。

    刘员外紧紧地握着自己喝茶的杯子,冷哼了一声,“你来这里做什么,我们刘府可容不下你。”

    “话可不要这么说。”柳新笑嘻嘻的走了过来,“我今天来就是来继承家产的。”

    刘员外愣了愣,没有想到柳新想做什么。

    “怎么,刘员外还不知道我要做什么吧。”柳新倒也十分不可取的坐了下来,坐在了一边,笑眯眯地看着面前的刘员外,“我可是来继承家产的啊。”

    这话倒是让刘员外愣了愣,“你继承什么家产啊,这都是我们刘家的,同你有什么关系。”

    “刘员外您可是亲口说的要把家产传给我的呀,现在总不会不作数了吧?”

    柳新一副有些诧异的样子,让刘员外甚至有些怀疑难道真的是自己记错了,自己真的答应过柳新要把家产给他了?

    绝对不可能。

    看着面前皮笑肉不笑的柳新,他咬了咬牙说道,“你可莫要胡说,你可有人证明我同你说过这种话。”

    “奴才当时就在一旁。”

    柳新的侍从从后面走了出来,一脸严肃的说道。

    刘员外却没有想到柳新竟然如此的不要脸,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进来告诉自己,强行问自己要走自己这一辈子的心血。

    绝对不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