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三章身体衰败
    东方怀的身体愈来愈差,尤其是这几日行军,一味的为了追上孙晋的速度,几乎是人车劳累,一般的人都已经累的无法动弹,更何况是原本就十分脆弱的东方怀。

    桓参硬生生的看着他一口一口的鲜血向外喷,在其他人面前却要装作什么都没有的样子。

    看着原本十分贴合的袍子穿在他的身上,此时此刻甚至也变得稍微有了些宽大。

    东方怀也总是没有什么大的精神,总是昏昏欲睡,如果要持续行军的时候,他只能靠着扎针让自己清醒一些。

    大军驻扎在了离孙晋10公里的地方。

    孙晋知道后面来了追兵,自然也停下了脚步,没有深入。

    军中所有人都咬牙切齿的等着什么时候能够进攻,这样他们就可以冲过去为自己那些惨死的兄弟们报仇雪恨。

    东方怀也乐得看到他们如此有志气,可是却没有就这样盲目地冲过去,因为他们就算再怎么样有斗志,不过也就只有5万人,和晋国的十万大军想比,她们怎么都属于劣势,

    以少胜多,讲究的不是横冲直撞,而是要有谋略,只有在恰当的时候给出最致命的一击,那才是整场战争最关键的地方。

    所有的将士几乎每一天都在等着什么时候能够去进攻,这样他们就可以气狠狠的杀那些害了他们的朋友,并且去保家卫国。

    孙晋也在悄悄地部署着自己的安排,这场战争对他来说也是直观的重要。

    如果打赢了西戎仅存的这支部队,那接下来,整个西戎就会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就在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时候,东方怀却突然有一天让所有的人都收拾好行装,趁着晚上准备去进攻和偷袭晋国的军营。

    大家都以为东方怀是想打孙晋一个措手不及,所以也都蠢蠢欲动。

    很快,几万人就这样悄无声息的从营中慢慢向晋国的扎营地出发。

    不过毕竟几万个人要一同移动,不发出任何的声响总是有些不太可能,很快,晋国的哨兵们就发现了他们的踪迹。

    原本孙晋都已经入睡,可是却突然听到自己值班的士兵同自己说,西戎的军队进攻了,饶是他也愣了一下。

    西戎怎么会傻到现在今天进攻。

    还是这样打击规模的进攻,难道东方怀又有什么小算盘么。

    毕竟所有人都知道,西戎和晋国如果要硬碰硬,只有可能是咨询死路一条。

    东方怀骑在马上,忍着身体的疼痛,看着面前亮着灯火的晋**营,眼中有着让人看不懂的东西。

    “那里,就是欺负我们的家人朋友,霸占我们的土地的敌人的地方。”

    他看着晋国的军营,冷笑着说道,“曾经我们被他们用阴险的招数欺负,可如今我们堂堂正正的站了回来,西戎的男儿们,我们就算今天一起死在这里,我们也绝对不能让他们再深入一步,不能让他们再去欺负我们远在京城的家人们!”

    将士们的双眼通红,很多人都已经报了必死的决心。

    5万人打10万人,无论如何,他们的胜算几乎小到没有。

    可是就算这,他们也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欺负过他们的人。

    就算他们想要占领整个晋国。

    也必须从他们的尸体上跨过去。

    否则西戎的男儿永远不会认输,永远不会让他们靠近一步。

    随着东方怀的一声怒吼,所有的将士都拔开了自己的武器,如同疯了一样的冲了出去,而晋国的士兵也已经从睡梦中醒了过来,拿上武器准备应战。

    晋国的士兵因为刚刚睡觉的缘故,所以很多人都是十分迷迷糊糊,几乎没有什么战斗力。

    而西戎这边的士兵却是越来越卖力,他们载着深深的仇恨,几乎奋勇向前。

    满满的战况也就拉开了,就算西戎的士兵再怎么勇猛之前,晋国的十万大军也都要比他们人多的多,很快西戎就站了劣势。

    可是东方怀看着他们,一句话都没有说,眼神中却有些焦急,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眼看着西戎的士兵们已经快要支撑不住,孙晋冷笑了一声,“想不到东方怀也有如此毛躁失策的时候,如此,倒是硬生生的把整个西戎都送给我了。”

    可是突然,远处似乎传来了一阵天雷滚滚的声音,又好像是很多的马和人一起前进的声音。

    东方怀皱了皱眉头,嘴角却满满的负起了一抹笑意。

    终于,他等到了。

    远处,慢慢赶来了一大批军队。

    而这些军队穿着的是西戎的盔甲,他们的脸庞也有些熟悉。

    他们似乎就是当初死在了那场大水里的士兵们。

    如今,他们拿着兵器,红着双眼向战场赶来,加入了这场战争。

    西戎剩下的士兵们看到了他们的到来,眼泪几乎都快要下来,却没有人停下去叙旧,他们都知道,现在只要对方在自己身侧,自己就能救活的这场战争的胜利。

    而为首的男人身型十分的轻巧,趁着大军交战便来到了东方怀的身边。

    东方怀看着身侧的男子,突然笑了笑,面色有些温柔,“怎么,你还是来了。”

    男子低下了头,没有说话,面上的表情也有些呆滞。

    东方怀知道,这是木柔一直以来都有的一个表情。

    “我等你等了好久,这些将士们几乎已经快要用尽全力了,差一点,我以为我就要死在这里了。”

    “你不会死。”

    木柔的面色十分的平静,“我一定会来,所以你一定不会死。”

    东方怀愣了愣,面上却是笑的苦涩了些。

    很快,随着哪5万大军的加入,晋国已经开始慢慢的有些支撑不住。

    孙晋面色有些不大好看,毕竟那些人当初不是被他一场大水冲死了么,怎么会如今有回到战场上来。

    难不成他东方怀还有让死人复活的本领?

    况且,刚才带领着那些士兵们加入战场的那个男人,身型看起来格外的眼熟,不知道为什么,尤其是看到他起码的时候,一种熟悉的感觉呼之欲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