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七章为了曾经失去的一切
    >

    手下人有些为难,“可是的确这一次似乎都是东方慎和东方怀的计谋,他们周围也没有其他人了……除了一个女人。”

    “女人?”

    孙晋从来不会小看女人,他冷哼了一句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东方慎的后宫有一位木贵妃,是他在历险的时候带回来的,恩宠有加,但是据说又一次怀王也碰到了木贵妃,整个人就愣住了,追着木贵妃,兄弟二人因为一个女人反目。”

    手下人低着头十分恭敬地说道。

    这段故事孙晋自然是知道的,他当时只听说那个木贵妃是晋国的细作,并且还长得特别想一个人。

    “我要那个木贵妃的画像、”孙晋冷声说道,“或许拿捏住这个女人,会对我们有很大的帮助。”

    “可是…可是这个女人前两天被皇后打死了,因为皇后看不惯她祸乱宫闱。”

    孙晋的脸色又一次变得有些不大好看,“这个蠢女人,她父亲和弟弟就没有教教她到底怎么做一个皇后么?

    手下人一句话都不敢说,看着气急败坏的孙晋,他也觉得现在的晋国岌岌可危,倒还不如早早地找个时候离开为好。

    孙晋一个人坐在自己的营帐里,看着摇曳的烛火,知道自己已经危在旦夕。

    或者说已经回天乏力。

    他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已经开始变得一无所有,出了手中的权利他再也没有了其他的东西。

    或许权利就等同于孤独,拥有了足够的权利后,你也会拥有足够的孤独。

    可这一切,真的是他想要的吗。

    他突然无比怀念那些年还在打仗的时候,和殷木秀在一起的日子。

    虽然那个女人总是板着一张脸,总是会对自己各种训斥,但是每次也会十分温柔的靠着自己,说一些很好听的话。

    她活着的时候,孙晋总是不敢光明正大的去怀念她。

    因为对一个人的感情会影响理智的软盘对,而他不能够失去理智。

    或许有一个秘密,在这个世界上,就只有自己会知道了。

    他并不想把这个秘密带离到坟墓去,所以他只能够继续奋力反抗,不让自己爱在这里。

    很快,没过几日,他们就到达了西戎都城门口。

    百姓们不知道后方的战事情况,甚至还以为是西戎战败,晋国打了过来。

    东方慎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中间的信使探子一次都没有送到过。

    所以这一次,他就只能够努力的让自己去坚持守住这个城。

    东方慎不知道后面hi阿会不会有援军,也不知道东方怀他们到底有没有取得胜利。

    站在城墙上,身边的贴身小太监陪着他,看着东方慎一个人有些微微孤寂的身影轻声说道,皇上,起风了,要不然我们先回去吧。“

    “不必,朕多看看朕的这江山,不然以后怕是要没有机会了。”

    东方慎叹了口气,语气中有着千百种的无奈以及不舍。

    他不想就这样的失败,所以这一次,无论如何他都一定要守住京城,等到东方怀的救援。

    而东方怀和木柔以及华策三人汇合之后,知道孙晋是打算直接进攻西戎的都城,所以三人没有休息,也就开始赶路。

    大约他们会比孙晋晚到两三天,只要城里面能够撑住两三天,这就足够了。

    但是他们到现在无法和成立取得联系,孙晋几乎是用掉了所有的手段来控制通讯,折让东方怀也觉得十分的无可奈何。

    木柔在一旁冷笑,这种招数,难道孙晋都已经忘记了当初是谁告诉他的了吗?

    既然没有办法把消息递过去,那他们就只能够赌一把。

    在都城里的东方慎,会为他们争取到足够的时间。

    否则一旦西戎的都城覆灭,那这场战争或许会产生更多的硝烟,会流更多的鲜血。

    孙晋在第三日到达了城门口,看着城墙上的守卫兵孙晋也没有许多的惊讶。

    毕竟就算他能够阻拦了后方传来的信,却无法不让东方慎知道,他已经来了。

    东方慎在朝堂之上据理力争,告诉大家现在要想活命,就必须要穿上战衣,和他一起战斗,不然等着他们的,就只剩下了死亡以及覆灭。

    没有人愿意就这样死掉,也没有人愿意就这么看着自己跌国家被毁灭。

    西戎都城里面的百姓也被组织了起来,成为了一只武装队伍,里面有男人有女人。

    无论两个人以前是多么不好的关系,可是到了这一步,所有的人都会变成最重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