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扳道左卫
    至少无论如何,现在的他们有了从新获胜的希望。

    只要东方汇啊还在,他们就相信,总有一天自己能够走向胜利。

    东方怀有些欣慰的看着底下的这群士兵。

    或许他们也有这家人在等着他们,她们也有着亲人,在京城那样期盼的望着他们回家。

    所以这一张,他们只能赢,不能输。

    很快,东方怀就鼓舞了志气,准备带着大家长驱直下,直接继续追着孙晋去。

    回到自己的营帐,东方怀没有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几天前,他2还是那样的壮硕,可如今,他却已经是勉强在支撑,就好像下一秒他就有可能就这么昏厥过去。

    可是东方怀知道自己不能够倒下。

    还有那样多的事情等着他来处理、

    军中如果没有了他依旧会方寸大乱。

    而最重要的是,如果没有了他,柳初也就会变得不安全,就算柳初并不会因为她的离开而伤心。

    那样铁血的女人,东方怀想到她却是忍不住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

    还没等他想什么,一旁的桓惨却突然闯了进来,看着憔悴的东方怀叹了口气,“今日是不是又严重了一些?”

    “无妨,都不是什么大事,不必担心。”

    桓惨看着逞强的东方怀,看着她的样子就知道他一定没有那么好,反而身体更差了一些

    。

    “你不要总是自己硬扛着,真的不行了就休息休息,军中还有我,出不了什么卵子的。”

    桓惨有些不忍心的说道,看到东方怀的样子,他也觉得十分的难受。

    “还有,你今天发的那个誓。”

    桓惨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东方怀。

    他知道,东方怀是不会莫名其妙的那么说的,如果他一旦敢发誓,就说明这封书信一定不会是仿造的。

    或者仿造的人,一定会不得好死。

    心里似乎总有一种不大好的预感,所以桓惨才来到了她的营帐皱着眉头问道。

    东方怀只是云淡风轻的看着他笑了笑,“那封书信自然是仿照的。”

    “那是谁仿造的,为什么,到底是谁泄露了消息?”

    桓惨突然觉得有些浑身发冷,这一切的事情他什么都不知道,却又在不停地被玩的团团转一样。

    桓惨并不喜欢这种被动的感觉。

    “这一切都是我做的。”东方怀笑了笑,面上十分的温柔。’

    “我让人把消息传到了晋国,这样她们就能够提前知道我们的计划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这样,我就可以扳道左卫。”

    东方怀看着桓惨细细的说道。

    这一切桓惨都是不知道的,他一开始并没有打算让桓惨知道这一些事情。

    知道的太多,并不是一个好事。

    桓惨只觉得头晕目眩,就好像自己掉进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了,可是自己却什么都不知道。

    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十分胆的难受,可是更难受的,却是东方怀那样发的誓。

    “仿造的人不得好死。”

    原来他从一开始就已经算好了。

    “你又何苦如此。”

    看着东方怀,桓参心中总是有些难过的。

    一方面是因为他的身体,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的付出。

    别人或许都认为东方怀打了败仗,已经不能够再继续到病了。

    所以她也就不为难东方慎,选择了让自己失踪,让所有的消息没有办法传过去京城。

    而他孤注一掷的要选择去追孙晋的兵马,桓参总觉得有些不对。

    “现在孙晋他们已经到了西戎的深处,如果就这样追上去,很容易就被他们扑过来反杀。

    更何况东晋有着10万大军,而西戎只剩下了五万,再怎么拼都是没有办法拼得过的。

    可是桓参能够想到的事情,东方怀一定能够想到,所以桓参总觉得这背后似乎还有这什么更大的阴谋。

    就好像这场战争的每一场战役,都深深的陷在了东方怀和东方慎所下的棋局之中。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东方怀冷哼了一声,便继续研究起来了战略图。

    而东麓京城中,开展的消息刚刚传到了京城,顾惜仁便直接来到了太子的行宫,貌似求见太子。

    “臣,顾惜仁,求见太子。l

    他拼命的磕着头,看着面前紧闭的大门,心中却是一片的难过。

    国家既然到了如此危难之际,而自己却什么都不做不成。

    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拼命的,用尽全身的力量来求到东麓的帮助。

    一次又一次的磕头,一次却又比一次的更加卖力。

    就好像如果他不这样去拼命,他就没有任何可以去帮助自己国家的办法了。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一直不知道过了多久,里面的大门才慢慢地打开,露出了一个侍卫的脸。

    而此时的顾惜仁,已经是满头鲜血。

    很快,东方怀收拾了左卫后便从新整理饿队伍,激发了剩下士兵的勇气,带着他们从新开始继续追着晋国的队伍。

    营中很多人对于东方怀败仗导致5万人死亡的事情耿耿于怀,总是有人相同他作对。

    而桓参则比东方怀还在意这件事情,稍微有些风吹草动,他就先下手为强,让对方完全没任何办法动手。

    旁人只说二人关系好,却没有人知道桓参只是担心东方怀的身体。

    他受不得一点的伤害。

    东方怀也知道桓参的所作所为,心中感动。

    而东方怀继续回孙晋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孙晋这里,至于寄回京城的信则被孙晋拦了下来。

    上面写着东方怀的歉意,对自己的失利觉得十分的痛苦,再加上军营里面人心惶惶,大家都不信任他的种种情况,要求志愿。

    孙晋冷笑了一声,把这封信烧掉了,反而从新写了一封。

    “臣一切安好,孙晋现已掉头回头攻击,京城暂时无忧。”

    而这封信很快的就被送到了东方怀的手中。

    东方怀看了看,眯起了眼睛,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等到过了好一会,他才开口叫来了自己身边的宦官,“去通知大家,京城暂时无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