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六章分割国土
    柳初全程一滴眼泪都没有掉,不是因为你她不愿意掉,而只是因为没有办法哭出来。

    心中的那种难受已经远远大过了眼泪能够表达的范围,索性,她就只是瞪大了眼睛默默的看着则一切。

    这一切对于她来说都好像是一个大大的讽刺。

    甚至柳初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这里做什么。

    等到所有的人都离开了以后,她仍然在哪里跪着。

    西戎有规定,如果是丈夫离开,妻子必须要为丈夫连着守灵守三个晚上。

    柳初到是没什么意见,不过是三个晚上而已。

    她欠东方怀的,又何止这三个晚上。

    很快,夜幕降临,就只有留出一个人贵在祠堂里,前面是东方怀的棺木。

    她闲来无聊,便开始默默地回忆着第一次遇到东方怀的时候。

    那时候的自己就如同一只受惊的野兽,恶狠狠的盯着他看,生怕他对自己有任何伤害性的举动。

    而那个时候的东方怀也正是年少不懂事,只以为喜欢一个人便是要不断的捉弄他。

    下着大雪,她一个人在去外面看着自己冻的通红的手指,忍不住委屈的想要掉眼泪,是东方怀从无里面扔出来了一瓶药,并且十分不屑的说是他不要的。

    可明明那瓶药还是新的,那时候的殷木秀根本没有空去考虑这瓶药到底是新的还是旧的,只是她现在无比的疼痛,无比的需要面前的这瓶药。

    那药效果然是极好的,很快她的手指就不再那样的通红。

    后来她给东方怀做伴读的时候,因为其他的小侍女嫉妒,所以就故意抢她的饭,不给她吃。

    殷木秀倒也是个犟的,既然没有人愿意给她吃,那她边此次都不吃,没几天变瘦的人影都没了,又一次读书的时候直接晕倒在了后面。

    她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自己的皇上,虽然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可是听身边的人说,是东方怀亲自把它抱回来,并且处罚了那些欺负她的宫女们,才让她能够这样安稳的躺在了这里。

    那时候的心情是那样的复杂,而现在却更为艰辛。

    就在她几乎快要撑不住晕过去的时候,却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柳新提着一篮子的吃的,慢慢的走了过来,看到柳初憔悴的样子叹了口气,“你觉得你在这跪有什么用吗?”

    柳初摇了摇头,射门都没有说。

    她笃定了柳新不了解她,不子到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跪着。

    毕竟那些年的那些回忆,柳新没有经历过,他永远都不会明白。

    可是就连她自己也是弄不大明白的。

    柳新见到柳初不说话,便只能轻声接着劝到,“你现在在这里跪着,东方怀就在那里,如果他还在,看到你这个样子会不会生气,会不会心疼。”

    看着柳新,柳初揉了揉眼睛,轻声说道,“我不是因为喜欢她,也不是因为别的,我只是愧疚,你明白吗、”

    柳新没有继续说话,他当然明白柳初的意思。

    这么多年,东方怀对于他的照顾根本只多不少,换作是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办法置之不理。

    就算是当初的柳初并没有新,她可以当做感受不到,可是现在的柳初,胸膛里正装着的事东方怀的新。

    如果可以,他也想把自己跌心给柳初,只要她足够开心快乐。

    可是世间又哪有那么多如意。

    左右,柳初还是没有吃东西,看到柳初倔强的样子,他也就没有勉强,只是坐了下来,陪着她一起在这里。

    “你在这里做什么。”

    柳初倒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要留下来,毕竟她是作为东方怀的妻子留下来的,可是柳新又是因为什么。

    “按道理,他难道不应该也算是我的朋友吗,我来祭奠祭奠他。”

    ‘

    换做是谁,都听的出来,柳新的声音中有些不大愉快,但是柳初却没有任何其他的心思去想。

    她已经跪了这样的久,两个膝盖都有些发麻,但是面上却依旧十分倔强,没有任何想要离开的意思。

    就算自己对于东方怀有那样的亏欠,他都从来对自己没有任何的怨言,就好像对自己的付出对他来说都是理所当然的一样。

    一旁的柳新看到她这个样子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

    毕竟他也曾经为柳初付出了那么多,可是柳初就是永远看不到。

    有的时候珍惜眼前人,要比后悔莫及更重要。

    这些道理他没有办法告诉柳初,很显然她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个道理。

    他陪着柳初正正在祠堂跪了三天三夜,等到第四天天亮的时候,柳初终于晕倒了,一点力气都没有。

    他已经三天三夜都没有进食了,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的憔悴。

    柳新打横把她抱了起来,叹了口气便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柳初躺在大床上,整个人面色十分的灿白。

    柳新不知道她这样对待自己,难道就能够挽回什么吗、

    他没有和柳初说这些。

    他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她,虽然看起来她经历了那么多的人情世故,可是到头来,却还是和一个小女孩一样。

    没有心是因为害怕受伤,而一旦有了心,那她就会更加的脆弱。

    看着这样的柳初,柳新深深地叹了口气,让厨房送来了一些皱,他一点一点的用勺子喂给她。

    柳初刚开始还有谢绝,但是很快身体的本能就让她开始忍不住的吃掉了所有的粥。

    柳新格外心疼的揉了揉她的头,等到了柳初沉沉的睡了过去,他蔡起身来到了外面。

    这几天晋国的事情也已经开始商议了,作为突降的狄秋国,自然不被大家所欢迎。

    “以我所见,大部分的晋国土地自然是西戎应该得到的。但是我们东麓也绝对不会吃亏,这一次我们带来的士兵们也不能够白来。’

    华策倒是算得十分清楚,对着众人说道。

    来之前,他就已经想好了自己的筹码,所以大家也都没有说什么。

    唯独柳新。

    “大家都直到,这一次我狄秋国没有拍出来一兵一卒,是因为我们才刚刚建国,并没有那么多的兵力,但是我们却派来了另外一个重要的任务。”

    柳新笑了笑,“大家都知道曾今让东方兄弟反目成仇的那位奇女子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