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梦
    东方怀很久很久都不敢去做这样一个梦。

    在梦里面,殷木秀不会再总是用那样冰冷的眼神,那样仇恨的眼神看着自己。

    而是那样含情脉脉,又温柔的望着她,就好像是在看着自己的心上人一样。

    这场梦东方怀不敢去做,也永远无法做。

    他害怕等到有一天自己突然醒来,发现这是一场梦,会痛苦。

    咳嗽了两声,桓参赶忙把一旁的水递了过来,看着东方怀痛苦的样子,桓参也感同身受一般,紧紧的咬着自己的牙齿。

    他怕稍微一松口,眼泪就会滑落。

    这样的一个男人,却落得如此的境界,到底是老天的嫉妒,还是命运的不公平。

    东方怀慢慢坐了起来,靠在了床头上,轻声说道,“你先写军报,把我还安好的事情去和皇上那边汇报一下。”

    “否则听到我们这边损失这么惨重,朝中一定会十分的惊慌失措。”

    桓参想了想,点了点头,端着空掉了的药碗便转身出去了。

    留下东方怀一个人在军营中,只能不断地咳嗽者。

    就算是身体再怎么样,面前摆在他眼前的战事,都绝对是第一位。

    他身体不好的事情绝对不能让任何的人知道,否则对于整个军队来说都不是一件好的事啊。

    一旦主帅出现了问题,对于任何一个士兵来说都一定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影响。

    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他站出来,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继续智慧下去。

    想来国内的人知道了,肯定会有一大批的人想要主张投降。

    可这是他和东方慎还有柳初谋划了那样久,绝不可能就这样半途而废。

    就算自己再怎么难受,也要这样坚持下去,

    毕竟,这是她唯一求了自己的事情。

    而在西戎国内,君心和臣心都十分的慌乱。

    没有人知道现在的前线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后宫的木贵妃也死了,大家甚至没有办法给这个事情找一个最合适的借口。

    皇后自从上次杀了木贵妃后就一直呆在自己的宫殿里,一直到东方怀去了前线才敢出了自己的宫殿。

    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做过,却还要这样的胆战心惊。

    带着满腔的怨气,皇后终于呼吸到了除了自己的宫殿内的第一口空气。

    出来后,却才知道了前线战败的事情,本来就脾气不怎么好的东方慎,破天荒的甚至拿她来撒气。

    就因为她没有管教好自己的宫女,冲撞了一个不知名的妃子。

    不过作为东方慎的妻子,她自然也能够在这种时刻体谅自己的丈夫。

    作为一国之君,肩上担负着不仅仅是一个朝廷,一个国家,还有全天下无数的黎民百姓。

    总归,皇后自认为在这一点上还是做得不错的。

    自然,这也是她作为一个一国之母必须要做到的责任,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索性,她也就趁着东方慎心情稍微好一些的时候,主动过去请求让她去城外祖坛举行祭祀大典,安抚民心。

    东方慎虽然并不想让她就这样离开,但是左右她留在宫中也没有什么用,倒不如放出宫去,说不定还能够钓到一条足够大的鱼。

    更何况,皇后的娘家人,因为在赞成投降的行列里。

    就算看在皇后的面子上,他这一次放了他们一马。

    可是秋后算账,怎么都不算晚的。

    东方慎把自己的这些心思深深的藏了起来,也不打算去和任何人说。

    毕竟这是他和东方怀所谋划的,如果东方怀真的遭遇了什么,他到时候总归还是要一个人计划下去的。

    而现在能够做到的,就是祈祷东方怀什么事情都没有。

    皇后回到了自己的宫中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毕竟祭祖也是大事。

    但是他却总觉得最近皇上有些怪怪的。

    从一开始嫁进宫来的时候,皇上就总是对她十分的客气,却有那样的疏离。

    看起来对她极好,却有时时刻刻的似乎在提防着他,担心着她。

    所以她和东方慎这对夫妻看起来是貌合神离。

    就算每个姑娘出嫁前,都想着和自己的夫君厮守到老,相敬如宾,可是东方慎如此的态度还是让皇后在很长一段时间有些伤心。

    可是后来她也就想明白了。

    自己的丈夫是全天下地位最高的人,他一定会和别的人不一样,自己不能总是拿对其他人的要求对他。

    更何况,自己是一国之母,而不再是一个小女孩。

    所以很快,她就收起了笑容,开始给东方慎纳妃。

    那些妃子可以哭,可以闹,可是她却不能,因为她是皇后。

    “皇后。”

    东方慎的声音突然从她的背后传来,让她猛然吓了一跳。

    “看到难得来看自己的东方慎,皇后赶忙行了个礼,“臣妾参见皇上。”

    内心却是满满的小女儿家的娇羞,以及期盼。

    东方慎没有靠近她,只是双手而立,“不知道皇后是如何想出来要去祭祖的?”

    皇后愣了愣,没有想到,他就是来问自己这问题。

    苦笑了一声,她才说道,“自己想出来的,宫里待闷了,也没法为陛下做什么,索性就去祈福罢了。”

    东方慎挑了挑眉毛,“你说的是真的?”

    皇后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问自己,心里总算还是有些难受的。

    “臣妾只是想替陛下分忧,若是陛下真的觉得臣妾有什么别的想法,臣妾也无话可说。”

    东方慎自己的这位皇后总是有着让自己琢磨不透的想法,更何况,对于他来说,周围的人是没有任何一个值得信任的,就算是自己一直以来的妻子。

    她的背后有着那样强大的势力,他没有办法相信她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真的是为了自己好。

    无论如何,看着皇后的神情,东方慎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看上去他似乎也没有别的意思。

    祭祖这种事,只要不出差错,总归不是坏事,想了想也就没有说社么。

    而看着离开的东方慎,皇后的眼睛暗了又暗,慢慢红了眼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