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二章本宫是皇后
    “周围的那些驻兵也就都可以撤销了,否则到时候只能令添麻烦。”

    宦官愣了愣,有些诧异没有想到东方怀竟然会有如此昏庸的指令。

    “皇上这可是大事,不能听信东方怀一人所言,必须要等到探子回传才行啊!”

    小宦官有些发抖的在地上不断的磕着头,祈求着东方怀不要下这种命令。

    可最终,东方怀还是选择了撤离周围的守军。

    朝中一片恐慌,觉得皇上此举几乎和开城门投降没有什么区别。

    只有东方慎一个人,从始至终都什么都不说,坚持着自己的想法。

    也正是因为有他坚持,有一位皇帝在坚持,所以所有的人也只能按照现有的状况继续进行下去。

    皇后从宫外祭祀回来,就听说了这样一个消息,险些晕了过去。

    “真是荒唐,皇上怎么能够下这样的命令,这不就是想把京城拱手让人嘛!

    她连衣服都没有换就想要去见东方慎,可是东方慎却根本不想见她。

    “皇上,臣妾恳求您收回圣旨,否则将来后患无穷啊。”

    皇后着急的眼泪都快要下来,可就是倔强的跪在东方怀的宫殿外,就那样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

    可是终究一晚上,门都没有因为自己而打开过。

    很快,皇后就因为体力不支而晕倒了,被宫女服回去了寝宫。

    而大臣们知道了这件事情,索性也就没有在说什么。

    大家都只顾着收拾自己要去逃难的东西,已经顾不上再去管东方怀的事情了。

    孙晋得到东方慎真的车走了所有守卫的时候,差点没有笑出来。

    原本那封信就是他临时起意才写的,却没有想到东方慎这个傻子却真的上了钩。

    但是它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因为这一仗打得太过于顺利。

    在一开始打仗的时候,他就能够收到自家奸细带回来的行军图,以及各种布防地图。

    当他按照这份地图去做的时候,却发现到了爻城。

    无论如何,这里都是东方怀,也就是西戎第一位将军所在的地方;如果真打了起来,也不算是太有兴起,索性就没有多说。

    很快,他又收到了东方怀要火攻自己的事情,直接就按照信中骂人的意思办的。

    虽然听说给自己清白的间谍,是位女士。

    却没有想到,东方怀竟然如此的相信那个间谍,甚至那个间谍把东方两个兄弟都迷的团团转。

    看来想要攻破敌人,还是要从敌人的内部下手。

    对付男人,也就要从女人下手。

    孙晋没有多想,索性就让大军继续向前,深入了西戎。

    毕竟这么好的机会,实在是没有多少次,打仗的时候最重要的还是天时地利人和,既然样样都占全了,他自然不可能就轻易的退缩。

    东方怀依旧紧追不舍,对于孙晋,这一次他可丝毫都没有打算放水。

    孙晋一路上也或多或少地遇到了很多的西戎士兵,但是基本上都十分的溃不成军。

    晋国的士兵都十分的勇猛,就好像很快他们就能够攻打到西戎的都城一样。

    西戎的朝臣们每天看着一波比一波更来势汹汹的晋军,有的大臣们已经开始在家里收拾东西,准备逃跑了。

    留下来或许会被强迫跟着一起殉国,早早离开或许还有一条活路。

    东方慎看起来也一日更比一日的憔悴,但即使如此,他也依旧努力的守护着这个朝堂,不让任何人在朝堂之上发表审核关于投降的言论。

    但凡有投降的他都统统当作是奸细带走。

    大臣们努力的在东方慎面前装作一片肝胆的样子,可是却也早早地送走了自己的家眷们。

    皇后看着日益操劳的东方慎,心中也是格外的心疼,但是却也不好说什么。

    毕竟面前的人是她的夫君,她只能够信任,并且相信她。

    可是东方慎书房的灯光却开始成宿成宿的通宵,甚至有的时候在宫殿外还能够听到东方慎的叹息声。

    皇后说不上自己是什么感觉。

    至少她知道东方慎不相信自己,可是她却是那样的想要去帮助东方慎。

    那是她的夫君,是她想要托付一生的人。

    每个晚上,她也会冒着寒冷的夜气,硬生生的披着衣服,看着那长久不息的灯光。

    直到她的父亲送信老,让她早日出宫回家省亲,他会送自己离开这里。

    可是皇后却拒绝了他。

    “我是这个国家的皇后,我应该同它共存亡。”

    她的眼睛里写满了坚决。

    东方慎自然看到了这封书信,心中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温暖。

    坐在自己的宫殿中想了许久,还是披上了衣服走了出去,来到了皇后到宫殿门口。

    看着里面同样明亮的灯光,一时间,东方慎突然有些不知道说些什么。

    或许除了那两个人懂自己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人在用自己全身里的力气来靠近自己。

    可是这份感情太过于沉重,太过于不安定,让他只觉得十分的恐慌,没有办法坦然的接受。

    就因为她是皇后,她身后牵扯的还有那样大的一个家族。

    东方慎叹了口气,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宫殿里。

    有些人,有些事情,是这一生都没有办法做到圆满的,只有舍弃,才能够得到相应的回报。

    这是他这些年来总算学到的,也不至于让自己落得太过于笨拙。

    战事似乎已经十分的明朗的了,西戎上下,除了东方慎还坚信他们能够等到转机以外,其他人倒是都十分统一战线的支持投降。

    可投降又哪里是这么容易说出口的。

    顾惜仁闯华策寝宫的事情很快就闹的大家都知道了。

    只是后面发生的事情,却没有任何人再知道了。

    包括那个一闪而入的黑影究竟是谁,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清楚知道。

    或许那就是一个让人永远无法琢磨透的人罢了。

    就在孙晋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东方怀终于带着剩下的大军追上了孙晋的脚步。

    而两边的第一战,也终于算是要打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