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七章鲜血就是通向胜利的捷径
    他依稀记得柳初曾经听自己说过。

    有的时候,鲜血就是通向胜利的捷径。

    而当你有了权力后,你就会爱上那种感觉。

    此时此刻,站在这里,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她总是要自己那样的努力,那样的去往高处爬。

    只有你爬得越高,你才会看得更远。

    而在西戎后宫中,看着梧桐树最后一片叶子落了地的木柔,轻轻的叹了口气。

    柳新自己从员外府中走了出来,去了县衙亲自报了官,声称亲眼目击的刘员外被奸人所害。

    京兆尹十分诧异,没想到还会有这种诡异的案子发生,但是碍于自己的使命,也就不得不迅速的叫了人跟着柳新一路去了刘宅。

    一进宅子,就看到了几个护院倒在了地上,浑身都是鲜血。

    京兆尹俄这么多年没有见过这么多血,猛地看见了也是吓了一跳,赶忙喊了几句佛号。

    “我方才来拜访刘员外,却没想到一进门便看到了这幅景象,本来这个恶奴把我拦在了门口不让我进,得亏我想法子威胁了他才进得来,却没想到”

    柳新叹了口气,眉间有些忧愁,看上去却是十分的苦恼。

    就好像刘员外真的是被那些奸人所害的。

    不过京兆尹也不意外,毕竟刘员外在外树敌众多,想要刘员外去死的人实在是太多,他也没有办法一个一个前期调查。

    “不好意思柳公子,我也没想到情况会这么惨烈,我们平日里呢”京兆尹擦着汗,有些激动的对着面前的柳新说道。

    柳新却是笑了笑,然后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来了一块金元,放在了京兆尹的怀中。

    “这只是一小块,剩下的很快就送到大人府上,大人自然不必着急,该查的查自习就行,千万不要为了这种小案子耽误大人繁忙的工作才是。”

    听到柳新竟然对自己如此的客气,京兆尹到是十分的感激,赶忙点了点头,“谢谢柳少爷,那柳少爷又是不妨先行离开,呆在这种地方总归不太好。”

    柳新也想离开,索性点了点头,“那就出城一趟。”

    毕竟他来这里只是想来针对刘家,并不想出其他的差子,索性倒不如绕着京里的这些人走,总归是能够瞒的一些时间的。

    柳新陪着京兆尹,自然没空去看门口的杂事。

    “什么,他竟然亲手杀了刘员外?”

    易长山在自己的客栈中十分的意外。

    而顾惜仁也同时收到了消息,反应也如出一辙。

    两人在画舫见到了柳新后就觉得不对劲,让人便跟着他看看他到底要去做什么。

    却没有想到,这一次柳新竟然是想要回刘家去报仇,并且下属就是这样的很。

    叹了口气,却也没有任何办法。

    那些陈年旧痕,谁又能说的清楚呢。

    就在此时,柳新却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京兆尹大人,您怎么突然来了这里?”

    柳新回头看了看,却发现了程军。

    程军碰巧带着自己的队伍上街巡查,听到了刘宅出了意外,所以也就带着病赶了过来。

    程军看到柳新的脸色有些诧异,再看了看地上的那些血后,眉头却皱的更加近了一些,更让人看了就觉得有些烦恼。

    无论如何,他都没有想到在这里会碰到柳新。

    “你怎么回来了?”

    千言万语,却也只能问一句客套而又疏离的。

    你怎么回来了。

    “程大将军怎么突然来了?”京兆尹看到了程军,显然有些诧异,尤其是还发现了他竟然认识自己身边的柳新,也已是有些尴尬,“不如我把人留在这里,程大人指挥便是,否则还有太多的事情压着我,着是有些忙碌了。”

    说完,看到程军点了点头后,他边擦着汗离开了。

    “你来做什么?”柳新看到程军,难免有些不太舒服。

    他就好像一个监控一样,紧紧地盯着自己哦,今天刘家的事估计他也没有办法隐藏得住。

    “我倒是没想到你在这里,单子倒是大的很,你难道不怕被你姐姐发现吗?”

    程军就好像是一个尽职尽责的父亲在看这集犯错误的儿子一样。

    柳新早已不是了当初的那个毛头小子,也已经有了自己叠想法,“发现又如何,今日的刘宅,注定血光滔天。刘家的人,我恐怕一个都不会留下了。”

    程军没有想到柳新居然这么的犟,也没有想到他现在竟然已经如此的大胆。

    “你不可如此,你自己也是知道你姐姐有多担心你,我答应了她,用我的这条命来保护你。你要是真的要杀,怎么对得起你姐姐。”

    程军有些焦急的说道,看着面前的柳新,也难免有些生气了。

    “你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让我怎么看着你,我当初可是用命来和你姐姐保证你的安全的!”

    柳新看着面前的程军,嘴角却泛起了一抹苦涩的笑容。

    他之所以执意要回来报仇,无非就是因为得到了柳初已死的消息。

    柳新不敢相信,曾经那么要强,那么能干的女人,居然就这样跌落了山崖,救助当永远的离开了自己。

    他怎么能不够狠。

    如果不是因为刘芜,不是因为这些人,他和柳初游何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

    “今天刘家的人,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走。”柳新收敛了自己的情绪,让自己能够平复心情,“他们都的下地狱,去给柳初陪葬。”

    他所指的,是刘家剩下的所有少爷,所有夫人小姐们。

    如果不是因为这群人一而再再而三地逼迫他们,柳初也不至于就这么离开。

    程军看着面前的柳初,显然有些不敢置信,“你疯了?”

    “我就是疯了。”柳初看起来十分的平静,“从知道她死了以后我就疯了。”

    看到柳初眼睛里的那一抹绝望,程军知道,今天自己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阻拦的料面前的柳初了。

    他没有办法看着面前的这个孩子一步一步的走向深渊,看着他这样,他就总能想起那个少女望着自己真挚的眼神。

    拜托自己保护她这一生最重要的那个人。

    程军咬着牙,才让自己开口,“也罢,你且去吧,所有的责任我都担着了。”

    柳新看着程军的样子,心里是那样的酸涩。

    如果柳初知道她生前拜托的人,一直到现在都是这样死心塌地的对自己,该有多么的骄傲。

    她看到自己已经长得这样大,办事情也这样利落的时候,会不会再夸夸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