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谋夺
    大家都愣了愣,没有想到柳新会突然提起木贵妃。

    一个已经死去了却又从新活了过来,活在大家的视野里的人。

    “这场战争之所以能够生理,不过都是因为她在其中凯旋,就连大胜晋国的谋略,也是她这样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子想的出来的,所以我认为,狄秋国,至少可以占到一成。”

    大家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有的人认为柳新是想来空手套白狼,但是他却是十分有底气的站在这里。

    因为那个翻转了一切乾坤的人是她的姐姐。

    也是他的爱人。

    狄秋国可以不需要徒弟,可是柳初不能够不要。

    晋国是柳初当初自己打下来的,凭什么分给这群人。

    哪怕就是用狄秋国的名义站了所有的土地,他也绝对不愿意给这些人分一丝一毫。

    “公子难道不觉得贪心么,你们仅仅出了一个谋士,而我们则死伤了成千上万的士兵,这比起来,难道不应该我们站更大的徒弟吗?0

    “你既然如此觉得,那我问问你,若是没有谋士出谋划策,你就是死伤再多的士兵又有什么用。””

    柳新坐在那里,看着自己面前的每一个人。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能够段算得上是一个阴谋家,资本家。

    华策苦笑的看着面前的柳新。

    那时候他从东麓离开,两个人也曾把酒言欢,他那个时候后说再见面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情况。

    却没有想到他们这样快的就再次见了面,甚至要比上一次的情况更为尴尬。

    看着柳新一脸理直气壮的样子,周围的几个老臣偶叹了口气,这狄秋国好不容易复辟,却偏偏摊上了这么不懂事的一个皇帝,想来以后的路,也是不怎么好走。

    可是他们却都没又算到以后。

    柳新看着他们,挑了挑眉毛,“怎么,哪个国家还有异议?”

    作为最大的赢家,西戎,自然没有任何的异议。

    他只需要保证自己的利益就足够,并且还要保证剩下的土地不要完全落在一个强大的国家里。

    毕竟任何一个强大国家的崛起都是对西戎的一种威胁,他并不乐意西戎周围都有那样多的国家对他门虎视眈眈。

    柳新自然算到了他所想的这一点,也就没有吭声,只是小秘密的看着其他的人。

    “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就按这么分,剩下的你们商量,只要不要太过分,我们狄秋稍微吃点亏也不是不可以的。”

    柳新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让周围的几个国家都有些鄙夷。

    但是他们却忘了,在政治外交中,就算拥有足够的脸面,也不一定能够保证拥有足够的利益。

    在足够的利益面前,任何的颜面,任何的事情都只能算是狗屁。

    柳新回到了房间里,看着还没有睡醒的柳初叹了口气,“我已经替你谋来了晋国,只要你愿意,整个天下我都愿意赠给你。”

    柳初舒蝶迷迷糊糊,自然没有听到他的这番话。

    而没有等到柳初醒来,柳新便偷偷摸摸的离开,到了西戎宫殿的一个拐角处。

    那里正是关押着晋国最烦的地方。

    而那个最凄凉的小圆子,就是关押着晋国最高的统治者孙晋的院子。

    “你是谁。”

    这两天来找孙金的人倒是不胜其数,孙金叶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

    作为一个曾经的君王,被人不断的挑衅也就算了,到现在还如同展览品一样被人不断的参观,换做是谁都不会觉得十分的高兴。

    柳新挑了挑眉毛,看着样貌还不如自己的孙晋,实在是搞不明白为什么当年的殷木秀会这样的喜欢这个男人。

    难道就是因为他有胡子?

    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他才猛然想起来,似乎刚才孙晋在问自己问题。

    “我是柳初的丈夫。”

    他笑眯眯地介绍说道、

    孙晋眼睛眯了眯,整个人有一种危险的气息,“那真的是好巧,我也是。”

    柳新看着孙晋,却没有丝毫想要退缩的意思。

    “不过看你毛还没有长齐的样子,也不知道这一次她是换了什么口味,才会对你这么情有独钟。”

    孙晋这番话倒是惹怒了柳新。

    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自己张向优质。

    原本他就觉得自己总是在柳初跟前如同一个弟弟一样,若是被人这样翻来覆去的提起来,只能够让他觉得更加的烦躁。

    看着面前的孙晋,他冷哼了一声,“瞧着你的样子,想来当年她也不知道眼光是有多么的不好,才能够遇到了你、”

    ‘’

    “柳初应该还不知道你来见我了吧。”孙晋突然笑了笑说道,“毕竟她不会做这么幼稚的事情。”

    柳新就算是再好的脾气,此刻也有些生气,但是为了维护柳初的颜面,他只是摇了摇头、“自然知道的,她如今有些疲惫正在休息,我只是想来问你些事情。0”

    “斌儿到底在哪里。”

    柳新看着孙晋冷声问道

    孙晋却好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没有忍住笑了出来,“你问我我的儿子在哪里?”

    柳新也是听到柳初在梦里曾经呼唤着这个名字,他猜了猜便知道,大约是从前的人

    于是他托人去调查,才查到了原来这个斌儿是柳初曾经的孩子,不过莫名其妙的死掉了,这对于柳初来说几乎是一个让她快要崩溃的打击。

    但是很快,柳新就反应了过来,如果真的斌儿已经死掉了,那么柳初应该也就不会如同现在这么挂念了,反而应该会为了斌儿去复仇。

    可是现在她却如此的记挂,那么就只有可能是孙斌根本没有死,而是被孙晋藏了起来。

    他倒是不愿意让柳初和孙晋多来往,索性就直接擅自做主的直接找到了孙晋。

    孙晋的态度也是在他的意料之中,毕竟如果真的那样好问,柳初当初就应该可以直接问出来。

    “你何必在这里和我犟,我的人迟早都会找到斌儿的,那么大的一个孩子,还能说不见就不见了不成”?

    孙晋一声冷哼,“那到时就要看看你的人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

    柳新挑了挑眉毛,“你这样的有自信?那我是不是就可以猜猜,如果斌儿被你搁在外面的话,那你肯定会经常的出去看一看,可是你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