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章处死
    皇后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化妆镜前,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久久没有说话。

    过了好久,她才轻声说道,“来人,休息了。”

    宫女们这才鱼贯而入的帮她卸妆,准备服侍她去休息。

    没有人知道,皇后等了东方慎多久。

    而东方慎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宫殿坐到了天亮。

    东方怀在营帐中紧紧的皱着眉头,看着现在的行军情况。

    晋军直接带着所有的军队长驱直入,颇有一种破釜沉舟的感觉。

    而西戎的士兵,大都没有了什么志气,就像一盘散沙。

    可无论如何,面对着这样的敌人,东方怀都得继续让他们走下去。

    索性,在第二天一大早,东方怀集结了所有的战士们,面色严肃的准备同他们训话。

    “西戎的好儿郎们。”

    战士们抬起头,看着东方怀,眼中有些绝望。

    东方怀叹了口气,面上也有些疲惫,“我知道,这几日,我们经历了很多,周围很多的亲人也都就这样离开了我们,我们的朋友,我们的知己,就这样惨遭他们的杀害。”

    “这一切,都是因为晋国的人。”

    士兵们满满的红了眼眶。

    的确如此,因为现在的他们,已经失去了很多很多,那些无缘无故就死的不明不白的战友们,他们到了黄泉下也无颜去面对他们。

    “你们要知道,我们这一次,是为了我们的国家而来,可是我们的军中,却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出卖我们的消息,让我们一再失败。”

    东方怀的声音突然严厉了起来,里面有着十分严厉的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站在地下的左卫的眼皮突然跳了一下。

    他不知道为什么。

    自从皇上莫名其妙地让他成为了监军之后,东方怀就什么都没有告诉过他。

    但是碍于战争的输赢,他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毕竟东方怀要逼自己能打仗。

    “我们已经连夜调查了清楚,一而再再而三的泄露了我军的机密的人,就是你们面前的左卫将军!”

    东方怀有些悲切的说道,我们那样多的朋友,伙伴,就因为他而无辜的惨死。”

    士兵们一片哗然,再看向左卫的时候,有的人甚至已经红了眼眶。

    左卫愣了愣,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怎么就成了所谓的奸细。

    “你血口喷人!”

    他涨红了脸,对这上面的东方怀说道。

    东方怀却摇了摇头,面色有些失望,“就算左将军你再怎么不喜欢我,但是通敌卖国这种事情,却是千不该万不该去做的。”

    士兵们愣了愣,明白了他的意思。

    的确,左卫一直都很看不惯东方怀,甚至偶尔会找他的茬。

    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就突然消停了下来,就好像是在暗地里筹谋这什么一样。

    左卫看着东方怀大骂到,“你个无耻小人,竟然敢诬陷我,说我通敌叛国,你可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的?否则等我回去就一纸奏疏告你诬陷!“

    他恶狠狠的东方怀,看起来似乎是想要把它吃了一样。

    “证据?”东方冷笑了一声看着他,眼神中有些不屑。

    “左将军还想要什么证据,比如在你房间搜出来的这些书信吗?上面难道不就是你左将军自己的字迹吗?”说完的东方怀就扔初了一沓信来。

    左卫看到这些信有些纳闷,毕竟他自己清楚自己是绝对不可能有些过这种新的,

    但那是仔细看了看,果然,上面的字迹都和自己的一模一样。

    这下就算他再迟钝,也知道今天地东方怀是有备而来的,目的就是为了直接的扳倒他。

    “果然你的心思够缜密。”他冷笑了一声,“可是这种书信难道不能伪造吗?”

    “自然是可以的。”东方怀冷笑了一声,“不过我能在所有将士的面前发誓,这封书信若是仿造的,那仿造的人必定不得好死!”

    左卫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东方怀,被他这样一弄倒是有些不知所措。

    毕竟东方怀向来不是一个喜欢发誓的人。

    这些书信明明就是伪造的,难道他为了拉自己下马,已经改什么都不怕了?

    “来人,给我吧这个通敌卖国的奸细捉起来,直接处死。”

    听到处死两个字,左卫一下子就愣住了,大吼道,“你凭什么私自处死我,没有皇上的旨意,你凭什么处死我?”

    “就凭皇上的旨意。”

    东方怀冷笑着拿出来了一道明黄色的升值,“这够不够处死你左大人?”

    左卫看到圣旨,整个人彻底跪到了地上。

    原来这一切都是针对自己的一场计划。

    就连皇上也参与到了其中。

    皇上明明表面上看起来和怀王不和,私下里两个人却依旧如此的交好。

    那些戏恐怕都是为了演给那些朝臣们所看的。

    想不到,连皇上都参与在里面了。

    东方怀自然知道的左卫想明白了这一切。

    这一切的一切本来就是他同东方怀的一个圈套,而左卫恰恰就站在这个圈套的正中央。

    很快,做胃镜就被士兵们拖了下去。

    看到出卖了那五万士兵的人被拖了下去,士兵们的心总算是舒服了一些、

    终于有了一种大仇得报的感觉。

    这个人,出卖了自己的朋友们,出卖了自己的战友们,如今终于得到了惩罚,也不枉费他们的牺牲。

    “我西戎的好儿郎们,我已经找出了那个残害手足的人,从此昂后,我们再不必担忧会有人在做出来这种腌臜的事情!”

    东方怀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就好像是带着一种神奇的魔力,让人听了就觉得十分的心血澎湃。

    士兵们看着东方怀,也都红了眼眶。

    至少他们做到了,为自己的那些死去的伙伴们痛痛的报了仇。

    既然如此,她们自然不会再因为过去的仇恨而不继续向前走。

    “就算我们现在已经给损失了那样多的战友们,但是现在,只要我们拼尽全力1,

    我就会努力带着大家胜利,为那些死去的亲人朋友们报仇,保护我们西戎的每一寸土地”’

    东方怀说的格外的激昂,在场的很多士兵都忍不住在欢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