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九章亲生儿子
    />

    如果当初不是为了救殷木秀,他又何苦于此。

    无论如何,现在东方怀还要把自己的心给那个女人,让它如何能够同意。

    “皇兄,我已经时日无多了,我现在日日看到她,我便心里苦,她没有心,她也苦,何不如把我的心给她,让我再走的时候还能快活些,不要总是牵挂着人。”

    东方怀几乎是在用恳求的语气说道,“我这一生都没有求你帮我做过什么事,可是这一次,皇兄,我求求你,一定要把我的心给她。”

    东方慎愣在了原地,看着东方怀,满满的红了眼眶。

    “为了她,你真的是连命都不要了。”

    东方怀知道,东方慎如此便就是答应了,也就苦笑了一声,“从当初遇见她开始,我的人生就是一个错误,如今要死了也好,也算是中解脱,下辈子,我只希望我能够早早地遇到他。”

    两个人作为兄弟,作为君臣已经这么多年,很多话都已经不用说得那么明白,彼此之间也有着旁人无法理解的新人。

    “你还有多久。”

    “多则三个月,少则一个月。”东方怀淡然地说道,“我已经问过大夫了,这几日就可以换心了。”

    柳初被叫来的时候,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知道看到了太医,才知道东方怀是要把心给自己。

    可是如果没有了心,那他有何已经死掉有什么分别呢,

    东方怀告诉他,自己已经没有多久时间了,早些把心给她,总归还能够让他更坦然些,索性柳初也就没有拒绝。

    躺在床上的两个人,柳初慢慢的闭上了双眼,而一旁的东方怀则看着他,眼泪满满的滑落。

    再次醒来的时候,柳初又一次感受到了胸前的跳动,终于又有了各种各样的感受。

    比如现在的欣喜以及惊讶。

    她细细的回想了很多的事情,比如东方怀。

    突然觉得有些感动。

    在自己以前活着的时候,从来没有人对自己这样的好,大部分的人都只是利用。

    而现在真正等到自己一无所有的时候,陪在自己身边的,却是当初那样讨厌的人。

    这到底是不是命运的一种讽刺。

    对于东方怀对自己的情感,她确实能够感觉得格外的强烈。

    因为这个心事东方怀的心,他对自己那种炽热的感情,除了他就是自己最能够感受得到。

    如果她能够早些有心,或许她能够回报同样的感情。

    可是现在,她除了感动,却再也没有其他的想法。

    或许有的时候,缘分比起任何东西都更加让人强迫不来。

    东方怀睁开眼睛后,却没有的感觉就好像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原来那个总会痛的地方,现在总算是空荡荡了,看着柳初的时候,他也能够淡然了很多。

    或许,这就已经是两个人最好的结局了。

    孙晋请人去找柳新到自己的院子里来。

    柳初倒是不知道他还有什么同自己好说的,两个人夫妻那么些年,到头来却落得了这样一个下场,换做是谁,或许都会觉得心碎吧。

    来到了院子里,看到孙晋单薄的身影,她难免还是会有些心疼的,但还是板着一张脸,“有什么事,”

    她的语气格外的冷淡,就好像这些事情和她没有任何的关系一样。

    原本,她和他,也就早早都没有了关系。

    “你怎么就这么恨我。”

    孙晋冷笑了一声说道,“我倒是不知道你还有这种本事,让怀王和西戎的皇上都被你迷得团团转,殷木秀,你们殷家是不是都是这种家教。”

    “我们殷家什么家教,您会去问问您的殷贵妃难道不是更好,毕竟我哪里有殷贵妃有家教。”

    往昔的那种痛苦又铺天盖地的袭来,让她觉得浑身都很难受。

    在冷宫里被欺负的日子,还有这些年来收到的苦难,通通都是拜面前的这个人所赐。

    “你到底想要什么、”

    孙晋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目光却有些厌恶。

    “我要你的命,你的国家,你的天下。”柳初满满的靠近了他。“你不是最看重这些吗,那我就统统把她们都抢过来,孙晋,这是你自找的。”

    说完,她便静静的看着他,眼神里满满都是恨意。

    这么多年,似乎恨他也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孙晋冷笑着摇了摇头,什么都没有说。

    “你是要和你的亲生儿子抢这个江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