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九章夫妻
    柳初让带上孙晋的这个举动让柳新有些诧异,“你想清楚了,在这里他就是一个假老虎,因为什么都没有,一旦让她回到了晋国,那恐怕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我担心你也因此受到伤害。”

    柳初按着面前的柳新,有些诧异,没有想到什么时候开始,他也已经思考的如此的周密了。

    想了想,总归现在知道斌儿在哪里了,出了孙晋,也应该没有热能够靠近自己跌斌儿,所以她要去救出自己跌斌儿,就算使用国家为还礼。她也要保证自己的儿子平安。

    柳新没有为人父母过,自然不知道这种感受,但是看着十分痛苦的柳出,大约也能够知道柳初的担心。

    索性,他也就轻轻叹了口气同意了柳初的做法,“也罢,你也就去吧,我陪你一起,这样总归还有个照应、”

    柳初十分感激的看了柳新一眼,边翻身上了马,延长而去。

    柳新万般无奈的也起码跟上了她。

    两个人一路上化身为一对夫妻,毕竟两个人孤男寡女的在外面,总说自己是姐弟不大好。

    虽然柳初没有觉得很奇怪,可是柳新却觉得十分的享受。

    至少在有人的时候,她也会不得不装作十分的娇羞多在自己的怀里去偷偷的观察。。

    在客栈为了不让人怀疑,所以两个人就只要了一间房,并且一直都是柳新打地铺。

    这种感觉至少让柳新知道自己在柳初的生命中,已经不再只是一个弟弟,相反的,他也成为了一个男人,一个真正扥那人。

    一路山,晋国和西戎的交界处战火连绵,就算晋国已经一败涂地,可是顽强的人民们却从来没又想过要投降,只是他们一波又一波的组织者喜荣军的进入。

    两个人逃过了很多地方,才一路上平平安安的来到了晋国的京城外。

    看着熟悉的一切,柳初有一种大梦初醒的感觉。

    就好像这么长时间所做的一切,到头来不过都是一场孔恩。

    醒过来之后也就觉得那个梦不过如此了。

    等到他们真正尽到了晋城的时候,柳新才知道什么叫做繁荣。

    之前的这些制度自然都是由殷木秀提出来的,而这么多年,孙晋基本上没有更改什么。

    毕竟这些殷木秀留下的都是有用的东西,他不过不想要一个太贪恋权势的女人,却没有想过殷木秀给他的政策会不会都是假的。

    深深的吸了口气,柳初感觉到自己跌双手都在颤抖。

    曾经她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回来这里,也不会再如此的紧张,就算是面对任何的困境也有办法往前走出来。

    可是看到这些曾经跟随着自己的贫民的时候,她突然觉得有些心酸。

    这场战争原本就是她一个人跳起来的

    如今晋国吃了亏,晋国的百姓也都跟着吃了亏。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如此简单的道理,想来每一恶君王都一定听到过,可是真正能够做到的又有几个人。

    说到底,仁义还是这个世界上最稀缺的东西。

    很快,两个人就找到了一家店里面准备住下来,小店十分的热情,不断地问他们需要什么。

    这个时候的柳初装作十分温婉关怀时运的样子吗“小二啊,这京城最近出国什么事吗?

    “你竟然不知道,我们输了,皇上还被俘虏了,剩下的一个小小的孩子,还不知道他的母亲是谁,会不会多吵乱整。

    换做是谁都一定会担心,毕竟那都只是一群孩子,如此便离开了父母,换做是谁都没有办法安心的去树胶。

    “出现在可能你在的地方叫做晋国,等到过两日,可能就已经换到别的地方去了。”

    店家自嘲的笑了笑,“我们本地人都说,皇上这是因为对于皇后的思念、”

    “听说那个木贵妃长得特别好看,和妖精一样,能够勾人魂魄。””

    因为木贵妃长得和先皇后像,所以孙金才这样带兵出来,却发现两个人差了那样的多,仔细看一看应该能够发现的料,这的的确确都是之前西戎那帮小二们算计了我们的。

    这么多年,她自然是了解自己的这些臣子们,他们不过说话难听了些,但是整个人却从来都是好人。

    当事人柳初便站在小贩的面前,一言不发。

    或者应该说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从来他都是身居高位,任何事情对于她来说不过都只是一个命令的关系而已,她很少会真正考虑大这些平民百姓。

    可是如今先来看看,却发现他们其实过得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样的好。

    “你怎么没又去参军,按道理像你这个年纪的孩子不应该都去参军的吗。”柳初转移了话题,面色看起来也和蔼了许多,就好像是在关怀一个孩子一样问道。

    小贩面露苦涩,有些为难的说到,“按道理我确实应该去参军,但是我家里地三个哥哥都已经去参军了,所以父母怎么都不让我去,我也就只能够留在这里卖卖东西。”

    “你的那三个哥哥呢。”

    柳新冷不丁的问道,让小贩看起来有些伤感,“都死了,通通都死了,连尸体都没有运回来,都不知道死到哪里了。”

    不过看得出来,这种悲伤的感觉并不会在他的身上提现很久。

    因为生活的压迫,远远要比生死的压迫更让人喘不过气来。

    如果他不努力去售卖自己的商品,可能晚上回家就要饿肚子。

    这就是乱世之中,平民百姓的生活指导。

    这也就是真正的民生。

    柳初低着头,过了许久才从自己的怀里不由分说的掏出了一些碎银子,放在了小凡的面前,“你看看这些银子够买什么,你统统拿给我。”

    小贩愣了愣,原本以为他们就是两个外地客,所以才费了些时间同他们说了些话,却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是个如此有钱的人。

    看到现成的生意,小贩也没有拒绝,笑呵呵的便接受了她的银子,从自己旁边的菜摊中,专门挑了些新鲜的蔬菜拿给了柳初,“这些你去外面买,绝对不止这些价钱的,我是看着你面善,所以也就多给你些,你也算是个好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