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章趁火打劫
    看着小贩那样天真无暇的脸,柳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么久以来,她倒是第一次被人夸像是个好人。

    柳新看得出来,柳初似乎十分受用这种夸奖,他也就没有阻拦,只是站在柳初的背后温暖的笑了笑。

    有的时候就愿意这样站在她身后,看她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而自己则负责为她去除掉所有的磨难。

    只要她开心幸福,只要她平安喜乐,自己如何去做,也都是无妨的。

    柳初微微笑了笑,看着小贩善良的脸庞,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是因为自己,才让他的三个哥哥就这样马革裹尸,战死沙场。

    可以偏偏她有什么都不能够说。

    因为她没有勇气去承担。

    “不过,告诉你一个秘密,那个木贵妃和孙晋的皇后其实长得不像,他们也不是一个人。”柳初难得面色如此的柔和。

    柳新摸了摸小贩的脑袋,“谢谢你的菜,这下子回家我可有好口福了。”

    “姐姐你真是个好人,难怪嫁给了这么好的哥哥。”

    柳初没有想到小贩误会了他和柳新的关系,也就打算解释一番。

    可是一旁的柳新却是笑眯眯点了点头,“是啊,嫁给我是她的福气、”

    说完,还回头看了柳初一样,让柳初愣了愣。

    她倒是有些不明白,柳新到底想要做什么。

    左右觉得大约他只是小孩子的脾气,想和自己玩闹,也就没有多想,继续往前走去。

    她的目的不仅仅是来看看这世间的百态,更重要的就是找到她的斌儿。

    晋国尽管现在已经战败,但是孙晋还留在西戎,而皇宫内没有人做主,他们也着实不大好容易进去。

    否则被人抓住了,总归会留下把柄,现在已经贵为一国皇帝的柳新可不能有这种不大号的名声。

    想了想,两个人便找了间客栈住了下来,为了掩人耳目,索性就住在了同一间房子里。

    柳初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毕竟柳新还小的时候她也总是这样和她一个在床上一个在地上这样睡觉。

    柳新却觉得左右有些尴尬。

    自己毕竟/>

    殷贵妃依旧画着这么多年都没有任何变化的撞,整个人看起来倒是成熟庄周了一些,没有当年的那股阴狠劲,看起来倒像是一个雍容大气的一国之后。

    但是对于柳初来说,这些终究不算什么。

    就连殷贵妃最想要的皇后后位,曾经也是她挥之即来挥之即取得,而殷贵妃穷尽了自己的大半生,却依旧没有办法登上她梦寐以求的位子。

    “敢问上面的这位是何人,我们是来处理晋国土地的事情,我们已经几乎分好了每一块土地,如果没有什么意见,便签了吧,这样对大家都很好。”

    而看着面前慢慢走出来的柳初,原本有些生气的殷贵妃却一下子愣住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两个人就好像史所准备来找茬的一样。

    这倒是冤枉了柳新,他也是第一次来晋国,对这里得一切都都不怎么熟悉。

    而柳初,看着上面的殷贵妃,眼中却是再冷但不过。

    这个女人,无异于伤害了自己全家的凶手,换做是谁都没有办法对她有设么么好脸色,更不要说光明正大的让他难看了。

    看到两个人并没有想给殷贵妃面子的意思,一旁的宫人赶忙过来解释说道。“这是我们晋国的贵妃,皇上不在,贵妃就已经是宫里面权力最大的人了。”

    一番话倒是让柳初差点笑出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殷贵妃都能够算得上是这后宫最尊贵的,这些年来。孙晋倒还是一如既往地被蒙在鼓励。

    她冷哼了一声,刚想继续讽刺说道,却发现一旁的柳新对她摇了摇头,站了出来,“没想到,这就是你们晋国的待客之道。”

    柳新看出来有些生气,“让一个小妾出来迎接我们,贵国倒还真的是很有自己的待客之道。”

    一句小妾让殷贵妃有些挂不住连。

    毕竟自己是那样的有权有势,除了没有皇后的名号,其他几乎都和皇后是一样的待遇。

    她原本就不觉得自己要比曾经的殷木秀差到哪里去,没有的到皇后的位子一直都是她心中的一块痛处,如今被两个人就这样当着大家的面毫不留情的说了出来,让殷贵妃气的牙痒痒。

    如果不是看在两个人是西戎的使者的份上,她早就已经下令把两个人仍到大牢里去了。

    对于她来说,这两个人根本什么都算不上,不顾就是一个小国臣子儿子,趁着他们晋国有为难,边干这样的对待她,

    “抱歉了二位,我们皇上不在,这晋国身份也没有比我更尊贵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