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四章孙晋
    东方怀抬起了眼睛,有些不屑的看着面前的东方慎。

    东方慎咳嗽了两声“怀王,对于这个事情,你怎么看?”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东方怀的身上,东方怀却只是抬了抬眼睛,“臣的话难道现在还有用么?这是您的天下,自然您说了算。

    场上一片尴尬,知情的人都知道,怀王这是因为木贵妃的事情在迁怒于皇上。

    仔细想了想,大家也都觉得皇后做得有些冒失,毕竟现在正是两军交战的时候,若是让军心分离,岂不是更加的让晋国得势。

    千不该万不该就在临出征的时候对木贵妃下手,让怀王和皇上离心。

    “怀王这是什么态度,朕询问你的意见还有错了不成?”

    东方慎看起来也有些愤怒的说道。

    就算是他再好的脾气,被怀王这样的对待,也会有些不大高兴。

    怀王看起来脾气要比他大得多,“怎么,皇上这话臣可担当不起。”

    朝臣看着二人发脾气的样子,都吓的不敢说话,毕竟现在陛下和怀完相对,没有人能够保证到底谁对谁错,只能够胆战心惊的看着两个人。

    “也罢,既然如此,那朕也就不和你兜圈子了,那些小事就先放在一边,如今我西戎用兵之极,你且挂帅带兵去吧。”

    东方怀冷哼了一声,“没人用的时候怎么就想起了我,我倒是不知道皇兄还敢这么相信我,难道是期盼着我能够死在战场上?”

    东方慎看着面前的东方怀,心中有着无数的怨气,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也罢,能不能活的下来是你的本事,来人,传朕旨意,封怀王为骠骑大将军,左卫江军担任监军。”

    说完编不等其他人的反应,摆了摆手就决定下朝了。

    等到皇帝离开,拥护怀王的一群人皱着眉头站在一起。

    “皇上这又是什么意思,让怀王挂帅,又偏偏让左卫来担任监军,这不就是摆明了对怀王的不信任么?”

    几个老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都有些忧愁。

    怀王如今和皇上之间的关系如此的紧张,不管换作是谁或许都觉得有些不妥当。

    不过皇上在这等危急关头,也不忘了给怀王放一个人让他恶心恶心,实在也是有些愚昧。

    几个人围在一起,只有东方怀一个人站在一旁,面色有些阴暗。

    大家都知道自从沐贵妃死了以后,怀王就一直都是这个样子,总感觉谁欠了她钱一样。

    大家也都有些不明白,不过就是一个女人,怀王怎么就如此的介意,甚至因此要和皇上闹到现在的境界呢。

    没有人知道这两个兄弟之间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过木贵妃的死,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

    这样怀王就能够少一个软肋,对于一个上位者来说,拥有太多的软肋,也是一个不大好的事情。

    大臣们心里的小九九东方怀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却没有去点破的意思。

    毕竟他们现在是站在自己这边的,无论如何都要装出一副自己对木柔用情至深的样子。

    更何况,他原本就是那样的爱着她。

    自从皇后杀了木贵妃后就一直被禁足在了自己的宫内。

    但皇后却没有一句怨言,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才算是保护了他。

    只有好好的待在宫里,这样怀王才没有办法找上她,为木贵妃报酬。

    皇后一安静下来,后宫的整个氛围都变得其乐融融,也没有了那么多的监视以及背后的手腕。

    对于这一点,东方慎还是十分满意的。

    大战在即,两方人都十分的紧张,生怕出一点差错都有可能会影响战事。

    而晋国的孙晋知道了这件事情后,却觉得有些出乎意料。

    毕竟再怎么样,东方慎居然在这个时候搞内讧,总归是不怎么明智的。

    跟何况还专门放了一个人来和东方怀作对,简直就是天都在帮助他。

    这场战争,想来对于晋国一定有着足够的优势。

    不过东方神既然这样的疑神疑鬼,也正说明他不是一块做君王的料。

    听说东方怀对于东方神的木贵妃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他也只是冷哼了一声。

    东方怀当年那样对待殷木秀,如今倒也是栽在了女人的手上,只能说天道好轮回。

    想到了殷木秀,孙晋的眼神中有着太多太多的东西,让人没有办法看得懂,也没有办法透过她的眼睛看到一丝丝的光亮。

    很快,东方怀便带着大军一路朝着晋国出发。

    而东麓的皇帝犹豫了许久,却依旧没有做出决定。

    而华策也依旧打着马虎眼应付着两个使臣,毕竟只要皇第一天没有做决定,他也就一天没有法子。

    东麓这边就这样不断地僵持着,而顾惜仁和易长山也越来越交恶,两个人基本上经常一见面就炒焦,背后还经常搞一些小动作让对方不得安宁。

    对于这种情况,华策也就任由其胡闹,毕竟两个人闹得越欢腾,就越没有时间想别的。

    两个人就算安静下来的时候,他也会主动找些事情给两个人,总之没有让两个人有思考关于正事的时间。

    而柳新在客栈呆了几天后,总归是打算离开。

    他看起来明显销售了很多。

    刘员外家的家产他已经悉数变卖,他不想再在这里留下任何会议和东西。

    而听说程军被打了三十大板后,他也只是托人去看了看,自己到头也没有去看过程军。

    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身份,什么样的心态去看他。

    总归是因为自己的任性,才让程军变成现在的样子。

    无论如何,他知道,总归生活还是要继续往下走。

    处理了刘家的财产之后,他还有其他的打算。

    而华策听说了柳新要离开的消息,倒是有些意外,没有想到柳新来的如此之快,走的也是如此之快。

    思来想去,他还是一大早就在城门外十里的亭子里候着了。

    总归是要送送这些故人的。

    柳新一个人骑着马,带着侍从看到了华策,微微笑了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