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最后一个要求
    原本那样精明强壮的一个人,怎么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就好像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

    柳初一声不吭的把他扶了起来,垫了个靠枕。

    柳新就这样默默地看着一切,看着她好喜爱那个一个妻子一样的照顾着东方怀,心中怎么可能不嫉妒。

    “你怎么突然找来了。”

    东方怀轻声问道。

    柳新看着这样的东方怀,就算有什么不舒服,也不好发作。

    毕竟他看起来是那样的憔悴,就好像很快就要支撑不住离开这个世界一样。

    ’

    柳新皱了皱眉头,“来找柳初。”

    东方怀很敏锐的抓住了他对于柳初的称呼,已经不再是姐姐,而是直呼名字。

    男人之间的心思,总归还是男人明白一些、

    “我想喝些粥,你去帮我取些来吧。东方怀十分温柔的对着柳初说道。”

    她点了点头,也明白东方怀是有什么话想要单独对刘新说,自己在一旁不大合适。

    她不是多事的人,所以也就点了带你头,转身出去想办法啊给他找些粥来喝。

    “你喜欢她。”

    东方怀十分肯定地说道,看着柳新的样子,心中总归是有些了确定。

    “我一直都喜欢她。”

    柳新倒也没有否认,坐在了一旁把玩着杯子。

    东方怀咳嗽了两声,摇了摇头,“一来你们是姐弟,就算不是亲的,你能够接受得了,可是她未必能,更何况她把你当弟弟,二来,你没有保护她的能力。”

    一番话虽然让柳新听起来格外的不舒服,可是他也知道,东方怀说的是对的。

    “那又如何吗,你样样都比我强,甚至比我好的多,可惜她就是不喜欢你罢了。”

    “感情这个事情想来讲究的是两厢情愿,不是单纯的搭配就足够的。”

    看着东方怀,柳新依旧没有给她留任何的面子。

    东方怀靠在床上,久久都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他才开口说道。

    “你长大了。”

    声音中有一种沧桑。

    “等我走了以后你就好好的照顾她。就算她再恨孙晋,也不让她做出任何后悔的事情。”

    柳新点了点头,总归他同自己说的都是一些有用的,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柳初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东方怀和柳新两个人没有继续说什么,反而都有一种默契感。

    不过总归这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柳初也就没有多问什么了。

    东方怀的身体一天的比一天差,大概这个冬天他是熬不过了。

    柳初大把的时间陪伴着他,东方怀现在最需要的不过就是她的陪伴。

    自从那一日东方怀和柳新说完话,柳新倒也没有天天腻着柳初。

    毕竟他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和柳初相处,而东方怀却已经所剩无几。

    他不是一个自私的人,柳初自己内心觉得自己愧对于东方怀,所以一直在弥补他。

    所以他也会陪着她一起还。

    东方怀突然有一日看起来兴头好了很多,笑着说自己要下棋,柳初便差人拿来了一副棋,还叫来了东方慎。

    两兄弟对坐着下棋,东方怀看起来难得的面色十分的红润,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的健康

    东方慎心中一片的酸楚,却什么都没有说,或者什么都不能够说。

    他不愿意让东方怀更难受一些。

    如果他的不介怀能够让东方怀轻松一些,他宁愿自己的痛苦永远都不要被他知道。

    “皇兄,你恐怕又要输了。”

    东方怀笑着说道,看着棋局慢慢明朗了起来,他也看着更健康了些。

    “皇兄,我昨天晚上梦到了母妃。”

    东方怀和东方慎两个人并不是同一个女人所生,但都是抱在了皇后的膝下抚养。

    东方慎是皇后所生,而东方怀则是贵妃所生,但二人一直都如同亲兄弟一样。

    “母妃说她在那边等着我,说他和母后都想我了……”

    东方怀笑着说道,就好像真的有人在那边等着他一样。

    “瞎说,贵妃和母后才舍不得你就这么死了呢,那都是在做梦,朕就不允许你去死。”

    东方慎的声音有些哽咽,“听到没有,你是西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怀王,有都少人羡慕你,你还不赶紧起来,否则有一天朕被害了怎么办。”

    “皇兄,我没有办法陪着你了,我要先走了,皇后一家,该动一动了,其他的大家族你只需要提拔一个压一个,让他们之间互相制约就足够了,必经西戎还需要他们的声望。”

    东方怀拼命地咳嗽说道,他的面色越来越苍白,完全不像刚才的红润,‘我走了以后,你不要怪柳初,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就算不选择这条路我也就剩下了十年,如今不过是提早了而已。’

    “你一定要替我保护好她,我的心在她的身上,她活着,我就也还活着,这样就足够了。”

    东方慎让东方怀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紧紧地搂着他的肩膀。

    出了小时候,他们兄弟两个人也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这样的亲近过了。

    “好,你说什么都答应你。”

    东方怀笑了笑,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兄长从来都是最疼爱自己的。

    无论是小时候还是现在。

    “我想见见柳初。”

    就算最近她寸步不离的陪伴着他,他无论在哪都能够看得到她,可东方怀就是怎么都看不够。

    柳初皱着眉头坐在了床边,轻声问道,“今天是怎么了,医生的药是不是没有吃?”

    “那些药对我都没有什么用,但凡有用的话我现在早好了。”

    东方怀努力的坐起来,东方慎赶忙把他扶了起来。

    “能不能在我死之前,再答应我最后一个要求……”东方怀轻声说道,“我知道你或许不会答应,但我还是想问问你。”

    “能不能以我的夫人的名义参加我的葬礼。”

    东方怀的眼角滑落了一滴眼泪,“不答应也没有关系,我没有心,我也不会难受,更不会记恨你的。”

    柳初看到这个样子的东方怀,眼眶也有些发宏,心里似乎也预料到了什么,点了点头,“我答应你。”

    她的眼泪没有掉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