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欠债还债
    可是此时此刻他却没有多余的功夫和时间去管哪个眼熟的男人,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这场战争的胜利。

    他眯了眯眼睛,这场战争,他必须胜利。

    就算是十万人和十万人,西戎也未必就能在他们晋国铁骑下套得到便宜。

    两方马拼命的厮杀着,而在一旁观战的木柔却似乎一直在等着什么。

    很快,他们就看到了一群打着蓝色旗帜的士兵从远处奔来,木柔点了点头,“终于该来的来了。”

    东方怀也没有任何差异的颜色。

    而这赶来的军队,正是东麓的军队,很快,他们也加入了战争,不过他们的敌人并不是这边的西戎,还是那边的晋国。

    孙晋看到了赶来的东麓原本还有些诧异东麓为什么突然加入,毕竟自己曾经让使者去听他们谈判过。

    可看到他们直接加入了战争,并且对付的是晋国的时候,孙晋才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几个月前,西戎皇宫中。

    木柔坐在那里十分娴静的在下棋,毕竟这些日子来她也着实十分地无趣。

    东方怀也一如既往地来到宫殿里找她,看到木柔在下棋,索性坐到了对面,同她一起杀了一盘、去没有想到赢的人竟然是木柔。

    东方怀笑了笑,面上也有些诧异,“没想到你进步了这样的多。”

    曾经她还是人治的时候,东方怀也强迫过他让木柔陪自己下棋,那时候的她只是一味的输掉,到后来他也就不愿意再和这种赢不了棋的对手取下。

    “那个时候不能赢。”木柔摇了摇头说道。

    可东方怀却明白了他的意思。

    那个时候自己所以他来说就是一个敌人,所以她不会拿出自己真正的本事来对付自己哦,只会一味的让着自己,以求自己的安全。

    想到这里,他看起来也难免有些苦涩,“你倒是想的周全。”

    他叹了口气接着说道,“马上我们就要和晋国开展了,不知道这一站,我们胜利的几率会有多大的,还是几乎没有。”

    木柔低下头,认真的想了许久,“五成。”

    毕竟现在的晋国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弱小的晋国了,在孙晋的统治之下,晋国的实力有了很大的一个飞跃,并且那里的人们都十分的骁勇善战。

    东方怀叹了口气,哑然失笑,“你倒是坦诚。”

    “那不如一起来想想到底怎么样,我们才能够让胜率到九成。”一旁的东方慎也笑眯眯地走了过来。

    难得宫里的人今日都十分的忙碌,他才有空看哟哟出来,来到这里和他们一起坐下来说说话。

    毕竟有的时候当一个皇帝也是很没有意思的。

    木柔给东方慎端来了凳子,三个人索性坐了下来,准备商量些什么。

    “我倒是有一个计划。”东方慎笑了笑,“不如让你亲自去找一趟东麓的太子,看看他是否会愿意结冰给我们。”

    “不。”

    话还没说完,东方怀旧咳嗽了两声聚聚了这个提议。

    东麓的太子所以木柔打的是什么算盘,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的多,所以他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的。

    可是一旁的木柔却点了点头,“我倒是可以去试试哦,毕竟他欠我一个心。”

    心。

    东方怀心中苦笑,她怎么就不记得她还欠自己一条命。

    “可是我该怎么出宫去,现在的我可是大家的焦点。”

    木柔皱了皱眉毛。

    “这个好办,到时候我会故意惹怒皇后,让她前来处罚你,你假死逃了便是。”

    东方慎笑着对着面前的木柔说道,侧着眼看了看一旁的东方怀,“怎么,有些人舍不得?”

    “自然。”

    东方怀点了点头,“我担心你一个人去东麓会不安全,我们已经派了使臣前去,不如你休息,这件事情我们”

    “不必,我心中自然有打算,这些事情对于我来说并不算什么。”一番话下来,确实让东方怀有些哑口无言。

    毕竟她是殷木秀,而不是那些寻常女子。

    这些天她在宫里到了这样的酒,久到他都以为她真的成为了自己身边的那个人了。

    可是理智却很清楚的告诉他,她到现在还痛自己不过是一个合作伙伴的关系。

    一种心酸感快要把东方怀吞灭,可到了最后他还是点了点头,“你且保重。”

    “不知道你在晋**中有没有什么旧部,可以利用的?”东方慎突然问道。

    毕竟以前的殷木秀就算再怎么背连根拔起,也总还会有愿意效忠于她的人,而这些人就是他们可以利用的。

    木柔想了想,“你们可知道这一次有没有孙将军?”

    “我去打听打听。”东方慎点了点头,“如果可以的话,到时候你就让他同孙晋进言用水攻打西戎的士兵们,让一半的人诈死,之后再出现,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木柔想了想觉得这个方法倒是可以行得通,转身看了看东方怪问道,“你可有把握??”

    她所谓的把握自己然后是稳住军心。

    到时候一大半士兵的死亡自然会让剩下的士兵几乎崩溃,而他们的战斗能力就会大不如从前。

    如果统帅没有合适的安排了人,到时候自然也就不会是件好事,反过来甚至还会让西戎失败,所以这个方法总归是有些冒险的。

    东方怀点了点头,“我心中清楚,这些事情都算不了什么的。”

    听到东方怀这样说,二人也都放了心,而计划就是在这一刻开始慢慢的运作起来。

    东方怀夜里借酒消愁被皇后无意中撞见、听到东方怀的一阵呢喃,第二天皇后便带着人去找到了木柔,并且“失手”打死了他。

    而东方怀趁着这个时候让皇后只能够躲在宫里,切断了宫里和外面的所有的联系。

    木柔肤用了假死药,很快,等到药效过去了便一个人单枪匹马的前往东麓,试图去说服那边的华策。

    东方怀挂帅,而晋国也前来攻打了西戎。

    一切的发展都在他们的计划之中。

    木柔一个人骑着马来到了东麓,首选找到了顾惜仁。

    两个国家交战,顾惜仁和易长山几乎都是拼了命想要说服东麓,可是却没有任何的用,看到皇上又跑回来的人适合女人,顾惜仁叹了口气问道,“这次他们总不会要用美人计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