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八章棋局
    程军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再继续阻止柳新,所以也就没有继续说什么,深深的叹了口气,眼角却是有些红润。

    他知道自己对不起柳初对自己的嘱托,他是却又无可奈何。

    他怎么能够不恨,他又怎么会不想去杀掉那些伤害过他们的人。

    可是那个女子微微皱着眉毛,深深地看着自己嘱托自己的时候,他就知道或许这一辈子他都没有办法摆脱这个使命。

    如果说她是给自己画了一个圈,困住了自己。

    那自己就是甘愿站在这里,为她所困。

    很多人很多年后都无法忘怀那一幕,一个少年面色沉稳,浑身沾染了鲜血从刘府中走了出来,告诉所有路过的人,从现在开始刘府就再也没有了。

    里面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他们只知道京兆尹曾经来过,却又转身离开了,而剩下知道这一切的就只有那个少年。

    如同从修罗炼狱里走出来的少年。

    而他正是柳新。

    很多年后,大家都忘记了这件事情,但是对于这个少年却还是记忆犹新。

    而离开后_程军一个人默默地来到了皇宫。

    有些事情是他所需要去承担的。

    “微臣叩见陛下。”

    他看着坐在皇位上的那位,叹了口气行了个礼。

    看着跪在地下的程军,皇帝摇了摇头,最终只是叹了口气。

    “没想到到头来,你还是来找了我。”

    两个人互相看了许久,最终什么话都没有说。

    走出刘家的柳新,感觉到了自己世界打开了新的大门。

    从此,那些不太好的记忆,就和她通通,再也没有了关系。

    只是可惜,那人却已不在她身边。

    柳新过了很久以后才知道,程军向皇上请罪,背下来了所有的罪责,而东麓的老皇帝一怒之下罚了他三十个大板。

    程军一声不吭,一个人默默的受了所有的刑罚。

    柳新的心里自然十分的愧疚,可是那种愤恨,却是什么都无法平息的。

    他甚至不知道这些恨意是来自于哪里的。

    是真的恨吗,还是只是对她的一种思念。

    就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

    顾惜仁在那边等了许久,确实看到柳新一个人走了出来,心中总是有些纳闷儿。

    他的理智告诉他,他不应该上前去问。

    有些事情是旁人所不能知道的,因为任何的秘密都是有代价的。有的时候代价就是那条命。

    但是这几次她一直没有任何头绪,两方人都一直这样僵持着。

    可是他不能就这样任由时间被浪费。他总是要出手的。

    仔细的想了想,皇帝那边似乎对她不大满意。

    毕竟皇帝是个懦弱的人。

    相比较起来或许皇帝更愿意去和看起来强大的孙晋合作。

    现在的局势不是很明朗。

    所有的势力都在暗处暗波流动,背后有着无数双眼睛盯着他们。

    顾惜仁叹了口气,这东麓的天,迟早是要变的。

    可是现在他一定要把握住机会,在其他人的之前动手。

    而东麓皇帝那边无从下手,倒不如他转身看了看自己的周围。

    为自己寻找到一个更加靠谱的合作伙伴、或者就先从周围的人开始。

    他的棋局,在一步一步的慢慢步好,也在一步一步的慢慢变大。

    而这些所有人,他都会让他们成为自己的棋子。

    柳新一个人回到了自己下榻的客栈,整个人都有些浑浑噩噩的,看起来精神就有些不大好。

    这一天,他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就好像把这长长的一生都已经经历完了。

    天知他此时此刻有多么的思念着柳新,多么想让柳新能够陪伴在自己的身边。

    可是到了现在,却什么都没有了。

    他就是想要再见她一面,都已经成了这世界上最难的一件事情。

    柳新趴在了桌子上,眼眶竟然不知不觉得有些发红。

    满脑子的思念之情,已经无法再慢慢地控制住自己。

    “柳公子,请问您这会有空吗?”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声音,柳新愣了愣,却不知道这个时候是什么人会突然过来找他。

    打开了恩,却发现门外站着的风尘仆仆的顾惜仁,不知道为什么,他带着一个油纸袋,整个人倒是笑得十分的开心。

    柳新有些意外,为什么突然顾惜仁会过来找自己。

    但是就算在怎么样,他还是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了一席,温和的笑了笑,“请问您是哪位?”

    “在下顾惜仁。顾惜仁倒是彬彬有礼的行了个礼,“在下是西戎派来的使者。”

    所有的人都知道现在西戎和晋国之间势必会有一场战争,东麓的态度此时此刻十分的重要,稍微一点点的变动,都可能会让这场战阵走到一个不一样的结局。

    想来,这次顾惜仁前来的目的,恐怕就是让东麓的动作有所迟缓,或者是西戎需要一个盟友。

    “在下今日闲来无事,就想着来柳公子这里做做,柳公子不会介意的吧。”他笑的十分温和让人看起来就有些无法拒绝。

    柳新此刻心情不是很好,但至少他还记着柳初对自己说过的话。

    对待任何人任何事情都一定要有足够的耐心,否则成不了大事。

    大事。

    从前都一直都是柳初心心念念,一直想要去完成那所谓的大事。

    可是现在她不在了,只有自己能够继承她的遗愿,代替她去完成那所谓的大事。

    咬了咬牙,面上还是略微有些不自然的笑道,“自然是可以的,只是在下有些不太懂,顾公子这样一个大忙人,来我这里,岂不是折煞了我。”

    “柳公子莫要谦虚,要说起来,你们柳家才应当是人才辈出呢,显示巾帼不让须眉的柳小姐。现在还有柳公子,可以说是在下倍感荣幸。”

    顾惜仁什么人,自然打这些官腔打起来十分的自然,就好像是两个人随随便便说些话的样子。

    可是到了柳新这里,却有些不大一样。

    他不喜欢这样,他不想把自己活成一个藏在了那华丽外表之下的人。

    可是现在他却突然明白了柳初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去笑脸迎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