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士为知己者死
    虽然口头上,他们说的是要出使晋国,但是晋国皇帝孙晋或许到了现在,也都还不知道她们即将到达的事情。

    整个使团,说到底,就好像是一个笑话一样,根本没有办法让人相信,这居然是糖糖西戎的使团。

    就连跟在魏颖身后的官兵将士们都在不断地抱怨。

    这种艰苦的条件,他们什么时候经历过,如今一而再再而三的遭受这种磨难,甚至有的驿馆都不能够去住的感觉,总是让他们聚德十分的憋屈。

    毕竟同样都是为了国家,可hi待遇就差了这么。

    魏颖倒是什么话都没有说,一路上风尘仆仆,也不怎么在意自己跌形象,只是叮嘱每一个人都要走快一些。

    她们要再快一些,才能够赶在晋国那边发怒前就到达晋国,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至于他们的目的。

    魏颖低下头,有些苦涩的微笑。

    临走的时候,魏颖被单独叫到了东方神的面前。

    他也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接触了这个一国之主,这个自己一生都要去效忠的男人。

    “你可曾知道,这次出使的意义何在?”

    一如既往威严的声音传到了魏源的耳朵中,他的嘴角扬起了一个有些苦涩的弧度,“自然是去送死。”

    “明知道是要去死,为什么不害怕,还要主动站出来?”

    东方慎把玩着自己的手中的杯子,语气却是那样的不容置疑。

    “因为我不能够看着皇上那样在朝堂之上被人羞辱,这是作为臣子的本分,再无其他。”

    魏颖回答的十分诚恳。

    没有想要为国捐躯的决心也没有其他额的花言巧语。

    无就是看到了东方慎被各位大臣危难的时候,自己走了出来,替他解决了这根难题。

    或许现在站在这里的魏颖就已经后悔了自己刚才的举动。

    “朕再给你一次机会,这个使者,你是真的自愿愿意当?”

    “臣魏颖,接旨,叩谢圣恩。”

    头磕在地上的那一刹那,他就已经决定了自己接下里的命运。

    就是亲自把自己以及各个使团送到晋国。

    既然他们的使者在西戎出了事,那么能让西戎最快摆脱控制的方法却只有一个。

    那就是派使者死在晋国。

    只有真正的有了晋国的把柄,晋国才没有办法去那样的蠢蠢欲动,

    毕竟现在能够抑制这种情形的,也就只有他们了。

    魏颖深深地吸了口气。

    在面前的这个队伍中,只有他是清楚接下来的事情的,而剩下的所有人,都带着对于未来的美好期盼,以及向往。

    就好像是回来之后,她们就能够继承到更多的好处一样。

    魏颖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这一路上,魏颖都很少让他们休息,结果便用了仪式以来最开的速度来到了东晋。

    看着晋国逐渐陌生的风土人情,魏颖的心到开始慢慢地不断紧张。

    很快,一行人就到达了晋国。

    而孙晋听说了是西戎的使者,只是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见,也没有说不见。

    总之让魏颖在晋国变得有些难看。

    可是都抱着必死的决心而来,又何苦因为帝王而不断地难得退让。

    孙晋坐在自己的大殿上,看着自己山下这个熟悉的座位。

    每几年,都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因为这个位置而流血,而牺牲。

    可是真正的坐到了这里,他反而只是觉得有些高处不胜寒,

    自己曾经那样喜爱的妻子没有了,孩子现在也和自己并没有那么的亲昵。

    叹了口气,君王之苦,这时间恐怕很少有人会去理解他。

    帝王之痛,恐怕是其他人穷尽一生也无法理解得了的。

    很快,他就得知了西戎使者根本不被他的摆脸所影响,而是自顾自的继续求见着他。

    孙晋倒是被这个有些有趣的使者所吸引了。

    “臣,叩见陛下,”魏颖十分客气的对着孙晋行了个大礼。

    孙晋坐在上头,面容却是十分的冷冰冰,让人看了就不想靠近。

    “魏大人是吧,魏大人这一路跋山涉水来到这里,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为了来和我晋国道个歉吗?”

    “臣斗胆代替皇上和怀王表示歉意,因为林大人的事情,皇帝特地拍了微臣前来晋国,只是为了两国只好。”

    孙晋眯了眯眼睛,看起来面前的这个魏颖并没有那么有趣,说话依旧那样的中规中矩,和那些个老头子没有什么区别。

    “臣相信身为一国之君,皇上定然不是那种十分容易暴躁的人,也一定会权衡过再做决定。”

    一番话却把孙晋的路堵得住死死的。

    所谓的不要暴躁,正是为了即将。

    孙晋皱了皱眉头,他总算是看出来了为何有些不大对劲。

    面前的魏源,似乎只是一心求死,无论自己做什么,她都不会在乎。

    所以魏源根本不愿意在他的面前显示自己的人和才华。

    他只想要死的更快,最好是由孙晋自己亲手解决,这样他才能够把责任全部都让给晋国。

    好一个东方慎,还一个东方怀。

    没有想到两个人竟然打的是这样的算盘。

    孙晋看着魏颖,冷笑了一声,“怎么,魏将军是不是巴不得我一怒之下把魏将军拖出去斩首啊?”

    “正有此意。”魏颖也没有掩盖自己的目的,“既然晋国在我西戎死掉了一个使臣,那西戎便送来了一个使臣给晋国。”

    “若是我死在了晋国,那岂不是晋国和西戎的恩怨也就算扯平了。”

    魏颖十分平静的说道,就好像他已经为自己的死亡坐了一路的准备,可是真正到了这里,那种恐惧感,却还是不断的袭来,几乎快要将它吞灭。

    他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能够勇敢一些,让自己能够变成真正勇敢的那一个人。

    抬头看着孙晋,魏颖的眼神又更加笃定了一些。

    到头来不过就是死,他又有何可惧怕。

    ““想不到西戎竟然有你这等人才,倒也真的是荒废了。”孙晋冷笑了一声,看着魏颖,眼神中一片黑暗,让人没有办法能够靠近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