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二章身在此山中
    她们明明有着优秀的家庭背景,有一张比木柔不知道好看了多少倍的脸蛋。

    可是凭什么西戎最尊贵的两个男人,都会先后在木柔那里折腰,而看都不看周围的其他人一眼。

    她们怎么能甘心。

    一时间,全国上下都恨不得冲进宫里,把木柔拉出来狠狠的打一顿,然后赶她离开。

    木柔坐在宫中,每日都闲的无聊。

    东方怀干脆让人拉来了自己的奏折,坐在木柔的宫中,直接在她这里处理自己的公事。

    木柔闲下来就只会在院子里转一转,看看花,听屋檐上的鸟儿唱唱歌,日子才是十分的无聊。

    不过自从东方怀经常过来后,木柔倒是多了个人陪伴,日常也没有了那么的无聊。

    有的时候无趣了就同他说说话,或者帮他处理些事情。

    不知道为何,东方怀就是那样的相信她,把任何事情都愿意告诉她。

    偶尔木柔坐在树下轻轻的抚琴,东方怀爬在案牍上微微小睡。

    有时候东方怀总觉得这种日子就好像是一场梦一样。

    等到梦醒了以后,殷木秀还会是别人的妻子,而他就是那个处处为难她的怀王。

    殷木秀的上一世过的那样的苦。

    她在冷宫中带了那么多年,想来每天都是这么的无聊。

    所以她的性子才慢慢的变成了一个有些冷淡的女人。

    他多么想回到过去,在她最无助的那段时候出现在她的身后,为她撑起一片天。

    可惜他终究那时候还是不够成熟,所以只会伤害到她。

    木柔倒是没有想那样多,她只是每日里依旧那样的无聊着。

    这样的生活对他而言再熟悉不过。

    就好像是一只金丝雀被关在了笼子里一样。

    东方怀的陪伴固然让她能够解解闷,可是到头来,她还是更喜欢夜晚的时候一个人坐在院子中轻轻的斟一杯酒。

    那个时候,她看着天上的一轮明月,总是能想起自己的家人。

     r />

    “来人,木贵妃罔视宫规,私通外人,罪不可赦,赐她三十大板!”

    说完,便甩了袖子坐在了一旁,气呼呼地看着面前的木柔。

    木柔倒是没有想到皇后会赐板子,皱了皱眉头,有些不大高兴,“皇后娘娘,请问我和谁私通,又罔视了什么宫规?”

    “你自己心里清楚。”

    木柔知道,今天是无论如何,皇后都一定要给自己治这个罪了。

    但是看着那边的板子,木柔说什么倒也不想平白无故的上去挨打。

    “您居然说我私通,那总得连我的奸夫一起惩罚吧,倒不如您把我的奸夫叫过来如何?”木柔看着皇后,眼神里却是一片的不屑。

    皇后皱了皱眉头,有些生气,“你!”

    她不是傻人,自然知道木柔是想逼他承认和木柔私通的人是东方怀,这样等到东方怀来了,皇上也就会惊动了,到时候她也就有机会逃脱掉了。

    可是她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她不允许这个女人就这样肆意妄为的在这里和她抬杠。

    她要让所有的人知道,到底这个皇宫里,是谁说了算。

    木柔看着皇后的神情,自然是知道今天无论如何她都难遭这个罪了,索性也懒得和皇后继续这样争辩下去。

    “既然皇后娘娘说我有罪,那我就是有罪,臣妾认。”说完,便自顾自的走到了打板子的旁边。

    皇后没想到木柔突然会这样认了,索性也就抬了抬手,让人扶她上了打板子的地方。

    看着木柔在板子下一下又一下的挨揍,那样的声音听起来就格外的舒服。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姿色,就敢四处勾搭,先是勾搭了怀王,再是迷惑的皇上。”

    皇后冷哼了一声,“我倒要看看,这个皇宫里以后谁说了算。”

    木柔咬着牙,忍受着疼痛。

    打板子再怎么样也是一种酷刑,她现在养尊处优的身体怎么都是承受不住这么多板子的。

    木柔努力的让自己清醒一些,不至于被打晕了过去,而身后的疼痛几乎已经快要将她吞灭。

    过了好一会,那边才传来一阵声音,“娘娘人没呼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