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三章他也是一个男人
    听到这些话,柳初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最后还是d看了点头,因为除了点点头,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做什么了。

    很快,东方怀就睡了过去。

    柳初也觉得有些疲惫,这些天连着照顾他,总归也觉得有些疲劳。

    可是她也没有想要休息的意思。

    柳初坐在东方怀的床边,仔仔细细地替他掖好了被角,确认过他已经睡着后才送了口气,在一旁的桌子上爬下,准备休息一下。

    柳新这些日子几乎是马不停蹄的往西戎走。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到柳初,想要告诉他自己这些天的近况。

    他还想问问她,怎么那个时候说死掉就能够死掉了呢,是不是对于她自己来说,这个弟弟一点都不重要呢。

    就算他们不是亲的姐弟,可是她就这么不把自己当作一回事吗。

    柳初总归还是有些愤怒的,一路上只想着早些见到柳初。

    到了西戎的时候,他直接给东方慎递了书信,便大摇大摆的进了宫,

    他找到柳初的时候,柳初已经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这些天的疲惫在她的身上尽显无疑,柳新看到她,便放下了自己所有的怒气。

    她怎么又憔悴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同时,他也有些后悔,为什么这些天里,自己都没有陪在她的身边,如果自己能够一直陪伴着她,是不是现在的她就会好很多很多。

    柳新叹了口气,把自己的外袍脱了下来,给她盖在了身上,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

    可柳初就算是睡着了,也是把自己的身体紧紧的蹦着,稍微有人动了一下,她就立刻能够察觉得到。

    “谁?”

    她猛地抬起头,紧紧的抓着柳新的手。

    看到是柳新,她愣了愣。

    “这么久没有见,想我了吗?l

    柳新忍住眼泪,嬉皮笑脸的说道。

    果然这样就没有见,他依旧是那个调皮的孩子。

    “臭小子。”柳初嘟囔了一句,便放下了他的手。

    看起来柳新长大了很多,无论是从身高上还是从样貌上,看起来都要比她大一些。

    总归是她的弟弟,看到柳新如此的样子,也算是放下了心。

    她“你这些天去了哪里,一个人有没有吃亏?”柳初皱着眉头就好像一个妈妈在操心自己的自己的孩子一样不停地询问着柳新。

    柳新哑然失笑,过了好久才说道,“我都很好,我一个人能照顾好自己的,我现在是狄秋国的皇帝了。“

    没有想到在她忙着的这段时间里,柳新私下里竟然偷偷的孤僻了狄秋国。

    “你怎么那么不让人省心,在这个关节上复国,还跑来看我”

    看着不断落对着自己的柳初,柳新干脆那她搂到了怀里,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柳初一下子愣住了,没有想到这个小子竟然这么大胆,她有些生气的想要推开柳新,却因为力气太小怎么都推不开。

    “别动了,让我抱一会。”他的嗓音十分的低沉,甚至还带着一种磁性,让柳初听着一下子就没了所有的火气,只能够任由他这样紧紧地搂住自己。

    不知道什么时候,柳新也不再是当初的孩子了,现在的他看起来要同自己差不多,甚至比自己都能够去独当一面。

    但是她又总觉得他还是个孩子。

    再怎么样,当初也是她一手带大的柳新,现在看到他站在自己面前,总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奇怪感。

    索性,她也就从柳新的怀抱里挣脱了出来,有些尴尬的收到,“怎么我都是你的姐姐,你这样做让别人看到不大好。”

    柳新却冷哼了一声,“你哪里是我的姐姐了,我怎么不知道。”

    “朕是狄秋皇的曾孙子,狄秋国哪里来了你这么一个公主,朕倒是都不知道了。”

    听得出来,柳新有些生气,毕竟自己从来都不想成为柳新的弟弟被她所保护,他只想站在她的面前,为她遮风挡雨,成为一根能够保护的聊他的人。

    柳初觉得今天的柳新有些奇怪,索性便没有继续说什么了。

    只有柳新自己知道,为什么自己这样的奇怪,

    来的路上,他想了很多很多。

    比如为什么自己不愿意立一个皇后。

    李财几乎快要劝他劝到崩溃,可柳新就偏偏不愿意去立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成为自己的妻子。

    他不禁好奇,自己喜欢的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首先一定要和柳初一样的老城,不能够太过于年轻,太过于活泼,还有一定要和柳初一样温柔,还要和柳初一样……

    想着想着,他便愣住了。

    想来想去,他喜欢的人的条件都和柳初分不开。

    就算自己因为柳初这么多年对自己的照顾,所以对她这一款的情有独钟。

    可是与其说是对她这一款的情有独钟,倒不如说是对她情有独钟。

    这下柳新总算是茅塞顿开了。

    自己如此的担心她,如此的想要快点见到他,原来都只是因为自己喜欢她。

    自从知道了她不是自己的亲生姐姐,柳新都一直有一种十分庆幸的感觉。

    就好像幸亏她不是自己的姐姐一样,

    这样他的喜欢就不算是妄为了伦常。

    想明白了自己的心心意后柳新总算是松了口气。

    喜欢一个人从来都是没有错的,但是他也不会满足于一直这样默默的喜欢,

    他想得到柳初的回应。

    他知道柳初经历了那样多的事情,或许并不会喜欢他这样一个毛头小子。

    所以他一直都在有意识无意识的让自己变得更加老城,更加有城府,因为这样她就会喜欢自己了。

    柳新就好像是一个孩子,在努力的去让别人喜欢自己。

    此时此刻,看着脸颊有些发红的柳初,他微微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或许这样的举动对于她来说有些太过于唐突,毕竟她总是把自己当做弟弟看。

    不过至少今天,他告诉了她,自己从来都不是她的弟弟。

    他是一个男人。

    床上的东方怀睁开了眼睛,却看到房间内还站着柳新,便努力的想要起身。

    柳初注意到了东方怀的举动,赶忙走了过去帮他扶了起来。

    柳新开始到没有注意到东方怀的存在,如今看到了他,心中总归有些不打舒服的。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换做是谁都会想多。

    不过看到东方怀的样子后,他还是有些惊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