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章当年事
    孙晋冷冷的说道,却让柳初楞了一下。

    亲生儿子。

    她这一生就只有一个儿子,可是当初殷贵妃却告诉他那个孩子已经死了。

    “你说什么>”

    柳初的目光格外的犀利,看着孙晋,迫切的想要听到她一直以来都在梦寐以求的那个答案。

    “我们的儿子,孙斌还活着,你难道想要和他去抢皇位么。”

    孙晋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面前的柳初,面色十分的坦然。

    因为他知道,知道这个消息后的柳初,绝对不会和刚才一样淡定。

    柳初愣在了原地。

    自从那一日殷贵妃突然来了冷宫,告诉了自己斌儿已经死了以后,从那时候开始,她的心也就跟着死了。

    就算是从新活了过来,碰到了新的人,新的事情,还有对于孙晋的恨,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因为自己的儿子的死。

    可是现在孙晋就这样十分淡然的告诉自己,你的儿子没有事情,他没有死。

    那么她所做的一切又都是为了什么。

    废了这样大的劲,到头来却是在争夺自己斌儿的江山吗?

    柳初没有继续和孙晋带下去,两个人做夫妻做到了这个份上,也已经没有什么更多的话需要去说了。

    既然已经成为了死生不复相见的人,那么最好从此就再无瓜葛,这样大家都能够过的舒坦过的顺心。

    柳初从关押孙晋的宫中出来便顺手牵了一匹马,准备去晋国。

    孙云看着她的身影,有些诧异。

    “您这是要做什么,现在战事刚刚稳定,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商议,这个时候万万不能不在……”

    他有些着急的拉住了柳初,却被她一手甩开。

    柳初的脸上有些泪痕,转头指着另外一匹马说道,“你和我一起去晋国,太子没有死,我们要去找他。”

    听到这话,孙运也愣住了,原来这么多年朝里说的都是真的。

    一直易以来除了孙斌,孙晋也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儿子,可偏偏是这样,孙晋缺不着急去扩充后宫,或者再生一个儿子。

    朝中有一些小道消息说当年的孙斌其实没有死,只是被皇上藏了起来而已。

    那时候的孙云并没有当做一回事,可是如今想了想却又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反常。

    只有孙斌没有死这一条消息可以解释的清楚这一切。

    再看着柳初着急的样子,索性孙云便开口道,“你不要着急,现在我们若是贸然回去,安不安全不一定,还不一定能够找得到公子。”

    毕竟这么些年,终究没有一个人知道孙斌到底在哪里,是活着还是死了。

    知道的人只有孙晋一个人,如果柳初不去问清楚的话,恐怕这一趟她依旧是要白跑一趟。

    柳初也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己刚才有些太过于激动。

    毕竟那是自己的儿子,他的身上留着的是自己的血。

    当年直到他掉在井里之后,她恨不得也跟着斌儿一起掉进去。

    就算是重生了之后,她也常常在想,井水那样的冰凉,自己的斌儿会不会觉得冷。

    可是现在,她的斌儿还好好的,还能够再次出来唤她一声娘,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无异于是天大的好消息。

    柳初知道孙云是对的,深深的吸了口气,她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按耐住自己迫不及待想要见到斌儿的心。

    回过头,孙晋依旧那样冷清的坐在院子里,就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柳初叹了口气,慢慢的走了过去。

    “我要见斌儿。”

    孙晋看着她挑了挑眉毛。“你以什么身份去见他,你难道要告诉他,我就是你的娘亲吗。”

    柳初站在原地,一下子愣住了。

    刚才知道了斌儿还活着的消息,她太过于激动,却忘记了自己已经不是殷木秀,不再是斌儿的母亲了。

    “那又如何,斌儿终究是我生的,我总归是要见见他的。”

    柳初的语气十分的强硬,听起来就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

    孙晋看着她,长长的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是什么都没有便,还是这么的犟。”

    两个人就好像是多年不见的故人一样,终于能够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说说话。

    “孙晋,你的人头我总会取了的,这是你欠我的,欠斌儿的。”柳初十分的淡然,就好像只是在说一件和自己丝毫不想干的事情。

    这些事情,在殷木秀倒下的那一刻,也的的确确再也不和他想干。

    而远在千里之外,刚刚复辟了狄秋国,坐上了皇位的柳初,便收到了探子的回报。

    “柳初还活着。”

    短短的五个字,却让柳新整个人愣在了皇椅上。

    “来人,备马,朕要出宫。”

    李财知道了他的行为后,便赶忙赶到了皇宫,扑通一下跪了下来。

    “皇上啊,臣知道您和柳初姑娘感情深厚,可是终归您已经是皇帝了我,万万不可再如同以前那样调皮了如果出了什么事,那我们狄秋国就彻底的完了啊。”

    柳新听着李财几乎快要哭出来的声音,浓浓的叹了口气,“不要说了,我这次去也不仅仅是为了柳初。”

    “这次晋国这么大一个柿子,因为那个时候我刚刚登记,还没空去出兵,否则现在应该也有我们一杯羹,我这次去刚好去浇浇水,这样也能让局势更加混乱一些。”

    毕竟现在他们是最弱小的一个地方,只有不断地扩大,才能够让狄秋国发展的更好。

    李财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只能深深地叹了口气,就这样看着柳新转身起码离开。

    而这边的柳初和孙晋,却是依旧十分冷漠的看和对方。

    她是那样的思念自己的斌儿,恨不得离开就能够见到他。

    可是看着孙晋的样子,却不是很想让斌儿和她相见。

    “那一年,斌儿险些出事,是我在关键的时候看到了他,把他捞了上来,才没有让她落入井中。”

    孙晋沉浸在回忆中,轻声的说到,“后来我就发现,似乎是有人在针对斌儿,不管我和你如何,斌儿都是我的孩子,我不能够放任不管,索性就让人把斌儿送出宫去抚养,再谎称斌儿已经死了。”

    柳初静静地听着。

    那个时候她正被关在了冷宫,自己都无法保全,更何况是自己的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