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八章身体衰败
    大臣们没有再继续反对,毕竟东方神心意已决,若是坚决反对,只恐怕下场会和刚才的人一样。

    他们可不想为了这件事情丢掉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官位。

    东方慎冷哼了一声,便宣布退朝,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殿中。

    刚一进殿,他就没有忍住一口腥甜吐了出来。

    旁边的小太监看到赶忙跑了过来,“皇上,皇上您没事吧,快宣太医”

    东方慎靠在了床上,太医诊断说是因为情绪突然的激动再加上平时的操劳,所以才会这样突然的吐血,吐出了淤血再好好调养年没有什么大碍。

    太医走后,东方慎苦涩的靠在床上,没由得一声叹息。

    东方怀现在到底在何处,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信任的人少之又少。

    纵然他是一国之君,却又是那样的无可奈何,有着太多的身不由己。

    这场战争是他和东方怀一起住站的,而这些年他基本都是靠着和东方怀一起相互扶持而来,若是突然没有了东方怀,东方慎总觉得十分的不舒服。

    就好像死一个潮汐陪伴你的人突然起你而去,那种被抛弃的感觉让人无法言语。

    但是无论如何,他都在默默的祈祷着东方怀的平安,并经它不仅仅的是自己的兄弟5他也是大军的统领。

    正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而军不可一日无帅。

    东方怀的失踪想必会让前方的士兵们方阵大乱,到死后会不会出现兵变都还是个问题。

    不过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他和东方怀也已经没有了退路。

    要么战,要么亡。

    他眯了眯眼睛,决定选择相信东方怀。

    他从来没让自己失望过,这次也一定是一样的。

    吸了口气,东方慎还是决定先让自己的身体恢复好,否则这样一大堆的事情压着自己身上,无论如何他都没有办法能够好好的继续守住后方。

    而前方的战况,也如同东方慎所料,可以说是一片残妆。

    士兵们死伤无数,很多的士兵都已经没有了继续作战下去的勇气。

    主帅的不知所踪,还有同僚们的死亡,每一件事情都是对他们最大的打击。

    这种打击简直要比打了败仗还让人觉得更加的痛苦。

    他们也是人,也有着七情六欲,不是打仗的工具。

    看到如今的样子,却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办。

    东方怀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救到了自己叠帐篷里。

    而守护在他身边的却是桓参。

    看到东方怀羸弱的样子,桓参总觉得有些不大对劲。

    毕竟对于平常的他们来说,这些伤痛不过都是些小事情,而东方怀却看起来像是刚刚经历了什么大病一样,让人看着就觉得十分的憔悴。

    桓参给他拿来了军医的药,有些犹豫地问道,“你最近身体有什么问题吗,怎么看着这么虚弱,这么点小事能病成这样?”

    东方怀强撑着身体坐了起来,咳嗽了两声,“还好,不用担心,都是小伤。”

    “不至于,小伤你能够伤成这样?”

    看着东方怀的样子,桓参怎么也不敢相信他这是些小伤。

    东方怀苦涩的看了一眼铜镜中的自己,是那样的憔悴,怪不得桓参一下子就能看出来自己的不对劲。

    就想如果是他身体好的时候,自然不会因为这种突如其来的洪水就昏迷。

    可是这一次,他几乎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只能够被水流激走。

    桓参看着东方怀面色不怎么好的样子,心里也大概有了两三分的猜测,“你是不是身体真的出什么问题了?”

    东方怀左右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我最近身体确实出了些问题。”

    他叹了口气,“我的身体机能似乎越来越不如从前了,就好像自己整个人都在衰退一样。”

    桓参愣了愣,手中的药险些掉到了地上。

    “都是因为殷木秀?”

    他一下子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当初东方怀许愿用自己十年的寿命来换殷木秀的重生。

    而如今他还正在壮年,却变得如此的憔悴,换做是谁或许都觉得有一种悲凉感。

    东方怀原本也算是个堂堂的西戎亲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以拥有无数人一辈子都无法拥有的东西。

    可是却偏偏的栽倒在了殷木秀这里,甚至连命都要搭了进去。

    桓参只觉得自己浑身都有些发凉。

    看着东方怀却如同没有事人一样,自顾自地喝着药。

    “那你打算怎么办?”

    他过了好久,才叹了口气说道,整个人也有些颓废。

    他轻轻地喝完了药,深深地吸了口气,感觉到了有些疲惫,索性躺了下来准备休息一会。

    “你怎么就能这么淡然。”看着东方怀的样子,桓参实在忍不住说道。

    他就算作为一个局外人,都觉得十分的难受,更何况是东方怀本人,看到他淡然的样子,桓参只觉得格外的难受。

    东方怀苦笑了一声,看着有些发苦的汤药,“我又怎么会不难受,身体的不舒服,还有我的放不下。”

    “到了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放不下?”

    桓参不忍心地问道,“你就不能多想想你自己。”

    “我放心不下木秀。”

    东方怀苦涩的放下了自己的药碗,整个人看着桓参,“她这一生都太苦了,我想尽我所能去保护她,只可惜我的日子也不多了。”

    “等到我如果哪一天真的不在了,你一定要替我好好看着她,这就是我唯一想摆脱你的事情。”

    东方怀看着桓参,眼睛里的担心却是那样的明显。

    桓参看着他已经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却还是放不下殷木秀,总是觉得十分的无奈。

    “答应你便是,你这一世,都是为了个女人而活。”

    桓参的话一字不落的听到了东方怀的耳朵里,可他却也只能有些苦涩的笑笑。

    如果早知道自己将来会这样的爱他,从一开始他就不会那么对他。

    如果那个时候自己能够对她温柔一些,是不是后面的那些事情也就都不会发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