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八章背叛
    他们要保护自己的家乡,要让这片被自己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土地不被其他人侵犯。

    而当战争真正开始的时候,却没有那么多的话语有的只有不断的血流。

    城内的士兵们拼命地阻拦,而城外那只精良部队则有规律的突袭。,

    孙晋很快就发现转过头来攻打成都似乎也是一跳走不通的路。

    而且最为关键的一点是,他们的粮草就快要没有了。

    之前孙晋原本打算是带上足够的粮草后出来在晋国边走边收一些粮食,但是在碰到了东方怀他们之后,这些粮食就遗落了很多,再加上逃跑的时候东丢奚落,很少一部分粮食被他们带着,而剩下的都已经被丢掉。

    孙晋几乎已经到了绝路。

    他看了看身后马上就要赶到的东方怀她们,深深的吸了口气,叫来了自己身边的人。

    “告诉他们,我们降了。”

    这些战士们都是曾经和他处深入死的兄弟们,他答应过她们,这一辈子都不会带着她们打败仗。

    可是这一次他却食言了。

    所以他不能够再让他们不断地无畏流血死去,他得让他们平安。

    城中的人们还在拼命的反抗,却突然发现孙晋的军队停止了进攻,反而升了白旗。

    站在城墙上督战的东方慎也有些差异,不知道孙晋这是在弄哪一出。

    “启禀陛下,晋国派人在城门口说自己要投降。”

    东方神愣了愣,“真的?”

    下人点了点头,“千真万确额,微臣不敢撒谎。”

    一下子,东方慎的眼泪都险些滑落。

    但他还是长了个心眼,担心这是孙晋的计谋,直到在城墙上看到了东方怀率领的大兵,他才知道,这场战争,她们是真的赢了。

    东方慎红着眼眶,远远地看着东方怀和木柔两个人统领着三军,格外的感动。

    木柔站在远处看着孙晋升起的白旗冷哼了一声,“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假惺惺的投降做给谁看,当初出征的时候怎么没顾及到这些将士们的姓名。”

    但即便如此,她也不能不承认,的确孙晋这一次变了很多,至少他不会再不顾一切的去让将士们为自己拼命他,也开始有了感情。

    投降后的孙晋被暂时囚禁在了西戎皇宫的一个角落中,因为东方慎坚信,西戎的都城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是比皇宫更加的安全的。

    孙晋坐在冰凉的石椅上,看着截然不同的月光,心中有这隐隐的痛意,

    宫殿门却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他没有回头去看,毕竟现在的他已经成为了一个囚犯,任何人对于她来书都已经没有了区别。

    “这个时候来看我的,让我猜猜会是谁。”

    木柔的脚步顿了顿,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来到了这里,手中的短刀更是让她觉得有些手足无措。

    就好像骨子里她就对孙晋有一种恨意,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可是孙晋却只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甚至没有转过身来。

    深深的吸了口气,木柔让自己冷静了下来,慢慢的走了过来,坐在了孙晋的身后。

    “晋国国主。”

    她眯着眼睛,对着这个她几乎想要扒皮抽血的男人说道。

    孙晋听到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便还是有些差异的转过了头来。

    面前的女人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就好像张嘴就能够呼唤出他的名字、

    木柔就这样看着孙晋,冷哼了一声,“怎么,国主不记得我了么,我可是你们放在西戎的一枚棋子。”

    孙进不是蠢人,听到了木柔说是被放在西戎的棋子的时候就猜到了木柔的身份,“你就是木贵妃?”

    “正是。”

    “你来做什么?”

    孙晋眯了眯眼睛,有些危险的看着来的人,“莫不是也想看我的笑话不成?更何况我听闻你可是已经死掉了的。你到底是谁。”

    木柔看着他,面容依旧十分的冷情,“哪有请问,这个世界上是谁规定死掉的人,就一定活不过来了呢?”

    孙晋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浑身都在被不停地咬着,格外的难受。

    “你到底是谁,你绝对不是木柔。”

    木柔看着面前的孙晋,突然摇了摇头,“蠢材,被自己身边的人背叛了都不知道。”

    “去问问孙将军,或许孙将军能够给你答案,”

    木柔站起了身来,整个人显得十分的凌厉,“陛下,那根紫钗,不知道你是否还存着,若是存着,也就丢了吧。”

    说完,她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孙晋听完整个人愣在了原地,那根紫钗,是曾经他和殷木秀的定情信物,除了他们两个人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

    难道这个女人是殷木秀生前身边的人?

    他眉头越皱越紧,便叫人去禀告东方慎,自己要见孙云。

    孙云是殷木秀的人,自然不会和其他的将另一样被关起来,而是被释放了自由。

    他穿着许多年都没有穿过的布衣,满满的来到了关着孙晋的宫殿。”

    “殿下,您可安好。”

    看着孙晋憔悴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他终于有了一种释然了的样子。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陛下问的是哪个女人,陛下一生有过很多个女人,微臣也不知道陛下所说的究竟是谁。”

    看着孙云油盐不进的样子,孙晋也是无可奈何,只能婉转了一些问道,“她同我说了许多木秀的事情,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如果还有人和我一样惦记着木秀,那就只能是你了。”

    一番话音刚落,一个巴掌便重重的抽在了孙晋的脸上。

    “陛下,任何人都有资格来和我说这番话,除了你。”

    孙云一下子眼神变得十分的恶毒,“我知道您记恨我为什么要背叛你,因为水攻的主意就是我提出来的。”

    “这么多年了,我从来就不是你的人,我的主子只有一个,殿下,何不好好想想,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他看着愣在原地的孙晋说道。

    孙晋不是不知道孙云曾经是殷木秀的人,可是他却没有想到除了殷木秀,还有谁能够让他如此的折服,

    除了殷木秀。

    他愣了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