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五章葬礼
    东方怀努力的想要靠在她的耳旁说话,却是越来越费劲,好不容易柳初弯下了腰,仔细的听他说话的时候,东方怀却是拼命地咳嗽,似乎快要把他的肺都要咳嗽了出来。

    东方慎心疼的拍了拍他的后背,东方怀却是猛的一下抓住了面前的柳初,眼眶通红。

    “我”他拼命的想要和柳初再说些什么,可是还没有等后面的话说出来,他便整个人软了下去。

    东方慎愣了愣,试图拍一拍东方怀,看看他是不是不小心摔下去了,可是怀中的人却丝毫都没有动静。

    “皇兄兄”

    东方慎拼命的拍了拍他,整个人慌作了一团。

    柳初伸出手探了探鼻吸,过了许久,才摇了摇头,“陛下节哀。”

    东方慎抱着东方怀愣在了哪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恍惚中,他似乎能够看到曾经在一起玩闹的两个小男孩,一前一后,都是那样的幸福快乐。

    东方慎的泪水不断的往下流,就好像悲伤已经完全的控制住了他。

    东方怀闭着眼睛,看起来十分的安详,一点都没有他刚才的那种痛苦感。

    有的时候柳初觉得,死亡或许也是一种解脱,对于东方怀来说,如果让他天天被病苦所折磨,到还不如让他战死沙场更加的光荣。

    东方慎总归是一位皇帝,擦了擦眼泪,也就没有再继续说什么。

    他还不能够倒下,他还需要足够的坚强。

    他面色十分的淡然,而一旁的柳初却是更加的淡然。

    “东方怀死掉的消息,若是穿出去会不会对晋国的处理有影响。”

    柳初突然问道,一旁的东方慎却是有些阴狠,“我皇兄生前那样的喜欢你,我不求你对他有相同的感情,但是你在他尸骨未凉的时候就这样来算计她,柳初,你还是人吗。”

    你还是人吗。

    一句话让柳初愣在了原地看。

    她向来都喜欢把所有的事情都提前做好打算,东方怀的突然离开,肯定会让所有人都方寸大乱。

    所以她才会第一时间想到其他国家会不会因此而动乱,却没有想到这r />

    刚才离开了这个世界的人,不过是那样的举足轻重,根本影响不到这个世界的一点一滴。

    可越是这样,她的心中就越难受。

    她多么希望东方怀能够突然起来,笑嘻嘻同她说一句,他只是想让她做自己的新娘。

    可惜,这一世都没有了这样的机会。

    眼泪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滑落的,一直以来,柳初都以为自己已经不会流泪了。

    那种温热的感觉,让她的心里猛然一紧,就好像这颗心脏也在因为主人的离去而十分的悲伤一样。

    尽管如此,可柳初终究没有说什么。

    柳新看到她如此的难受,索性那她拦到了怀里,“不要哭了,他早就知道自己会有这么一天的,对于他来说,这样死了,总比活着受罪要好。”

    道理虽然她都明白,可是却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让自己冷静下来。

    过了许久,柳新才松开了他,看着柳初依旧有些发红的眼帘狗,他长长的叹了口气。

    “就算知道是他喜欢你,可是你这个样子,还是让我很嫉妒。”

    柳初愣了愣,似乎有些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柳新也没有打算让他明白,只是摸了摸她的头,便一个人离开了。

    三天后,就是东方怀的葬礼。

    而柳初也如约穿上了丧服抱着东方怀的灵位,以他妻子的身份参加了这场葬礼。

    她知道自己欠东方怀的,早已经没有办法还请,如今做的一切不过都只是在安慰自己罢了。

    葬礼上所有人都很安静,并没有人主动出来闹事。

    东方慎从头尾脸色都特别的难看。

    皇后看着东方慎的脸色,以为他是在吃醋,毕竟当初他也曾经是木贵妃的丈夫,可是如今她却抱着别人的牌匾成了别人的妻子。

    皇后还是多少有些怨恨的,毕竟当初她以为自己打死了柳初,那么久都没有出过门,可如今却发现她根本什么事情都没有,不过就是东方怀在吓唬自己。

    但是毕竟他已经是个死人了,跟谁计较都好过同一个死人计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