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八章一起回晋国
    “如果斌儿在外面,那么你肯定会经常出宫,肯定都是会有记录的,但是我们的探子并没有搜索到这个消息。”

    柳新看着孙晋,冷哼了一声道,“也就是说,斌儿一直都在皇宫里,你知道晋国的皇宫保卫足够森严,与其把斌儿送出宫去倒不如让她留下来。”

    孙晋没有想到柳新竟然是比柳初更让人难对付,索性就冷哼了一声,“就算你知道他在那里,这一辈子你也是没有办法找得到斌儿的。”

    柳新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为什么、”

    “你以为斌儿和柳初一样,这么多年都一直记挂着她么。”孙晋笑了笑,“斌儿是我一手带大的,在她的认知力,最亲的就是我这个父皇,若是有人伤害了他的父皇,你认为他还会原谅他吗。”

    原来,这才是孙晋的底牌。

    就算他们找到了斌儿,如果柳初伤害了孙晋,那么斌儿自然会记恨柳初,母子两个人反目成仇。

    换做是谁,或许都没有办法狠下心来,可是孙晋却能够做到如此狠心。

    “那是他的亲生母亲,你怎么就能够这么狠心。”柳新皱着眉头,看这孙晋,眼中有些鄙夷。

    “不狠心,我哪里会有今天的地位,你便告诉殷木秀,无论如何,斌儿不仅仅是他的儿子,也是我的,我倒要看看她会怎么做。”

    说完,孙晋便自顾自的回到了房子里,也没有登柳新接着说些什么。

    柳新叹了口气,左右还是起身,准备离开。

    就算是让柳初知道,他也一定要先找到斌儿再说,这是柳初的心结,无论如何他都一定要帮她解开。

    柳初醒来的时候有些头痛,毕竟连续睡了这样久,换做是谁猛然起来都会觉得有些不舒服,柳初依然如此。

    听到柳初的房间里有声音,柳新便赶忙赶了过来,便看到柳新揉着头准备下床。

    “你怎么突然起来了,我还以为你要多睡一会呢。”

    柳初揉了揉头,有些诧异的问道,“我已经睡了很久了吗,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你睡了一整天,还好,应该是太劳累了,先起来吃些东西吧。”

    尽管只是一天,但是柳初却感觉自己似乎已经错过了很久很久,也错过了很多的事情。

    总归,她还是先起来洗漱饿一下,然后便走出房门,听到外面几个国家的国主都在慢慢的商量着国家的划分,

    想来她一手打下来的晋国,如今也成为了别人的掌中之物。

    他有些心酸,但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至少晋国是覆灭在了自己的手里,而不是其他的人的手里,如此也算是一个循环了。

    柳新看到她有些闷闷不乐的表情便猜到了她在想什么。

    “我已经同那帮人说了,我们狄秋国也会参与分地,而分到的那一部分就是你德科。”

    柳新语气格外的凭单,就好像是在说一件和自己丝毫不相关的事情。

    柳初愣在了原地,转过身看着柳初,“狄秋国的地,怎么能分给我呢”

    “我可是废了好大的劲才让那帮老家伙同意的,你一定要记得,无论如何都要接受,毕竟这是你当年打下来的,无论如何也只能回到你的手上。”

    柳新一脸严肃的看着面前的柳初说到,“如果你担心集成的名不正言不顺的话……”

    他原本想说,我还缺一位皇后,可是看着柳初的样子,怎么也不会答应自己,索性就笑了笑,“你可是当初养了我那么久,怎么都不会有人有反对意见的。”

    柳初点了点头,第一她是希望能够回到晋国找到他的斌儿,如果他能够拥有晋国的土地,那么对于找到斌儿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帮助。

    其次,狄秋国虽然是一个刚刚站起来的国家,但是它总归是一个国家,还拥有这前朝的各兵力,**又是自己曾经的弟弟,如果有他诚邀,自己也能够稍微腰杆硬一些。

    想到了这些,总归柳初就没有拒绝。

    很快,她又想去找孙晋问问他到底吧自己的斌儿藏到了哪里,柳新发现了她的企图,便拦住了他。

    “我已经找到斌儿了。”

    柳初愣在了原地,没有想到柳新居然知道斌儿的存在,甚至还领先自己找到了他。

    “你怎么会…”

    柳新自然之道柳初想要问什么,只能苦笑一声,“又一次你梦话里提到了这个名字,我变问了问,他们说他曾经是你的儿子。”

    一句曾经是你爹儿子,让柳初突然觉得有些物是人非。

    是了,斌儿是殷木秀的儿子,从来都不是自己的、

    自己现在早已经不是当初的殷木秀,自己又有何颜面回去面对自己的斌儿。

    想到这里,他整个人都垮了下来,就好像生了一场大病还没有好的样子。

    看到她竟然如此的退费,柳新也叹了口气。

    孙斌被孙晋一只养在晋国的皇宫里,不过没有和外面的那些大臣们说过而已。

    大家都以为孙斌是孙晋的儿子,不过确实和外面那个野女人省的而已。

    缺米有人知道,他就是曾经威慑一方的殷皇后的儿子。

    “你说什么,斌儿一直都在宫里面?”

    柳初有些着急的坐了起来,她对那个皇宫可没有什么好感,尤其是里面的那些女人们。

    就好像是她的表妹,殷贵妃。

    她怎么都不相信那个女人会对自己的斌儿很好。

    想到这,作为一个母亲。柳初反而更加有些着急的想要回去,看看许久未见的儿子到底怎么样了。

    柳新知道柳初如此的劳累自既然是没有办法离开的,索性就拦住了他,“不用着急,我的探子说斌儿一切都好,他这些年是被孙晋藏起来养大的,没有知道他其实就是你得儿子。”

    在自己母亲背上了那样大的一个罪名以后,换做是谁都没有办法安心的继续活下去,或许孙斌也是对的,只有他不再是自己跌儿子,才能够成为晋国的皇太子。

    才有可能去继承自己拼搏了一生为它所创造的东西。

    可是到头来,却是自己毁了他的一切。

    “陪我去晋国、”

    柳初几乎是用乞求的眼神看着面前的柳新,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够让谁帮助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还能够做什么。

    对于自己跌斌儿,她已经是十分的愧疚,如今晋国危在旦夕还是她一手造成的,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够再让自己的斌儿受到一点的伤害。

    “你去带上孙晋,我们现在就去晋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