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五章想当年有你有我
    “倒是挺荣幸的,能够让太子亲自在百忙中来送一送我。”

    柳新笑了笑,面上看起来却有些沧桑。

    虽然不知道柳新这两日都经历了什么,但是总归看到和来的时候截然不相同的他,华策还是深深的叹了口气。

    华策一向都是一个自恃清高的人,从来都不会觉得有什么人是能够真正入了他的眼的。

    可是柳新算一个,而柳初也算一个。

    “今日若是我不送你,他日再相见的时候,就已经不知道你我二人那时候会是什么身份了。”

    华策笑了笑说道。

    柳新能够听得出来,这些话到都是发自华策内心的。

    毕竟在这种乱世里,明日若是他去了别的国家,再见,或许就已经是战场上桑德敌对了。

    “也罢,太子不知道有没有拿酒来,我倒是突然有些嘴馋,想同太子喝上一杯了。”

    柳新索性下了马,只身一人走到了亭子里坐了下来。

    华策也屏退了自己周围的是从,和柳新两个人单独做在亭子里,“自然是拿了的,若是你不提出来,我也是要同你喝一杯的。”

    柳新有些敏感的注意到,这一次华策没有自称本宫,而是自称了我。

    这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种荣幸,或者一种殊荣。

    两个人看着面前的一杯酒,半天都没有说话。

    或者说她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现在外面的世道总归是乱的,晋国和西戎大约就在这几天就会开战,到时候你还要多保重。”

    华策端起杯子,十分雍容华贵的喝光了里面所有的酒,很快又续上了一杯。

    柳新点了点头,知道这是华策对自己的一些提点。

    外面在不断地打仗,人心惶惶,没有人知道自己家明天的午饭该去哪里吃,也没有人知道明天你自己还能不能借着这样活下去。

    曾经有一个人看着他,那样语重心长的说到,“我们生在乱世中,本就是身不由己,独善其身固然是好,可若是有能力达济天下,我们还是要去救一救这个是道德。”

    如果柳初再看到现在的乱世,不知道她会如何作响。

    “你姐姐……”过了许久,华策还是轻声提到。

    柳初掉下山崖的事情,尽管已经足够隐秘,但是该知道的人,也都已经知道了。

    柳新一想到柳初,便不自觉的眼眶有些发红。

    “她总归是安宁了。”

    想到了柳初,柳新原本调整好的心态,在一瞬间却又有些崩塌。

    换做是谁,或许都无法这样坦然的面对自己所爱的人的离开。

    华策看出来了柳新的动容,叹了口气,也就没有说什么。

    毕竟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柳初在他们心底里的地位都是十分的特殊的。

    很快,两个人喝了两杯后,柳初还是要走的。

    翻身上了马,手中却还稳稳地端着一杯酒。

    “保重。”华策看着柳新,过了许久,他才开口说道。

    再见,或许就是在战场上,或是在阴曹地府。

    人生或许就是因为总是这样的残忍才会变得如此的有趣。

    柳新一口抿尽了杯中所有的酒,摔碎了杯子,双腿使劲加了加马腹,扬长而去。

    而东方怀也很快就带着大军到了爻城。

    这是他之前就已经和东方慎商量过了的计谋。

    小海子应该已经把他们的战略图送了过去,索性他就假意驻扎在了爻城,而把其他的兵力偷偷地分散到其他的地方去,比如在爻城西侧的孤峰山。

    这样一旦晋军进来攻打爻城,他们就可以立刻从孤峰山出兵围住晋军,并且把晋军陷在他们的包围圈内。

    这样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天时地利人和。

    东方怀倒是没有怎么觉得有压力,毕竟这场战争他们已经谋划了那样的久,只等这一次,大败晋军。

    很快,晋军也到达了爻城附近,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晋军并没有如同东方怀所想到的那样长驱直入。

    反而他们停在了外面。驻扎在离爻城有一段距离的地方。

    东方怀感觉到有些不大大对劲。

    如果他们看到了布防图,也接到了小海子的消息,应该会直接选择攻打爻城才是。

    就算小海子的消息没有送到,他们看到现在的样子也应该直接进攻,而不是选择停在那里。

    就好像这一切事情,晋军都已经知道了。

    他们已经知道了东方怀的安排,以及东方慎的计谋。

    可是东方怀却总觉得有哪里说不上来的不对劲。

    但既然敌军已经到了自己的跟前,索性东方怀就按兵不动。

    但等到了第三日,却传来了不好的消息。

    晋军没有去攻打爻城,反而转头去共打了孤峰山哪些准备埋伏的军队。

    那些军队自然不知道自己也会被突然袭击,一下子有些溃不成军。

    而东方怀调去了几乎两万人,都已经死在了孤峰山下。

    而反观晋军,却几乎没有什么大的伤亡。

    如果说晋军不进攻爻城还情有可原,但是她们会突然去攻打孤峰山,却实在是匪夷所思。

    东方怀就感觉自己身边似乎一直被人所监控着,他们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在孙晋的掌握之下。

    之前听木柔谈起来孙晋,他都总觉得木柔有些夸张。

    毕竟当年孙晋之所以能够拿下皇位,一大半的功劳还是要归功于殷木秀的。

    可是如今真正交了手他才知道,之所以能够孙晋把皇位坐的那么稳,能一路那么顺,靠的不仅仅是一个殷木秀,更多的还是他自己。

    足够的强大,所以不惧怕任何事情,所以也不再需要殷木秀的帮助了。

    东方怀冷哼了一声,事情既然已经到了现在的地步,就算是傻子也都知道了这一定是有奸细在搞鬼,否则不会他们所有的事情那边的晋国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一种无名的怒火快要把他吞灭。

    难道他东方怀看起来就这么想个被人玩的团团转的傻子?

    而孙晋却远远没有东方怀这么紧张。

    毕竟当年他和殷木秀就是这样慢慢熬过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