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五章答应
    木柔皱了皱眉头,“什么美人计?”

    他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而木柔了解了当前的状况后,冷笑了一声,“你明天去太子府跟前要求见他。”

    “他逼着我不见,我已经试了很多次了。”

    木柔摇了摇头,“必须见到,如果不见,你就拼命的磕头,怎么样都要让太子府的门打开。”

    顾惜仁皱了皱眉头,“门打开又能怎么样?”

    “那你就不用操心了,记住,你只需要到时候打开门就足够了。”

    顾惜仁点了点头,也就答应了。

    现在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所以也就只能够听从面前的这个女人的注意。

    儿臣者下午没有事的时候,木柔倒是鬼差阳错的回到了刘家,却发现上面的门牌已经被换了,焕然一新的柳府。

    不知道这些天她不在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进到柳府,里面的佣人们都十分的客气,喊她柳小姐。

    自然,她是知道小时候刘府那些事的,看到面前的这群人竟然这样的对着自己,木柔也是有些诧异。

    “这是怎么回事,这里难道不是之前的刘府吗?”

    “小姐您有所不知道啊,之前少爷回来过了一次,屠了刘家几乎满门啊,那刘老爷还吧自己的宅子送给了少爷,所有刘家的,现在都是柳家的了。”

    柳新。

    她皱了皱眉头,没想到他现在倒是比以前更加杀伐决绝了一些。

    索性,她就住在了柳府,光明正大,也正好让那个人知道,她已经来了。

    夜晚,华策正在批改着奏折,却突然有探子上来回报。

    “启禀太子,柳府突然回来了个小姐。”

    华策一下子险些笔都没有拿住。

    她不是死掉了么,怎么如今又会回来。

    眼中的那种激动,让华策没有办法就这样继续工作下去,可是那样多的奏折还在等着他,索性他只能面不改色的说道,“你接着去查,这个柳小姐什么来历,还有她来做什么。”

    原来,她竟然真的还活着。

    不知道她的那个弟弟如果看到了她现在的样子,会是什么感受。

    是兴奋,还是难过,还是高兴。

    第二天一大早,顾惜仁就跪在了太子府的门口,要求见到太子,甚至磕头可到流血。

    最终太子府的大门还是打开了,而木柔也趁着溜了进去。

    华策正在自己的房间更衣,准备去见顾惜仁。

    却突然听到自己的周围似乎有人、他眉头一皱,下意识的准备好了暗器。

    “是谁?”

    “我。”木柔慢慢的走了进来,看到了正在更衣的华策,什么都没有说。

    “你怎么突然来了。”华策看到木柔出现在自己的身前,倒是松了口气。

    毕竟是她,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的相信着木柔。

    “我是来和你合作的。”

    华策挑了挑眉毛,“那你这样平白无故的看了我的身子,是不是怎么都得对我负个责?”

    木柔看到他的外袍仅仅披在身上,胸口的肌肉若有若无的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木柔皱了皱眉头,“我是来说正事的,太子应该知道,现在西戎和晋国已经开战了,这一次的东麓是你要选择一方,不知道您可曾做好准备。”

    “什么准备?你是哪一年的,柳新,你同我说话,就不能坦白写吗,一定要绕这么大的弯才好吗?”

    华策雅然一笑说道,“你是想让我去帮孙晋?”

    木柔皱了皱眉头,“不是,我想让你帮西戎。”

    “我为什么要去帮西戎,看起来似乎晋国的胜率更大一些,我为什么要去选择一个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大的利益的国家帮忙呢?”

    他的这些反应自然都在木柔的算计之中,但木柔只是摇了摇头,“你难道不担心晋国之后出尔反尔么,孙晋不是一个可靠的人,但是东方兄弟是,所以为了以后的东麓,太子应该知道该怎么抉择。”

    看着她一脸严肃同自己说这些的样子,华策微微笑了笑,“你倒是好计谋,自己跑出来找我,你说,帮了他们,我能够得到什么好处。”

    “共同瓜分了晋国。”

    木柔的脸色依旧十分的淡然。

    屋子里十分的安静,她似乎能够听得到华策胸口里的那颗心,在不断的跳跃着。

    “还有,这是你欠我的。”

    她看着华策眼神中有些威胁,华策眯了眯眼睛,也感觉到了一些危险,索性就笑了笑,“既然如此,你便等我消息,待我去说服了我的那个父王再说。”

    木柔点了点头,起身便准备离开。

    “何必着急着走,不如,我们做一个交易?”

    华策看着她,面上似笑非笑,“你留在我身边,我便让东麓的出兵。”

    木柔看着他,似乎在看什么好笑的事情。

    “太子殿下是不是还不够了解我。”

    她的声音十分的恬淡,“我从来不是一个喜欢被威胁的人,若是太子殿下觉得自己的国家只值得一个女人,那我无话可说。”

    说完便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太子府。

    而华策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心中不知道为什么,却有一种淡淡的酸楚。

    不愿意留下来,是必然的,而这个想法不过也就是他突然那样随口一说。

    要是她真的流了下来,或许他还会有些不相信木柔到底是谁。

    华策深深地吸了口气,穿好了自己的衣服,他知道西戎的使者自然是木柔的人,所以也就没有再见的必要了。

    晚上回到了客栈,顾惜仁揉着头,有些诧异的看着木柔,“真的答应了?l

    “嗯。”木柔淡淡的说道。

    顾惜仁以为她是用了哪种方法,才让华策同意,面色微微有些发红。

    木柔转身看着他,眼中却有些迷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你以为我找华策去做了什么?”木柔转过身看着面前的顾惜仁,淡然地问道。

    想来顾惜仁是误会了华策和她的关系,“他欠我东西,如今我刚好让他还回来而已。”

    顾惜仁呆呆的哦了一声,“那他同意了?”

    “自然。”

    没想到顾惜仁在这里待了这样久都没有办好的事情,木柔出面仅仅就用了这么一些之间,就完成了。

    不过既然华策已经答应了出兵,西戎就是稳操胜券了。

    木柔没有和顾惜仁一起回去,当天晚上她就快马加鞭的回到了爻城。

    之前他们约定好了在这里,继续接下来的戏份。

    她整整三日都在马上没有下来,到达爻城的时候,东方怀也刚刚好刚到,两个人碰了面,却没有相认。

    此时的她,已经不是那个呆在后宫中什么都不会的木贵妃。

    如今的木柔,才是如同鸟儿回到了天空,在做着本应该适合自己去做的事情。

    晋**营中,孙晋正在布置和爻城的策略,而木柔则躲过了那些探察兵,一个人来到了晋国的军营中。

    孙将军刚刚准备入睡,却听到自己的营帐外有声音,他皱了皱眉头,立刻起身拿起了自己枕头底下的匕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