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如果早点遇见你
    东方怀越来越嗜睡,但是他睡着的时候总是要紧紧地拉着柳初的手才能够入睡。

    柳初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但是看到东方怀的样子,她有没有办法去决绝,只能够温柔的陪伴他。

    有的时候柳初也在想,如果自己早在遇上的是东方怀,是不是这一生就会完全不一样。

    她不知道,这个世界上什么都不缺少,唯一没有的就是如果。

    不过这或许也就是人生的意义,也就是因为任何事情都只有一次性,所以才会显得弥足珍贵。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些牵挂那个小子。

    虽然总是那么的调皮捣蛋,就像是自己跌斌儿一样,可是他却又那样的聪慧。

    如果他按照自己所说的去做,这个时候应该已经称王了。

    可是这样久都没有任何的消息,她都有些担心是不是他出了什么事情。

    但是却又没有办法去联系。

    柳新的行踪总是那样的隐秘,让人没有男法去追查。

    看着面前的东方怀,柳初叹了口气,自己现在什么都没有办法做,只能够看着让她。

    东方怀熟睡的时候,东方慎却放下了百忙的公屋赶了过来。看到依旧十分苍白的东方怀,他的内心百感交集。

    “总归,他的梦想是完成了、”

    至少在临走前,他还曾经被她这样的温柔对待过,或许对于东方怀来说就已经弥足珍贵了。

    东方慎来的时候柳新正在赶窗户。

    “你怎么来了这里。”

    东方慎没有想到这么就来照顾东方怀的,竟然是柳初。

    看这柳初温柔的样子,一时间他也有些恍惚。

    如果东方怀能够看到这一切,他该会有多么的幸福。

    “如果他那一天不在了,你就不要告诉我了,悄悄地通知其他的供人就好了、”

    东方慎已经开始安排后事了,可在他的眼角却没有一丝丝的泪光。

    生老病死,从一开始他就看的特别清。

    而东方怀和他几乎是一样的看法,如果为了达到自己的目标一定要牺牲,那么甘愿他们成为唯一的牺牲品。

    东方怀醒来后,发现刘处不在房间里,心中一时有些空荡荡;

    如果心还在的话,或许她们说什么他都会十分的难受。

    可是他已经没有心了,看到面前的这群人这样的一轮,他也会是温柔的和对方去讲道理。

    东方怀就像是个太阳一样的温暖着自己周围的所有人,包括着柳初。

    他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柳初,一下子有些慌了神,

    她明明答应了自己一定会陪着自己跌,可是这样突然醒来却发现她不在身边。

    没有安全感几乎快要把东方怀吞灭。

    她就想是一个ie迷了路的孩子一样,拼命的在找自己的父母。

    柳初不过是出去端了些吃得来,她担心东方怀什么都没有吃对身体不好。

    看到柳初回来,东方怀的脸上总归好看了一些,整个人看上去也柔和了。

    “你去了哪里,我刚醒里怎么着都没有找到你。”

    东方怀浑身有些不大舒服,整个人说话都带着一股浓浓的鼻音,听起来却让柳初觉得有些可爱。

    “我去短了些吃屎,我有些担心你行以来会饿。”

    东方怀点了点头哦u,知道了柳初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也就没有继续委屈了。

    不知道为什么,柳初看着他,就好像能够看到自己斌儿的影子。

    是不是自己不在的时候,斌儿也曾经这样的思念过自己。

    东方怀看得出来柳新似乎有什么心事,索性开口问道,“你有什么心事吗?”

    “我在想我的儿子。”柳初没有隐瞒,轻声说道,“我一直以为他死了,可是孙晋告诉我他没有死。”

    东方怀低下了头,“你想要去找他吗?”

    柳初点了点头,“可我既然答应了留下来陪你,便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爽约了的。”

    “我倒是没关系”

    柳初难得对着东方怀露出了笑容,东方怀便知道他不用多说什么。

    毕竟柳初选择了留下来陪着自己,就已经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了。

    很快,柳初看到了墙角有一只梅花,轻声赞了一句,“好美。”

    “寒梅香自苦寒来。l

    东方怀轻声说道,说完便又是一阵的咳嗽。

    看到东方怀如此孱弱的样子,柳初叹了口气,心中却是愈发的愧疚。

    之前没有心,她不会有这些情感,可是现在的她被这些所缠绕,且格外的烦躁,甚至是有些无奈。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或许只是因为没有喜欢这颗心脏在自己胸膛之中吧。

    东方怀一阵猛烈地咳嗽,拉回了柳初的思绪。

    “我们回去吧,在这里有些冷,你的病受不了的。”

    柳初轻声说道,东方怀也只能点了点头。

    临走的时候,东方怀指着墙角的拉美说道,“我想要那只有梅花。”

    看着墙角开的如此旺盛的梅花,柳初也变走了过去摘了一只下来。

    东方怀其实已经不怎么能够闻得到花香了,但是他把花放在自己的鼻子底下,努力的想要去闻到,闻到那个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味道。

    柳初看到他这样的费劲,一时间有些酸涩,“别在这里了,进屋烧了炭火我们在说。”

    东方怀徒劳的放下了那梅花,也只能点了点头,毕竟他什么都没有办法秀出来。

    曾经那样完美的一个他,柳初都对他没有任何的意思,现在如此的憔悴,想来柳初也应该是更加的看不上自己了。

    苦涩的笑容几乎快要吧东方怀吞噬,不过还好没有那种心痛的感受。

    没有心对于东方怀来说,也的的确确是一种解脱。

    这么多年来,柳初几乎已经成为了他的执念,无论做什么,什么事,他都没有办法不去顾及她。

    而就算柳初在自己的面前,如果没有做到最好,他依旧会十分的难受。

    东方怀猛的一下出来,柳初递给了他一盏白色的帕子,过了一会,上面全是鲜血。

    柳初不动声色的把帕子收了起来,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东方怀低着头,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颓废,柳初扶着他回到了室内。

    柳初把大夫叫了过来,大夫只是摇了摇头,让他们早些开始准备后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