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国家大事
    当初她失去孩子的心情,又有谁能够理解。

    现在的太后可以不顾一切的让孙晋回来,而自己当初又何尝不是想让自己斌儿回到自己身边来,可是那时候又有谁愿意听他一个寡淡利薄的冷宫弃妃说话呢。

    人清冷诺,到头来,都是没有变过的。

    “这些事情具体我们还要和西戎的皇帝陛下商议,看晋国愿意提供什么代价,如果代价和筹码足够,也未尝不可。”

    柳新倒是没有拒绝,也没有标明的答应,只说自己要和自己的皇帝再商量商量。

    听到这样的答案,太后总算是松了口气。

    对于她来说,这些国家,这儿一切的一切,都不算是很重要,最重要的还是孙进的姓名。

    那是她唯一跌儿子,是她唯一想要保护的人。

    她原本就是一个不喜欢世俗争斗的人,之所以能够回来挑起这个大量,无非就是为了自己的儿子。

    柳新之所以没有直接拒绝,是因为考虑到了柳初还要寻找斌儿。

    如果拒绝了太后,恐怕会和太后直接撕破脸的,到时候他们再出入皇宫就不会很方便,寻找斌儿也就会有很大的阻碍和波折。

    所以他选择了拖延一下太后,这样也总比直接拒绝了好。

    柳初自然之道柳新的举动是为什么,就算她十分想要直接告诉太后,让她死了这条心,可是想了想,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毕竟那是她的希望,在给人足够绝望之前,总是要给人看到些希望。

    希望越大,所称收到的绝望才会越大,从古至今,都是这个道理。

    殷贵妃离开了大殿后,整个人都气冲冲的回到了店里。

    她到现在都没有意识得到,晋国已经走向了覆灭,她在这里所做的不过都是无用的挣扎罢了。

    可是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最重要的不过就是面子,还有地位。

    她如今丢掉了面子,自然也不能够让那个柳新好过。

    可是转念想了想,两个人都是来自西戎的使者,虽然柳新今天在朝堂上那样的对她出演不恭敬,但是看得出来,他还是一个很/>

    再后来,就是日服一日的孤独。

    她变得越来越沉默寡言,每天就看着太阳东升西落,有的时候一句话都不会说。

    殷木秀也很多年都没有见过自己的斌儿,只有偶尔贴身侍女和她交换一副,她才能够源源的看到一次自己的儿子。

    他笑的那样的开心,就好像完全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位母亲正在承受着苦难。

    那段日子就好像烙印一样深深地流落在柳初的心里。

    就好像一句话。

    快乐和幸福都是他们的,而我什么都没有。

    有的只有一身的孤独以及一轮弯月。

    柳新也发现了柳初似乎在回忆这什么,便突然开口说道,“想不想从天上看看这座埋葬了你的宫城。”

    柳初愣了愣,还没有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柳新便已经笑嘻嘻的把他扛在了肩上,用轻功飞了出去。

    “你瞧,这晚上的宫城是如此的美丽,灯火辉煌,可是这万家灯火,却没与任何的一盏和我们有关系。”

    他温热的气息散落在柳初的脸颊,让她不自觉的有些脸红,却又觉得是自己想得有些太多。

    他总归是自己跌弟弟,而自己却一瞬间有些恍惚的把他当做了一个可以依靠的人。

    总归是应该她保护着他不要受到任何人的伤害,一如既往的那样。

    柳新带着柳初略过了宫城,一直到了西南角,那个整个宫城中最阴暗的地方。

    落下来的时候,柳初的眼眶比按有些发红。

    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她都是那样的熟悉。

    推开了沉积了很多灰的院门,里面那个看起来格外素雅的小院子,还是一如当年。

    园中的石桌上尽管有着厚厚的一层灰,却也看得出来之前是经常被人所使用的。。

    而园中原本还有的一个藤架,却已经被毁掉,什么都不剩下,什么也看不出来。

    柳初红着眼眶,看着这熟悉的一草一木,心中有着太多太多想要宣泄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