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局越来越深
    西戎,皇宫中。

    东方怀和和东方慎对坐执棋。木柔在旁细细为二人添茶加水,面色十分冷淡。

    就好像周遭的一切事情都和她没有太大的关系一样。

    东方怀放下了手中的棋子,笑着看着对面的东方慎说,“皇兄,这棋你要输了。”

    低头看了看,东方慎却是浅浅一笑,答到,“棋子败了到无妨,只是皇弟和木贵妃最近的名声倒是越传越响,饶是朕也都嫉妒得很呐。”

    东方怀闻言却是转头望去面无表情的木柔,他面色温柔的说,“难道皇兄介怀吗?”

    “自然不敢接怀,毕竟朕的这位木贵妃,可是有手腕的很,朕可不敢招惹她。”

    东方慎自然是开玩笑,可是看着木柔的眼神却有些犀利。

    两人又下了会棋,窗外悄无声息,三人在这里相会,总是不方便让外人在场的。

    “置地而后生,皇兄这棋下的妙。”东方怀夸赞道

    东方慎则皱了皱眉头“棋自然好下,可是放在生活中,却又不知下一步又该怎么走,我们现在所在的坏境可不是棋局那样。”

    “上一秒洋洋得意,下一秒就打入地牢。”东方怀落下一子,面色也有些凝重。

    东方慎道“爻城一事办的如何了”东方怀紧皱眉头,闭口不言。

    兄弟二人都沉默不语。

    就在这时,木柔冷不丁的说了一句“重兵爻城。”

    “什么?”兄弟两个异口同声的问了一句。木柔皱了皱眉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重兵爻城”

    “重兵爻城,诱敌深入,我为何没有想到呢?”东方怀自拍脑门,楠楠自语道。

    东方慎紧皱的眉头就未舒展,转头看向木柔,问道“如何让世人皆知爻城重兵把握”

    就连东方怀也看向木柔,目光充满了疑惑。

    “让小海子散播西戎皇帝将重军存于爻城偏西的孤峰山一脉…。”木柔依旧是那冰冷冷的口气。

    东方怀补充到“再将排兵布阵城防图也一并泄露出去。”

    兄弟二人相视一笑,东方慎对着木柔点了点头,“那这件事情就拜托朕的贵妃了。”

    “朕一早就知道,朕的皇妃,果然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东方怀对木柔望去,可木柔却像是没有看见似的继续添茶加水。

    或许是因为东方怀的眼神太过于炽热,让木柔觉得有些不大舒服。

    “殿下,自重。”

    她适可而止的说道。

    对于外面人的传言,木柔自然丝毫的不在意,毕竟人活在世只需要对得起自己,又何必去大理外面那些流言蜚语。

    可是每每东方怀自己想要对自己有些动作的时候,她总是不可避免地想要退让。

    木柔知道,这是她没有心的缘故。

    可是这样一个男人终日都这样陪着自己,木柔倒是觉得挺难的。

    原本东方怀想要留下来吃顿午饭,顺便多和木柔说说话,却没有想到木柔不领情,转身就回到了自己的宫殿。

    两兄弟看着他离开的方向,总觉得是不谋而合。

    木柔一个人回到了宫殿,屏退了所有的宫人,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皱着眉头。

    很快,按照他们的约定,小海子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们的上方。

    “你怎么这个时候突然叫我,最近宫里查的严”

    小海子皱着眉毛说道,整个人看起来有些不太耐烦的样子。

    木柔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把声音放低了说道,“我有重要情报。”

    原本小海子还想说些什么,听到这句话一下子亮了眼睛。

    他和木柔过来了这么久,基本上很少能够提供回去重要的情报,好不容易木柔主动告诉他这些,小海子知道自己终于可以对上面有个交代了。

    “什么事情?”

    木柔四处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后,迅速的从怀里拿出来了一幅图,放在了小海子的怀里。

    “这是他们的排兵分布图,我趁着皇上睡着的时候偷出来的。”木柔棉的有些凝重的说道,“还有,爻城。”

    小海子接过了排兵图行,整个人眼睛亮了亮。

    感觉自己已经看到了回国以后的美好前程。

    小海子咳嗽了两声,看了看面前的图,摸了摸后,他确定这就是东方慎平时爱用的纸张。

    而这种特殊的纸质,只有在西戎的军中才会用得到。

    果然,这一次木柔拿回来了重要的情报。

    木柔棉的依旧十分的平淡,看着小海子努力掩盖自己欣喜地样子,嘴角有一抹冷笑。

    果然,有些人就是一骗就上钩。

    很快,小海子和木柔交代了一些琐碎的事情,就转身离开了。

    木柔看着他远去的方向,挑了挑眉毛什么都没有说。

    毕竟接下来晋国,就要吃一个很大很大的亏了。

    她到是格外的有些激动,想要看到那些曾经害了柳初的人。

    她巴不得让他们一个一个的死在自己面前。

    曾经欠了自己的。

    终究有一天是要慢慢地还回来的。

    很快,几个月便碌碌无为的过去了。

    木柔依旧在宫里天天无所事事,而东方怀来找他的频率似乎越来越高了。

    朝臣甚至已经到了联名跪在午门外,要求斩首木柔。

    可是东方慎只是哄着眼眶走了出来,看到各位大臣深深的叹了口气。

    就好像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心中根本舍不得木柔一样。

    朝野上下,都知道木柔是那个祸国妖妃,恨不得人人得而诛之。

    而东方怀慢慢的在朝堂之上也开始处处针对东方慎,就好像是恨不得岁时就要把他拉下来一样。

    东方慎实力没有东方怀那样的丰富,所幸每次都有些哑口无言。

    朝臣们都担心这西戎的天怕是要变了。

    可晋国还在那里虎视眈眈,如果这个时候西戎内政突然出现大变革的话,很容易就被晋国那边趁虚而入钻了空子。

    所以这东方怀和东方慎的恩怨,他们必须帮忙解决了,否则后患无穷。

    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两兄弟的心病就在木柔身上。

    一个姿色也不算十分出众的女人身上。

    京成立很多的名媛都很嫉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