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一章谈判
    “我们要见的是你们晋国的皇后或者太子,而不是你个贵妃。”柳新不屑的说到,“孙进宠妻灭妾那是他的事情,我们可管不到,你这样在我们西戎可都是要抓进大牢里去的。”

    柳新一口一个妾,让坐在上面的殷贵妃几乎脸都要黑了。

    柳初倒是冷着一张脸,看着她如今这样被柳新欺负,心中还有一丝丝的快感。

    当初自己被她关在冷宫的时候受的是什么样的委屈,如今她现在早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被人随意起伏的殷木秀了。

    当初加注在她身上的,总归她都要一点一点的讨回来,连本带利的问她讨回来才是。

    否则自己怎么能够空落下一个善妒的名号。

    “哀家有失远迎,让两位使者为难了。”

    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确实让柳初都愣了愣。

    印象里,她都对面前的这位老人有些模糊了。

    这是孙晋的亲娘,自从孙晋成为了皇帝之后,她就一个人躲在偏僻的深山中修道,不问世事,倒也算是让殷木秀这个做媳妇的没有多么的为难。

    当初和这个老太太的交道就不算很多,如今从新活过来了一世,柳初倒是对这个老太太有了些兴趣。

    毕竟她能够在儿子刚刚大权在握的时候,不享受任何的权势,而是立刻放下一切归隐,换做任何一个人或许都没有办法轻易的做到。

    不过她却能够做到,甚至还是真么多年,

    如今也不知道怎么,老人家便回到了宫里,但对殷贵妃所做的一切都当做没有看到。

    殷贵妃也努力的讨好着这个所谓的婆婆,但对方也都是不咸不淡的,就好像殷贵妃做什么都和自己没有关系一样。

    现在想想,她之所以对殷贵妃丝毫不理会,只是因为他她的所作所为并没有影响到她儿子的江山,当一旦她的所作所为影响到了她儿子的江山的时候,她总归会出面的

    就像当年自己被孙晋杀死的时候,作为婆婆,她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不过总归柳新倒是没有办法揪着身份继续找茬了。

    一国太后,亲自迎接两位使者,也算得上是很给她们面子了。。

    两个人也没有多过于纠结,十分坦然的对着太后行了个礼,便开口说道,“我二人从西戎而来,本来就为了战争之事,我们知道晋国或许对我们有所不满,却没有想到已经不满道要这样来羞辱我们,不知道晋国这又是什么风度。”

    柳新把殷贵妃迎接他们称之为对于他们的一种羞辱,让殷贵妃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站在旁边怎么都不是。

    太后倒是十分的平淡,开口说道,“你先下去吧,这是说正事的地方,和你们后宫的女人有什么关系、”

    殷贵妃纵然有再多的不甘心,也只能够咬了咬唇瓣,行了个礼准备下去。

    柳初却突然挑了挑眉毛,开口说道,“这位贵妃看来总有一颗想替皇上分忧的心,倒不如让她留下来来,前朝武氏,不也是这么过来的么。”

    一番话,却让殷贵妃陷入了十分尴尬而境地。

    让她现在走也不是留下来也不是。

    毕竟前朝武氏,是一个十分危险的名词。

    作为一个女人,从后妃一下子变成了一代皇帝,对于每朝每代来说,都算得上是一个惊醒。

    而晋国这种民风比较保守的国度,女子的地位就会普遍的地下,并且还会有女子不能够为帝的规定。

    当初孙晋提出来这个她规定的时候,殷木秀还没有想很多,还觉得这是为了保护他们的江山。

    而如今想一想,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已经开始防备着自己了。

    如今她偏偏要当着太后的面如此的不给殷贵妃面子,就好像是在提醒着太后殷贵妃的野心,提醒着当年的武氏之祸一样。

    果然太后眯了眯眼睛,语气倒还算十分平和,“怎么说殷贵妃也都是哀家的儿媳妇,这次便是不懂事了,下次注意便是。”

    就算她心里对着殷贵妃有着再多的猜忌,可是现在他们面对的是西戎的使者,两个人再怎么样也要调转枪头一致对外,否则到时候吃亏的还是他们晋国。

    太后总归是个聪明人,柳初也为微微一笑,没有继续说什么。

    现在还不是真正收拾殷贵妃的时候。

    她要的,是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现在的这些屈辱对于她来说,还远远的不够。

    很快,柳新就和太后汇报了孙晋被俘虏,然后关于晋国土地划分的事情。

    听着自己的国家被这样拆分成了四分五裂,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坦然的听下去。

    周围的宫女们和侍卫都忍不住重重的叹气,而坐在上面的太后却是从头到尾都十分的淡然,“皇上什么时候才能够回来。”

    “等到您签了协议,搬离了皇宫以后,彻底宣告晋国覆灭,我们就会过来接管晋国的一切事物……”柳新直接无视了这个话题。

    毕竟对于他而言,这个话题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义。

    孙晋作为一个战败的君主,能够苟活到现在已经是一种奇迹,柳初能够人的下来不要他的人头,却不代表就能够让他这样继续活着。

    “皇上什么时候能够回来。”太后以为柳新没有听到,便有重复了一遍。

    “首先晋国依然没有陛下,战败的皇帝原本就应该殉国来保存他作为一个帝王的尊严,我们西戎自然会给予他这种尊严。”

    柳新一番话说得十分客气,表明了孙晋是回不来了,却又让太后没有任何的办法拒绝。

    太后一下子软在了椅子上,苍老的感觉劈面而来,让人觉得有些喘不过气。

    过了好久,她才轻声的说到,“哀家只想让皇帝回来,你们看看,能行吗。”

    此刻的她就好像只是一个母亲,在努力的让自己儿子平安归来,她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太后,也不再是那个让人觉得十分冷淡的哀家。

    柳初看着她,心中却是十分的淡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