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这场战争他只能赢不能输
    殷木秀。

    他最近总是不自觉地就想到那个女人。

    猛地咳嗽了一声,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感了风寒。

    对于他来说风寒从来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吃两天药自然就会好。

    可是殷木秀在的时候,却总是十分的担惊受怕。

    每每他风寒的时候,殷木秀就会强制让他躺在床上,哪里都不许去,一个人抱着被子坐在床边看着他。

    ,那时候天天在军营,他就这样看着殷木秀好看的脸庞,烛火映照在她的脸上,更显的她十分的温柔,温柔的让孙晋忍不住想要偷偷地亲她一下。

    而每次被孙晋偷香的殷木秀都会皱皱眉头,然后转头看着他一本正经的和他讲道理。

    说实话孙晋并不喜欢殷木秀这样太正经的女人。

    可每次殷木秀一本正经的训斥他的时候,他又觉得这样被人担心着是一种多么幸福的事情,

    再后来,时间过得久了些,他也就慢慢的对这种啰啰嗦嗦的教育觉得有些烦了。

    那时候他巴不得绕着殷木秀走,不然每次被殷木秀撞到,她就总是要对自己唠叨几句的。

    孙晋咳嗽了一声,思绪拉回了现实。

    他行军很少会带着女人,因为那些女人除了会添乱并没有其他的用处,

    她们不能够帮自己出谋划策,也不能够帮自己去和将领沟通。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些怀念殷木秀,怀念她对自己的啰嗦。

    猛然间脑子里闪过了她在冷宫那段时间的样子,瘦的都已经没有了样子,原本那样精神的一个人,变得竟然如此的颓废。

    心中隐约有一些被钝器所击中的感觉,孙晋自己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可是他却不敢,也不能接着想下去。

    因为这一切的事情都已经有了最好的结局。

    现在的他,是九五之尊的帝王,统领着强大的国家,而周围也再也没有了威胁,没有人能够再控制他,也没有人会拥有能够威胁他的权利。

    这样,难道不好吗?

    营帐外黑压压的一片,只有蝉鸣的声音,没有人回答孙晋的问题。

    而这边的东方怀确实一晚上都没有睡。

    他知道现在孙晋她们驻扎在里爻城十里的地方

    现在两边的兵力并不怎么对等,更何况他们还处于劣势。

    索性,倒不如投机取巧,不要总是硬碰硬。

    东方怀有些惆怅的思来想去,毕竟这时他作为一个将领的职责。

    后天似乎是要刮北风的。

    东方怀猛地坐了起来,整个人看上去都有些激动。

    因为孙晋的兵就驻扎在爻城的北侧。

    古有诸葛草船借箭,周瑜火烧赤壁。

    那他为何就不能借一借这北风,赌一把这把火能不能把晋国的那些兵都烧干净。

    东方怀几乎是连夜叫起来了所有的将领在一起说了他的想法。

    只有一小部分的人不赞同,是因为害怕风会把火势蔓延到自己这里来。

    但东方怀笃定了后日一定会是北风,所以最终大家也就都同意。

    爻城周围除了东面有一条大河以外,周围几乎没有任何水源,而北边更是一片的干涸,没有任何能够让孙晋用来灭火的地方。

    东方怀总算稍微振作了一些,毕竟孙晋这一次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再能够跑得掉了。

    孤峰山那些将士的命,他总归是要问孙晋一个一个讨会来的。

    第二天,东方怀命人准备了足够的油以及干草,让手下的人偷偷把这些藏在了孙晋军营附近。

    这样一来,孙晋的人就算是想要跑,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了。

    晚上,东方怀一个人坐在自己的营帐中,低着头什么话都没有说。

    这场战争他只能赢不能输。

    这是木秀对他的期望。

    更何况晋国的那个人,不仅仅杀了木秀,他还是自己的情敌。

    换做哪一个男人,或许都不会比此刻的东方怀更冷静。

    可是两个人接触了几日下来,东方怀就越发的绝对孙进这个人的恐怖之处。

    他格外的冷血,根本就不会在意人名,就好像每一个人都是他的棋子,他只是一个默默下棋的人。

    也就是完全不把生命当做生命。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木秀才会折倒栽了这种人手中。

    上一世的柳初,是那样的倔强温柔的一个人。

    可是这一世,柳初因为没有了心,整个人总是看起来灵冰冰的,对于任何事情都提不起来感觉,就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同她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以昂。

    比起来,她倒是更加宁愿柳初能够如同当初的殷木秀一样敢爱敢恨。

    猛然间,东方怀身体一阵翻江倒海,他拼命地咳嗽了几声,过了好一阵才缓了过来。

    这种突如其来的感觉让东方怀有些诧异,他看了看自己刚才捂着嘴巴的手,却发现上面沾染了丝丝的血迹。

    东方怀不自觉的皱起了眉毛,看着手上的鲜血,心中却是猛然下坠。

    曾经自己发誓,愿用自己的寿命去救回殷木秀。

    可是如今真的,身体真的似乎慢慢的开始有了变化,他才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东方怀并没有后悔当初的行为,他只是担心。

    担心自己走了以后柳初该怎么办

    这么一个乱世,东方怀又怎么忍心让她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继续漂泊。

    毕竟她已经承受够了那么多的痛苦,承受过了那么多的苦难。

    既然如此,那就让自己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也为她做一些有益的事。

    比如那下晋国。

    替她报仇雪恨。

    虽然柳初很少提到她在晋国的事情,可是东方怀又哪里会不知道,她在那深深地宫墙里到底收了多少的委屈,到底都经历了那些惨无人道的事情。

    “救命啊,大水来了!”

    东方怀的思绪被打断,他刚想打开营帐看看怎么回事,却被突如其来的大水卷入了其中。

    他猛地一下失去了知觉,在水中挣扎了几下,便沉沉的晕了过去。

    一场大水在夜里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袭击了军营,白天还热闹非凡的军营,到了夜里,就已经化作了一片汪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